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魂托梦(三)

  (三)

自打我死后,阴魂四处游荡,好在每夜都可以给崔晓梅托梦,两人在梦里总是在一起,并不觉得孤单。我急于想知道崔晓梅的心思和想法。我始终想不明白,狗剩死于矿难,我死于车祸,这怎么会是对崔晓梅的惩罚和报应呢?

崔晓梅慢慢说出了她的想法,道出了她心里的死结。

狗剩死于非命,我心里为自己难过,也为公公婆婆感到痛惜,老年丧子是人生的最大不幸,为啥?断了念想,断了希望,日子失去了奔头。公婆把我从小拉扯大,那也是一把屎一把尿的,不容易啊。为了报答公婆的养育之恩,我想好了,他们养我小,我养他们老,我要为他们养老送终。我万万没有想到,狗剩死了刚过周年,公婆竟然背着我收了后山郑三瘸子五千元的彩礼钱,把我给卖了。郑三瘸子是个年近半百的糟老头子,打了多半辈子光棍,拖着一条残废的腿,绕山打些山鸡野兔,住在后山很少跟大家有来往,人有些邪邪道道,两间破房里黑黢黢的没有一点生气。

在此之前我就预感到公公婆婆有这个心思。夏收的时候我和公婆一起下地,我见婆婆体弱,劝她不要去了。

我对婆婆说:“娘,你在家做饭,我和爹去不到晌午就能把那二亩黍子收了。”

婆婆摇摇头,唉声叹气:“我还是走动走动吧,往后也不能全指着你啊。”

我听出话里有话:“娘,你别胡思乱想,我会守着你二老一辈子。”

婆婆还是摇头:“你可以有这个心,俺也不能那么办。”

婆婆还是下地了,三个人都低着头干活,气氛压抑,心情郁闷。

回家吃饭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把话说清楚:“爹娘,二老把我从小拉扯的,我就是你的亲闺女。我哪里也不去,我要伺候二老一辈子。”

婆婆只是“吧嗒吧嗒”掉眼泪,公公长叹一口气,嘴里絮絮叨叨地重复着:“你还年轻,你还年轻……”

想起狗剩,我觉得特对不住他,鼻子一酸,眼泪就扑簌簌落下:“爹娘拉扯我和狗剩长大成人,多不容易啊。如今,狗剩走了,还没来得及给二老尽孝,他欠下的我来偿还。今后,我会加倍地孝敬二老,报答养育之恩。”

婆婆放了悲声:“我那苦命的儿呀!”

公公还是不停地念叨:“你还年轻,你还年轻……”

后来,村里风言风语传说公婆要把我卖了,而且要的价钱挺高。起初我有些不信,后来有人指名道姓地告诉我,谁谁出了多少钱,谁谁有这个打算,说的有鼻子有眼儿,不怕你不信。我听后非常气愤,特别是那个“卖”字。如果不是人贩子把我卖来卖去,我能到现在不知自己到底是哪里人,自己的父母是谁,落得个流落他乡的悲惨命运。我不是没有想过,即便将来有一天我另嫁他人,我也会带上公婆一起生活,我不能做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人。如果是公婆背着把我卖掉,那就是他们不对,那就是他们糊涂。我已经把话给公婆说清楚了,如果他们图钱非要这么办,那就不要怪我对不起他们了。

事情真的像传说的那样。那天午后,郑三瘸子拎着两只山鸡一只兔子来了,看到崔晓梅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眼里掩不住一道道淫邪。公公像待贵客般的把他让进屋里,鬼鬼祟祟地嘀咕了一阵。公婆要卖我,要的价钱还挺高,正经人家拿不出那么多钱,绕来绕去只能是郑三瘸子这样的人。要我嫁给郑三瘸子这样的人我死也不从。那一宿,我翻来覆去的琢磨,思来想去的盘算。我想,天亮了跟公婆摊牌,反复跟他们讲道理,我一辈子哪里也不去,我会养活老人,孝敬他们,给他们养老送终。可反过来一想,我说这话有什么凭据,谁敢保证你说到做到,谁会相信你说的是真话?我又想,他们既然有这个打算,也应该跟我商量商量,听听我的意见,改嫁也不能嫁郑三瘸子这种人呀。可反过来一想,跟你商量你会同意吗?既然是“卖”,卖东西只看有没有人要,被卖的东西无权知道是卖给谁。我再想,他们这样鬼鬼祟祟不声不哈地就能把我嫁过去?我坚决反抗谅他们也没有办法让我就范。我可以到乡里告他们买卖婚姻,让政府为我做主。我忽然想到,这山里有一种可怕的“抢亲”陋习,是极其可怕的。由于买卖双方是串通好的,买方会在卖方的配合下,花娃钱雇几个壮汉,趁被卖的姑娘不防在后脖颈子上猛击一掌,把人打晕过去扛上就走。到了男方家,趁女人神志不清就摁着拜天地,更惨无人道是,在几个壮汉的把持下,男人把女人的裤子扒下来,当着众人的面媾合,这美其名曰:“把生米做成熟饭”。山里人娶媳妇不容易,落后必然产生陋习。

