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小无猜

  这次经历使汲墨打消赶我走的念头,而我,对芸柔公主另眼相看。她是个好姑娘,她应该喜欢汲墨,可惜,爱情不能与人分享。

夜阑深重,子规啼月。我叹息着走进空无一人的书房,这里翰墨香散满屋。摆设着瑶琴古,列七弦分文武,书房是我前世最爱待的地方,现在也觉得亲切无比,提笔,愁绪万端,写下:

“少年莫言光阴短,处处芳草多情长。钱塘高唐皆为梦,梦醒灯阑何处身?”

造物轻蔑,人命短浅。我无因缘,何去何从呢?

自嘲一句,是不是想多了,人生本是离根莲花,飘零无端。

有人无声走近,骨骼分明的手拿起我搁在案上的笔,回首,看见汲墨盯着我的字,看了一会说:“字很不错。有几分风骨。只是这句写的太消极。凡是世人不能把一切都看空。”

我一时没了语言。他铺纸蘸墨,援笔立就:

尘世纷繁多自扰。

七个字,酣畅淋漓,墨香沁人。我笑了,然后从后面抱住了他,把头搁在他显得幼嫩的肩头上,然后闭上眼。

见我许久不动,他拍拍我的肩,问:“怎么了?”

我呵呵一笑说,想和你一起数星星好不?

他问:“为什么要数?”

我说:“我们前世数过很多次的,再数一次,说不定你能想起来我是谁。”

汲墨听了,沉默一阵,然后牵起我的手,走到外面的大榆钱树下,我们背靠着树坐下。他为我披上一件披风。

我说:“阿白,你从前常常给我围上披风的。”

汲墨正经兮兮地说:“在下汲墨,不是什么阿白。云姑娘不要搞错了。”

我挥手,拍散几对流萤,说,“管他呢,我此生不也是墨兰芷么,墨兰芷就是云缨,汲墨就是阿白。”

他打开他的宝贝扇子,帮我拍散流萤,问我:“不后悔么,你可能要跟着我吃苦。我可能随时会把你丢下。”

我攀住他的肩头摇呀摇:“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要你顾及那么多,万一你真的出事,说不定还是我来救你呢。”

汲墨说:“果真如此,你倒是个少见的好姑娘,云缨是么?云缨啊云缨,以后我要记住你了。。。”

我有些听不懂他的话,但是有些事情早已经做了决定:我不要拖累阿白的人生,无论前世还是此生。

但是阿白啊,为什么我总有不好的预感呢?总会觉得。。。。。。你不只是换了一个身体?

二月初五,是个好日子。

这天,我提前来到了汲墨的房间,手中方盘上摆放着他的衣物。

脚步尚未放下,然后冰冷的刀锋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刺破的皮肤麻麻的,温润的液体慢慢流下来。

汲墨及时阻止了持刀人的动作。

我勉强按压下心中的恐惧,然后挤出一个微笑,云缨,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能这么扫兴。于是笑道:“喂,汲墨,把衣服穿好吧。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知道:汲墨身为皇子,背后肯定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所以对于这些黑衣人我一点也不惊奇。

眼前有很多这样的人,一个个像是幽灵般的神秘莫测,其中一个幽灵手执一柄软剑,雪白的刃口上绽开几朵红梅冒着袅袅雾气,那是我未冷的血。

汲墨的眼眸里倒影出我颈上的一片红色,他冷道:“你先别动!”立刻接过我手中的托盘,然后不假思索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涂上药,又熟练地帮我包扎好,包扎时,十指触摸我的肌肤酥酥麻麻的,他的眼神转为一贯的温和,一直注意着我的表情,我保持微笑。

他的声音未脱幼稚,却是冰冷严肃,不怒而威:“她是我的人,以后谁再莽撞出手,我绝不让他活着走出去!”

我摇头道:“不用了,今天干得不错。”

汲墨的手指停止了动作,好奇地看着我。

我继续说:“今后若是有人扮作我,闯进来。你们一时无法分辨,怎么办呢?所以还是小心为妙。只是刀的动作慢点。”

房间里顿时很安静,我趁着这个当儿,踮起脚,把汲墨装扮整齐。

汲墨挥退了众多的侍卫,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还要睡一段时间呢。

我点头:“是的,你要长个子来着。”

汲墨端起茶杯,轻呷一口,说:“这么早来,难不成你是来陪我睡的?”

我点点头:“嗯嗯,你不大记得从前的事情了,我要让你想起来,当初我们睡在一起好多年呢。”

汲墨“哦”了一声,然后带着点暧昧的神情看着我:“莫非我们还成亲了?”

我摇头,认真地说:“有夫妻之实,无夫妻之名。”

汲墨正在喝茶,听我此言差点被这茶水呛住,接着放下茶杯一阵猛咳。我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汲墨神色尴尬,自嘲道:“看来我当鬼也艳福不浅呐。”

我点点头,说:“你还勾搭了一只玉面狐狸来着,不过狐狸被我气跑了。”

他有些好奇的问我:“狐狸一向最缠青年男子,你是如何把她气跑的?”

我说:“我厉害吧,想请教吧,还不快喊我师父。”

汲墨面色不改,只是打开他宝贵的水墨骨玉扇子,分明不热还扇的有劲,道:“罢了,待我死后,自己去找玉面狐狸问问。”

我:“。。。。。算你狠。。。”

说起当初玉面狐狸纠缠我家阿白的故事,那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这就是:

“狐狸夜半脱衣爬你床,被我一腿踹走露光光。狐狸光天化日跳艳舞,我拉牛头来打呼噜。狐狸绣香囊藏你床,我放老虎在她房。狐狸泪眼凄凉好忧伤,我拉来小朋友看风凉。。。”

汲墨愣了半饷,然后笑声渐渐溢出嘴角。笑的很大声,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笑,他的双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舒展的眉宇恍惚了我的视野,真乃一笑倾城的祸水是也。

汲墨止住了笑,说道:“你当真是个有趣的人。看来当初我眼光不错。”

我说:“其实我还是蛮有才的。”

他合上扇子,问:“那你懂不懂乐器?”

我摇头:“只会吹笛子。”

他说:“笛声也算得上雅音。若你生在羽国王宫,那么端木煜他肯定想收你为弟子。”

端木煜?我记起来了,这是我要杀的人。我问他:“端木煜是谁?”

汲墨双手负在身后,敬佩地说:“他是我羽国第一乐师,十三岁就名动京城。十八岁觐见我父皇。擅长古琴,写乐府也是极好的。曾经教过我古逸句读。”

我想,这么个人才,还是汲墨的老师,我却要他死,这任务忒难了。叹息一声,说

“真后悔没有生在羽国,否则必能拜访这等人物。。。。。。”

汲墨斜睨着我,恍然道:“哦。原来你想做我亲妹妹。”

“。。。。。。”

两小无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