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郊外春社

  我一边泪奔,一边想着这些事,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一个不小心,踩空了一级台阶,身体凌空,然后滚落,我以为我会身体着地,没想到是身下还压了一个人,一个暖呼呼的女人,一个黑乎乎的女人,一个有着淡淡梅香味的女人。

她全身包在黑纱之下,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斗篷,黑色的裙摆,肌肤象牙白,眼眸湖水蓝,红唇晚霞火,淡淡白梅香味萦绕在衣袖间,她起身后拍拍身上的泥土,一言不发森冷地看着我。

压倒了这么个大美人,我心里过意不去,赔礼抱歉后,美人幽幽开口:“你会法术?”

我惊讶,她见怪不怪道:“你周身的气息不一样,若不是你八字属火,阳气极重,早就被这勾连阴阳的邪术害了。”

我惊住,我们黎族是古代九黎族的传人,是属于蚩尤的直系后代,长时间生活在阴阳两间,黎族的大祭司是勾连两界的媒人。如此隐晦,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她都能知道,我真正碰上奇人了。

黑纱女子说完后,转身便走。我拉住她:“这位姐姐,你能不能带我上天庭?”

黑纱女子讥讽地一笑:“就以你的资质,还想要一步登天?”

我忍:“你若能帮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真的要上天庭有急事,帮帮我好不好?”

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径直走掉,我追上去:“我真是有急事啊,人命关天。你若是修道之人当然想积累德行吧?。。。。。。就帮帮我吧。。。。。好姐姐好姐姐好姐姐。。。。。。。。。。”

我费了一路劲,居然也没让她开口,这真是失败。然后她进入了灵澈阁,这是羽国封禅祭祀者所居住的房间。我想追上去,被羽国卫兵挡下。我一个激灵,大喊道:

“要不然,我把所有的力量都给你,你帮我上天庭!”

女子冷清的笑声从里面传来,继而没有了声响。

我没有办法,只能等她,等到日头降落,夜幕笼罩,等到星子稀疏,三更归梦后,虫声聒耳,雁唳惊心。我终于站不住了,然后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往回走,走啊走,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记住来时的路。偌大的羽国后宫,我逛啊逛,无所谓经过哪个宫,宫里有多少段凄美的关于等待的故事。这后宫走的我眼睛发花,这里总有一天会住进汲墨的嫔妃,到那时候,我该以何种身份呆在汲墨身边呢?

忽然自嘲:十五年的期限只剩下一年了,能不能看到那一刻的来临都是未知,我是不是想多了。

天边鱼肚白时,我终于找到了居住的地方,这一身衣服被朝露招呼的湿答答黏在身体上,我走进去,点开灯,想拿出一身衣服来换。忽然感觉后背暖呼呼的,然后一双手环住了我,不用回头,清雅的霜迟花香味已经告诉了我,他是谁。

“怎么道现在才回来?”懊恼的语气,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汲墨。

我吸吸鼻子,正经严肃道:“关你什么事?”想到之前他催我嫁人的举动,愤愤然:“我早嫁早好不正是遂了你的愿!”

汲墨拌过我的身子:“谁让你早嫁早好了?”

我仰头,对视他:“当然是你了!还能有谁啊?!”

“什么时候让你。。。。。。。”下一句倒是自语:“我怎么会让你。。。。。。”

我低头不语。

他说:“本来今天去看春社的,看样子你不想去。。。。。。”

我挤出笑脸:“哪里的话,我愿意,非常愿意。。。。。”

汲墨赏了我一记爆栗,说:别笑,比哭还难看。我呼痛,刚想发作,却被他强拉着往外面走,走了几步,他忽然松开了手,我抬眼看见粉妆丽人站在面前,熟悉的柳叶眉下秋波带着惊疑,芸柔公主,我惊呼一声,结果一个不注意,连着一个趔趄。汲墨一把揽住我的腰,我顺势攀住了他的腰身,四目相对,这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你们。。。。。”芸柔脸色惊惶,最终无言以对。

汲墨把我扶好,面不改色地说:“该走了。”

我想:是该走了,当好朋友和自己喜欢上同一个人时,只有该走了是正确的。

马车走过烟柳巷陌,一片雾霭笼罩,看不清柳绿花白。只闻喜鹊踏枝婉转,双燕归来呢喃。芸柔公主松松绾成的发髻被颠簸散了,我为她重新绾起,用一根象牙簪固定好。手下的她身躯在微微颤抖,我正眼看她,她就别过脸去。温度就这样不热不冷。

到了野外,一片春光妩媚。每年的二月二日是民间举行祭祀土地神的节日,叫做“春社”。届时会在社稷坛举行祭祀,里中有饮酒,分肉,赛会,妇女停针线之俗。唐代张籍有诗赞云:“庭前春鸟啄林声,红夹罗襦缝未成。今朝社日停针线,起向朱缨树下行。”

马车停下,我们来到的这个村落,正在举行敲社鼓,食社饭,观社戏等活动,一群穿着云锦衣裳的少女围着丰收的箩筐翩翩起舞,壮年男子拼桌赛酒,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看到有外人来,族里的老人围了过来,汲墨一袭寻常青莲色长衫,拱手作揖道:“小生是京城的贡生,特来此处观摩清涧村的春社。。。。。”

村长连连笑道:”好。好。“还时不时打量我和芸柔一下,眼眸精光闪闪。

我心里骂道:老色鬼。

郊外春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