想到这里,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心紧缩成一团。天啊,我还是黄花大姑娘,竟然要落到郑三瘸子这等恶人手里,我更不能听任他们抢亲,不能听任他们当着众人的面“把生米做成熟饭”。我对不起自己,我也对不起死去的狗剩,不,我不能坐以待毙,不,我不能一生都听人摆布,不,我要逃离魔掌!

于是,我悄悄地穿衣下地,带上几件衣裳和少得可怜的钱,轻轻推开了房门。看公婆那屋里悄无声息,就出了家门。在大门外,我跪下朝二老的住屋磕了三个头,算是谢过老人家的养育之恩。我怕惊动了公婆会有人追来,没有走通常走的出山进城的近路,而是绕道西山,多跑了几十里路奔邻县县城去了。天亮后,我上了头一班长途汽车,慌慌张张逃到一个有火车的县城,一路南下到了深圳。

到深圳我遇到了你,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好人,长得斯斯文文但很俊秀,身材不高但很雄健,诚实而不乏机敏,豪爽而不乏善良,活泼清新,乐于助人,我们好像在梦里见过似的。你帮我找了工作,让我落了地。我觉得你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我把女人最宝贵的贞操给了你。我万万没有想到是我害了你……

我还是没有翻过这个理来:“这怎么是你害了我?”

崔晓梅说:“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全报。我弃养我育我的狗剩爹娘而来到深圳,这就是知恩不报,恩将仇报,必遭天谴。”

我说:“狗剩爹娘要把你卖给郑三瘸子,你才离家出走到了深圳,这与恩将仇报有什么关系?”

崔晓梅很冷静地诉说了她的想法。在此之前我所说的,公婆把我卖给郑三瘸子,那只是道听途说。而后,郑三瘸子找人来抢亲,也是我臆想猜测。我出走深圳以及找你,都是基于我的想法,是我不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狗剩爹娘的君子之腹。我只知道,狗剩爹娘只是翻来覆去跟我说‘你还年轻,你还年轻’,他们只是不愿意我一直跟着他们老两口受罪,他们去托媒找人是为我考虑,只是想让我再走一家,至于是否是卖给郑三瘸子,是否是要将我卖钱,这可都是猜测,没有任何凭据。

自打你死了以后,我反复思考,为什么我会遭受惩罚,我会得到报应,我这才想到,这都是我的错啊!狗剩爹娘从我两岁多收养了我,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长大,养育之恩我没有报答。狗剩死了,老人家怕我年纪轻轻守寡苦不堪言,不想拖累我,想让我趁年轻再找个人家,完全是为我好,是再次有恩于我,我却是恩将仇报。听信传言,把人往坏处想,忘恩负义,弃老两口死活于不顾,只顾自己找幸福,这能不遭受惩罚,能不得到报应吗?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就是让你死于非命,老天爷对我的报应就是再次让我守寡。

我觉得崔晓梅说的也有道理,她真是一个善良、正直的姑娘。

崔晓梅继续说:“我现在是罪上加罪。”

我说:“你也不必总是自责,这如何又来了‘罪上加罪’?”

“我又欠下一笔债。”崔晓梅总是处处替别人着想:“你本来再干几个月就可以回家看到你日思夜想的妈妈,和你妈团聚,现在因了我你一命归西,你妈妈永远失去了儿子,你也永远再难见到你的妈妈,这不是我的罪过吗?”

“我葬身车轮之下,这是我的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大可不必过分自责。我有一事相求,我试了多次想给我妈托梦,总是不成。我想求你替我去看看我妈,不知她老人家现在任何,始终放心不下。”

崔晓梅很爽快地应道:“行,我也正有这个想法,让我去替你尽责行孝,以便来赎我的罪过。”

我又有些犹豫:“只是,只是你去了,她知道我已死去,一定会特别难过。”

“我尽量不告诉她老人家关于你死去的消息,免得老人悲伤过度,能拖一天是一天。我会想方设法接近她老人家,并尽我的全力照顾她,孝敬她,替你尽孝,也是我应尽的孝。”

阴魂托梦(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