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桃花仙子

  时间又过去半年,这半年里,阿白的话出奇的少。我知道他一直在生气,但是鱼与熊掌终不可兼得,他有锦绣前程,我有挚爱亲人,皆是不可沉溺于儿女情长,何况我们是阴间夫妻,原本是违背天伦的事。

一日鬼城里忽然骚动起来,说是有一位重量级人物要入住丰都的鸿福客栈。阿白踌躇了半天,严肃地对我说:“云缨,倘若能结识这个人物,你说不定能够得到转世的机会。”

我手中的霜迟花,落了一地。

他说:“桃花仙子来了。你可以请教她。”

桃花仙子,我不陌生。丰都也有说书行业,这底下观众听醒木一声收,另一个故事便是从头。这众多嗔痴悲狂的书里,有一段很惹人遐想:

五十年前瑶池会上,花中魁首桃花仙子奉命敬仙琼给诸位神仙。一不小心掉落了一朵紫荆簪花。一位丰神俊逸的上仙给她拾起,于是这孽缘便在这一捡一接之间开始了。这神仙是清弦上仙,专司仙界六音,为人性格清淡。桃花仙子追了他五年都不遂,后来清弦上仙不知为何被罚下天庭,桃花仙子毅然决然也追随下凡。最新的进展是:他们的这一世又吹了,做成了夫妻却陌生如路人。

这故事还未结局,两人还在不断轮回。如今她回到了阴间,我觉得她身份比较高,本事也应该不小,决定能傍她就傍她,不能傍她就泡她。

当晚,阿白为我安排好了一切,让我潜入了她的房间,他在外面把风。

分别时,他忽然吻了我的唇,我气他半年来冷落我,不理会。他就慢慢地用极大的耐心撬开了我的牙齿,然后我被带动着深入彼此。直到我几乎憋气昏过去,他才放开我,似笑非笑。然后千叮咛万嘱咐,说话注意,小心动作。

我头点的小鸡啄米,踮起脚回吻,很青涩,阿白终于笑了出来,算是半年来第一次看到他笑,他抚摸着我的长发,说,丫头,别让我担心。

过了子时三刻,我数到水漏数到第一千五百七十三滴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阵异香扑鼻,几片五彩斑斓的小祥云飘进来。然后飞进来几只羽毛濯濯的青鸶白鹤。

小动物们渐渐飞到香案前,立定站好。

我想,这神仙不愧是神仙,就算是待罪之身,架子一点也不减。

最后走进来的是一个绝色美女。穿着大红簇花绯衣,梳着未婚的盘云发髻,青丝冉冉垂下。明眸一弯秋水漾漾,顾盼风流,身材纤窈。

我躲在暗处,看足了眼瘾。仙子似乎一进来就发现了我,向着我藏身的地方说道:“柜中何人,夤夜到此,能否出来说话?”

美人相邀,岂能不应。

我出来后,她足足看了我十几眼。然后丹唇轻启:“一个小姑娘躲在人家衣柜里做什么?”

我说,我是想和她交个朋友的。

仙子哂笑,问道:“你和我交朋友做什么?我明日就要去投胎了。”

我问:“你不用等什么人么?”

仙子说道:“我能等的还有谁?这宿命是注定的,无论再过多少世,这结局的也是注定的。”

我问她:“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投胎呢?走一趟人世,不就像把伤口上撒一把盐么?”

仙子道:“我们都是有罪之身。偿还不够罪孽,就必须去凡间受苦。”

我叹一口气,这清弦上仙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呢,让她如此痴情?

“妹妹看着亲切,不如明日就与我作伴,一起去阴司吧。”

我摇摇头,万一我被查出来是个无中生有的鬼魂,说不定把我送去十八层地狱呢。

仙子问我为何不愿。我觉得她是个热心肠的好人,于是把自己前世的遭遇告诉了她。顺便拜托她,他日上到天庭时,替我谢谢一位老榕树仙,老人家好心好意把我藏起来,躲过了天兵的搜查。还指引我一条下凡的道路,说起来是我自己不争气,没注意脚下的天痕,居然踩空掉了下来。

仙子很诧异看着我,欲言又止,欲止又言,最后说:“这样说来,你倒是个跳出三界外,无拘无束,无果无因的魂魄了。你的命运连上天都不能预测,也罢,若是人人像你这样,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好了。”

我懂她的悲哀。活着就像是表演一出戏,戏里面什么都是假的,什么都是事先编排好的。

这样的生活,凡人不知道,还能活个心安理得。她就不同了,她知道自己每一世的命运。

她把红烛绒心剪短,与我相谈了一个晚上,她是个很有眼光也很有见地的女子,不愧是比我多吃了几十倍饭的人。快到天亮,我们熟的差不多了,我便启口问她,知不知道我爷爷和父亲的下落。

仙子摇头道:“我离开天庭已久,那里的事情已久不闻。”

我问她,可不可以求助谁,把我送上天庭,寻找我的亲人?

仙子叹气:“我早已非仙身,怎能帮你。”

她顿了一下,说:“如果你能转世投胎,倒是可以寻找奇人异士帮助你。”

投胎转世?我问她有什么办法么?

仙子不语。看着窗外,我也看着窗外,一轮白色的太阳从黄泉的尽头冉冉升起,那种熟悉的苍黄的光慢慢铺满了阴间。

她问:“你愿不愿意代我投胎,去阳间杀清弦上仙?”

我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血液也停滞了几秒,接着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

“你没发烧吧?”

桃花仙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