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5】

  一条被浸湿的浅绿色绸带。

见到绸带时,白蕙兰的眉心跳了跳,心中却又隐隐约约有了一丝丝心安,稳了稳心神,从上官言的手中接过绸带,忽而就笑了:“我们何时下去?”随后疑惑:“为何绸带是湿的?”

上官言没有看白蕙兰,径直走向了崖边,一两块碎石滚落于崖底,久久没有回响。

“崖底有一潭湖水。”

上官言的话音刚落,白蕙兰脑海中瞬间便浮现了星鸾在湖水中溺水的画面,顿时焦急横生,一下冲到了上官言的旁边:“太子,我们现在就下去吧。”

……

“哗啦”一声脆响在静谧的大殿内陡然响起。

魏谨眼神幽深的望着底下跪着的人,又撇了一眼此时满身怒气的上官炼。

“一群蠢货,怎么刺杀两个人都办不到!朕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

上官炼瞪着殿下低头不语的黑衣人,气急败坏的接着道:“现在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自个还损伤了十多个人!你还敢来朕的面前?!还不快滚去找!”

魏谨慢悠悠的上前一步:“皇上,现在太子殿下已经派人前去查探此事,若是再次出动锦衣卫,这……太子必定是认得的。”

轻飘飘的一句话,直击要害,上官炼平息着自己的怒气,一边思考魏谨的话,对啊,若是被言儿发现锦衣卫的人,那么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想到这里,上官炼没好气的冲着殿下的人道:“先滚回去吧,自个去领罚!”

黑衣人立即点头谢恩离开。

“没道理,苏星辰不会武,那个小丫头武艺虽然不低,但是绝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锦衣卫的人,如此说来,那就是有人帮了他们!”

上官炼一拳便打到了桌子上,严厉的眼神迸射出丝丝歹毒的恨意,幽深的茶水漫出了青釉的茶盏。

魏谨淡笑道:“皇上,不会是白老将军的。”

上官炼听罢冷哼一声,带着不相信:“你怎么这么肯定?”

“皇上,锦衣卫的人方才不是说,当时似乎闻到了一股异香……”

异香……

“你的意思是,不是南疆的人,就是漓凌阁的人了?”

上官炼布满狠辣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管是南疆的人也好,还是漓凌阁的人,他都会斩草除根,彻底踏平南疆,亦会将漓凌阁连根拔起!

“漓凌阁的人十年来一直与朝廷作对,但是为何朕的军队就是铲除不了?!还有让你们查漓凌阁,都查到什么了!”

“每次都只是说阁主叫做傅衣凌,除了这些呢!你们都查到什么了?查到漓凌阁的具体位置了吗?查到漓凌阁食物钱财的来源渠道了吗!”

魏谨低头沉默不语,静默的等待上官炼发泄怒气。

“真是一群废物!”语罢,上官炼一脚便把桌子踢翻在地。

桌子上的文房四宝,文案,茶盏,还有糕点全部应声滚落于地,紧接着,上官言便也离开了大殿。

魏谨叹了一口气,急忙跟了上去。

【16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