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7:人死哪儿去了

  自那日之后,雪殇与云珊也没有多少交流,云珊也很少再去见雪殇,偶尔有事情必须要去,也是匆忙忙进去了就出来,风岚有时问起,她也是推说身子不爽,再往下问去,便是云珊一阵接着一阵莫须有的咳嗽。

前些日子风岚告诉她,庄主这一住已经有半月之久,墨衣在皇宫里也演了半月之余的“暮清璃”,时有称病的,她看着都辛苦,更辛苦的是听有人说庄主因为皇上没有封妃,给气病了。

云珊失笑,不知不觉都过了半月之久,她竟没有知觉,每日忙完了事情便出去街上溜达,这些日子庄主也不见出去,也没有去过寒歌苑,一直呆在庄子里,《诗经》、《乐府》一本一本教着明熙锦歌,风岚有时与她打趣庄主,说是庄主急着培养她的天才后代,她也是一笑置之,有时思索片刻,也就搁到脑后了。

这几日,雪云山庄平静的出奇,庄主也是一反往常的安静,直到今日,风岚跑进她的屋里跟她说了那样一番话,她才猛然意识到,这风平浪静的背后,惊涛骇浪,都藏到哪儿去了……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雪殇仍旧是捧着一本《乐府》一字一字指着教明熙锦歌读,偶尔也会解释两句。

明熙锦歌也很认真地跟着小声的读,只是不过四岁的孩子,读起来自然也是断断续续的。

正巧此时风岚进来,听得这词,不禁蹙了眉,又细细听一两句,忙放下手中活计,快步走过去,一把抢过书放在一旁,道:“呸呸呸,好端端的,读这不吉庆的书作甚!”她又笑,“庄主,你也别读了,少主少小姐也不过是四岁的孩子,怎么读得懂?”

明熙锦歌一听她这番话,立刻用“打扰我们探听八卦,什么意思”的眼神死死盯着她看,直看得她头皮发毛,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左右为难。

雪殇悠然笑笑,自顾斟了一杯茶,直至杯中已有八分满,茶水已经从杯孔中流出来许多,这才罢了手,却只是将茶放在桌上,并不动它,问道:“你倒是聪明,我教孩子读什么书,你也要过问?”

风岚听言,顿时手足无措起来,面色囧红,好半天才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来:“庄主,不……不是,只是我们都觉得你与皇上……而且……而且这词……”这词怎么读都是一股子相思情啊!

雪殇犀利的眼神在她身上扫了两遭,笑问:“我们?这么说不止是你咯!”

“嗯……”风岚点点头,却不敢继续说了。

锦歌平日里也不大打扮,今日却穿了一身紫白色木槿襦裙,头发高高梳成一条马尾,用一镂空白玉雕冠束起,又垂下几抹流苏,看起来真切有几分可爱。“风岚姑姑,其实你想说什么,锦歌都知道哦!”

风岚面色更红,只能匆匆退了回去,却被雪殇一声叫住:“站住!把话说明白!”

风岚已经,却碍于庄主威严,不敢不答,“庄主,其实……其实我与……我与云珊墨衣她们都觉得……觉得你与皇上……”很般配!

最后那三个字,风岚终究是不齿开口的。

“你想说,可我不想听了。”雪殇面色淡淡,兀自挂上一抹极显突兀的笑。

“那风岚便不说了。”风岚心下暗暗喘了一口气,心道这一关总算是过了。

雪殇却又道:“你自己回去仔细想想,你若还想要你这条命,那话你究竟该不该说。云珊做了什么想必你也是知情的,亦或是你同样参与其中,我权当做个警示,今后,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这话虽然说得面带笑意,却是语自威严,不愠不怒,自成风气。

风岚已经,正思索着这话是什么意思,无奈庄主用意太深,她只能理解为不想听到关于她与皇上的绯闻。

雪殇见她仍旧是站在那里,伸手逗了逗明熙:“喜不喜欢风岚姑姑?”

“喜欢!”

“让风岚姑姑给你做碗栗子羹怎样?”

“好!”明熙笑答。

雪殇抬头,看着仍站在那儿发呆的风岚,笑容亲切了些,“明熙想吃栗子羹,你还不吩咐了厨房去做!”

风岚自然不会不明白雪殇有意偏袒她,想给她台阶儿下,也就顺了过了去,“是,庄主,风岚就去。”

一转身,她却又是私想:庄主这话平白说得蹊跷,莫不是云珊私自泄露她行踪给皇上的事被知道了?

这样想了想,她便快步向云珊屋子方向走去……

007:人死哪儿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