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傩祭之舞

  夜晚在村长的家中住下。

经过了一天的观摩,我发现了一件比较惊奇的事:这个村落里流传的是跟黎族相同的祭祀文化,我们黎族向来崇拜猛兽图腾,所用的九种祭祀乐器和跳的送神曲都是非常独特的。

看来,我算是找到异时空的同族了。

至于他们的主持祭祀的毕摩,戴着张乌黑的面具,跳舞明显差强人意。甩头扭腰都是僵硬不已,看起来像是发了羊癫疯,非常滑稽。跳到最后,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一场雷阵雨把他浇回到屋子里打颤。

我们几个客人围在篝火边,毕摩坐在最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村长对他毕恭毕敬,不断地点头哈腰。

我看着窗外的雨势,今年刚插下的麦苗估计要泡死在土里了,唏嘘不已,作孽也。

而该作孽的毕摩声音阴柔道:“你们的心意不诚,老天爷降下这一场雨是为了警告你们,我逆天而祈。已经是大大的不敬。。往后的夏勺,秋尝,冬蒸你们都要出双倍价钱。。。。”

真不要脸。我骂,心底骂。

毕摩看了看我们一行人,面具下的眼光停在了芸柔公主和我的身上,左看右看,眼光居然有些邪魅。然后一指我俩说:“若是让她俩献给河伯赔罪,说不定能平息河神之怒。”

汲墨漫不经心地看我俩说:“请自便。”

芸柔说:“你看起来不像是好人。”

毕摩切了一声,看着不说话的我,挑戏地笑笑,嘿嘿嘿,小妹妹,你愿意跟大哥哥去么?有很多的仙人会服饰你后顾无忧,不用跟着大户人家的少爷做小。。。

我眨眨眼,无辜纯洁道:好呀。好呀,大哥哥你快带我走吧。

该作孽的大哥哥:还是这位小妹妹审时度势。

汲墨瞥我一眼,说:既然如此,你就跟着他走吧。

我想:真好,这厮已经不耐烦我要赶我走了。我毅然起身,面不改色走到该作孽的毕摩身边。他点头微笑: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河神大人一定会好好宠爱你的。

我说:“大哥哥,你的舞非常好看,能告诉妹妹这是什么舞么?”

大哥哥笑道:小妹妹不仅人长的好看,嘴巴也很甜,哥哥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这是我们九黎族的“傩祭”之舞,是为了驱逐瘟疫所跳的舞蹈。

我问:难道这里发生了瘟疫么?

大哥哥:唉,小妹妹不知,据这里两百里开外的两个村庄瘟疫肆虐,死人相籍。县官大老爷怕惹祸上身,一直瞒着朝廷呐。清涧村怕也沾染上瘟疫,所以请本大仙来此驱灾。

我点头,转身看见汲墨的嘴角上翘,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这个村庄里面一定藏了什么秘密。我是在清涧村的黎族祭坛上昏迷到达这里的,如果能调查出什么,说不定能回去。

这个时候,我隐隐感觉到,我可能是来到了一个平行时空,这里的一切和我的时空的一切在某个时间点岔开了,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历史走向。在我的那个时空里,黎族经历了元朝忽必烈的屠杀,清朝努尔哈赤的屠杀,以及近代侵略者的屠杀,导致人口凋零,正宗的巫师一脉更是沦落到世代单传。那么这个时空的历史里黎族的命运将会走向哪里呢?

正在思考中,忽然有人声大喊:山洪要漫过堤坝了,快逃命啊!

屋子里安静了几秒,该作孽的毕摩大叫一声不好了,然后一把拽过我往外跑。一出去,就感觉到了骤雨如倾,狂风欲倒,原来暴雨已经下得这么大了。一念丛生,这个美丽的九黎族村寨就要毁灭了?

不行!我举起他的手用力咬了一口,拼尽全身力气甩开,抽身上到走廊。他在身后大喊道:你想找死啊!

