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5】

  心中这样想,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变了味道:“夜寒,这肮脏的银两,咱们可不能要啊!胡同右拐有一个乞丐的落脚点,将银子去送给他们。”

南宫轩看到银子时眼眸里流露出来的厌恶的眼神以及嘲讽的话语彻底惹恼了星鸾,什么叫肮脏的银子?

“哦?若是我这个银子是肮脏的银子,那不知道丞相府的银子会是多么干净啊,像什么贿赂了,压榨百姓了,官官相护啊什么的,丞相府肯定没有遇到过对吧?”

星鸾气极反笑,自顾自的开口,又忽然笑道:“那南宫公子从小到大应该都是自力更生,从来都不用肮脏的银子啊,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跟在星鸾身后的绿荷此时有些站不住脚,局促不安,小姐这样得罪丞相府的少爷,真的好吗!

眼睁睁的看着星鸾不怕死的走到南宫轩的面前,继续道:“南宫公子这样的绝技应该办个学堂传授一下,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乞丐了,人人都可以活的像南宫公子这般锦衣玉食,优雅高贵了!”

说完后,星鸾故意拍了拍南宫轩的肩膀,迅速跳离了几米远,做好如何逃跑的准备,扫视了后面的夜寒,在耍赖的前提下,她姑且只能打个平手然后可以想跑就跑,但是目前,星鸾看了看旁边的绿荷,只能想着如何跑了!

从星鸾不怕死的来到南宫轩面前,再到迅速的撤离,随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东张西望的转动,夜寒不厚道的笑了,心里猜测她肯定是在盘算如何逃跑!

南宫轩一个眼神射了过来。

夜寒立即止住笑声,低着头随后板着脸恶狠狠的看向了星鸾。

南宫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哪里有丝毫的威慑力?

看着南宫轩与夜寒的互动,星鸾眼睛一转,一个想法涌入脑海,随机嘴角弯弯。

“嘭”的一声,一团白烟冷然乍现,在地面上绽放。

南宫轩与夜寒猝不及防,急忙捂住口鼻,猛烈的咳嗽之际,耳畔传来星鸾带笑的声音:“南宫公子,记得给你家的小侍卫买件衣服,别让本姑娘下次看见他还穿着这件衣服!”

夜寒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衣服,这衣服有问题吗?他挺喜欢的呀。

看着星鸾带着小丫鬟迅速远去的背影,想起之前星鸾所用的江湖手段,南宫轩用力握拳,低沉的声音响起:“回去把这件衣服给我扔了,不许再穿!”

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最后留下这句话是在嘲笑他没给夜寒置办衣服么?

夜寒不解:“为什么呀,很好看!”

“叫你扔就扔,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南宫轩明显是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

夜寒耸耸肩,吐了吐舌头。

那个狡猾的女人真是可以堪比狐狸了,居然用江湖手段,让他开了眼。

偷银子,扔烟雾弹!

夜寒偷偷地笑了,他有些期待下次与她见面,一定要小心,决不能让她再逃走!

至于这件衣服,他会好好留着的,绝对不会扔了的!

【07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