我狂奔到空旷的屋顶,这里可以俯视整个黎族的村寨全貌。茅檐矮小,多聚集在山坡上,家家户户屋顶上储满禾麻黍麦,本是很安详的小村寨,此刻黑云四起,风雨骤至,如倒峡倾江一般。远处逐渐逼近的浊黄色山洪奔腾澎湃,所过之处一排排树倒下,洪水轰隆隆夹杂着泥浆和树木滚滚而来。人工搭建的防洪提此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旦防洪提彻底垮塌,后果不堪设想,这里几乎无人可以逃出。而漂泊大雨还在不断地下着,下着,下的土地发白,人心惶惶。

雨滴啪嗒啪嗒,心跳咚咚个不停。我用左手按住发抖的右手,对自己说:云缨,云缨,别害怕啊。。。。害怕就会死。

此刻那个半吊子毕摩也上来了,我举起手,对他说:好好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雩祭”之舞。

我回忆半刻,然后闭上眼睛,迎风振袖倾鬟,翩翩翔起,俄顷衿袖甩出,袜履轻点。倏忽折腰敛眉,水袖舒展飏下,舞出如急雨飘风骤至。脚步矫旅而进,旅而退,转身飞裙旋开一朵富丽堂皇牡丹花。飞袂拂走苍茫河山满风雨。倾身低回时莲波破,临空凌乱时雪纷纷。

此刻我的身影恍惚如惊鸿照影,十八环捉摸不定。脑海中出现的是从前跪在黎族村寨的遗址前,为地震中死难的一万多名黎族同胞祈祷的时光。悠悠苍天下的纷纷黔首啊。承受着无边无际的苦难,多少人,朝为红颜,暮成白骨。多少人,今朝峥嵘,明朝哀荣。寻寻觅觅人间不过一载黄粱美梦,反反复复追溯不过浮生尽做烂轲人。

祭祀之舞,重在虔诚。以我此心至诚,愿祈苍生一朝安宁岁月。以我此身卑微,愿换黎民一席安身之地。

风在耳边呼唤,告诉我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一只蝴蝶被雨水打翻在泥泞里,一个青年用身躯为年幼的孩子挡住雨水,一个少女搀扶着老妪向着山顶走去,一个孩子挣扎在泥水里,她的母亲高举着他,头颅高悬,眼神慈爱,而下身已经淹没在洪泥里。。。。。。

风啊风,请求你带走我的愿望给神祇。告诉他人世的苦难,恳请他网开一面。

渐渐地,风声由嚎叫变成低浅温柔的呢喃,风告诉我远方的乌云已经渐渐收拢,远方的雨点已经喑哑。翠叶重新挺起,花朵不再凋零。星光重新亮起,蟾宫越发清明。。。。。。

一曲舞毕,我立在原地,久久地双手合十,听人间万物有声,渐渐地,天地万籁俱寂。风不再,雨不再,只有人群传来欢呼,欢呼生的喜悦。雨不再,只有人群传来欢呼,欢呼生的喜悦。

睁开双眸,看见一派生机,村长趁此时机,带领全村的男人去防洪堤下挖疏通渠。人群涌动中,汲墨安然地站在楼下,仰视,与我对望。

距离太远,我看不见地下的他是何种表情。不想移开眼睛,看着他好好立在那里,就觉得什么都值得。

我会保护你,亲爱的阿白,不,是汲墨才对。

“喂,你到底是何人?”阴柔的声音传来,我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那个作孽的毕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近了。

“你跳的是九黎族的舞,但是好像不全是九黎族的舞,此等舞蹈只有毕摩可以学习,你从何方学的?”

我说:“我也是九黎族人,会跳个舞没什么了不得。”

“很了不得,你的天资禀赋不同一般。想我母亲三十年的功力也只能和你平分秋色。你收我当徒弟,好不好?”

我冷笑:对不起,本姑娘没时间和你厮混。

该作孽的毕摩脱下面具,一张和他的声音一样阴柔的脸蛋,活像个娇嫩的女孩子。

“好妹妹,你教教大哥哥好不好,大哥哥把脸蛋都给你看光了也。”

我:哪来人妖的滚回哪里去。

“好妹妹,大哥哥有名字,叫玉京秋。。。。。”

我没有听完他的话,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直直地栽向地面,最后听到一声急促的呼喊“云缨!

是汲墨在喊我呢。。。。。。

傩祭之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