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厮杀

  李剑生见那将军眼睛色迷迷的盯着若瑶公主看,心中早就不是滋味了,此刻,哪里还忍得住。李剑生轻啸一声,身子径直从马上纵越而起,接着便直接飞起一脚,对准那将军的左肩狠狠踹去,随着一声闷响,被李剑生的一脚踹飞出去足足四五米之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已,口中不断发出哀嚎惨叫之声。

"啊...混蛋,疼死我了,你们几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去剁了他!"那守将将军挣扎着起身,不顾疼痛,冲着愣在当场的士兵吼叫道。

那些士兵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喝了一声,纷纷扬起刀朝着李剑生杀了过来,李剑生一个闪身,以快速无比的擒拿手法捉住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士兵的手腕,微微用力,那士兵惨叫一声,长刀脱手,接着一个势大力沉的左勾拳,狠狠的砸上另一名士兵的下巴,清脆的骨裂声清晰的传来,那士兵口吐鲜血,轰然倒飞出去。这时,两名士兵从左右包抄而来,李剑生骤然转身,将那名死死抓在手里的士兵狠狠的摔了出去,直接撞上左边包抄而来的士兵,一声闷响,两人同时轰然倒地。

当李剑生解决完左边包抄而来的士兵时,右边的士兵已经近身而来,李剑生轻啸一声,身子高高跃起,腾空漂亮的踢在右边包抄而来的士兵的胸口上,"砰!”的一声闷响,那士兵的身子止不住的往后面撞去,一下子又撞倒了后面几名士兵。

萧大河害怕若瑶公主受到伤害,早在李剑生出手之时便紧紧地护在若瑶公主和小月身前,此刻见李剑生勇猛异常,拳头每一次挥动,必定要倒下一两名士兵,心中佩服之际,大声喊道:"弟兄们,保护公主!"

不需要萧大河下命令,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所有的护卫涌了过来死死的守护在若瑶公主的四周,胆敢上前一步者,就地格杀。但就是因为护卫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让现场更加混乱了起来,终于,双方以若瑶公主为圆心,展开厮杀。

一声声金属碰撞声响起,双方断兵相接,无数把长刀、无数柄长枪无情的刺出,双方拼进了全力,残忍的收割着对方的生命,刀光剑影和士兵临死前的惨叫交织成一片。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很快便充斥着这片空气中,殷红的鲜血流淌在地上,残肢断臂当场横飞,一幕幕悲惨的画面重复出现,犹如人间地狱般的恐怖。

萧大河不愧是禁军八大统领之一,厮杀起来当真是一名骁勇善战的猛将,只见他挥舞着手上那柄百十来斤重的大刀,手起刀落之间,数名士兵横尸当场,血肉飘散,惨叫连连。

若瑶公主和小月两人哪里见识过这种厮杀场面,早已吓得花容失色,面色苍白,说不出半句话来,两人只好互相依偎着身子,紧紧躲着护卫们的身后。

守在若瑶公主身边的这些护卫不愧是帝都最精锐的士兵,尽管双方兵力悬殊巨大,但他们并没有丝毫怯战,挥舞着屠刀砍下一个又一个胆敢冒犯公主的士兵,一个同伴若是倒下,便立即有另外一个人补上他的位置,数十人死死的守在一起,一时之间,数百名守城士兵竟然拿他们毫无办法。

"兄弟们,给我顶住!"萧大河砍下一个士兵的脑袋大吼道。

"杀!"

这是李剑生第一次面对数百人撕杀的场面,无可否认刚开始的时候李剑生的心情是复杂的,似是紧张但更多却是激动,不过看着周围的士兵一个个倒下,李剑生终于杀红眼了,血饮刀终于再度出鞘之,顿时寒光咋现,犹如一柄出世的魔刀,李剑生一声大吼,也管不了那么,冲了过去,毫不顾忌地和数十个士兵厮杀在一起。只一瞬间交手的时间,李剑生一刀就砍死了两人。

李剑生运起十成的内力出刀,那威力可真不是闹着玩的,手起刀落之间,数名士兵的人头就已不见了踪影,鲜血横流,惨不忍睹,前面的士兵互相对视了几眼,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深深的恐惧,他们是人,他们也怕死,李剑生一刀就砍死好几人的勇猛令所有的士兵心中胆寒。

"上,给我上,你们这群混蛋,懦夫,几百号人还拿不下几十个贼子吗?"那守城将军躲在士兵的背后私心裂肺的大吼,不时还踹了几脚落在后头的士兵。

李剑生听到这声音,顿时便怒火大起,一刀砍死抵挡在他面前的士兵,朝着那守城将军的方向杀了过去,此刻的李剑生犹如一只洪荒猛兽一般,如入无人之境,杀得众人心惊胆颤,惊慌不已,士兵们虽然没有丢下武器逃跑,但有意无意的都绕着他走,谁也不敢先上前与他对敌。

"上啊,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人..."

"上,你先上..."

"不...还...还是你先上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李剑生已经全身是血了,身上也不知道什么挂了几道小伤口,他冷冷地看着前面早已被他杀到浑身都在颤抖的士兵,沉下声音说道:"挡我者,杀无赦!"

李剑生的声音异常冰冷,犹如地狱恶魔降临人世间,将要消灭时间一切胆敢阻挡他的力量,围在他周围的所有士兵皆颤抖着身躯本能的后退了一步。突然,李剑生脚尖点地,整个人凌空而起,朝着那守城将军疾掠而去,他的速度极快,士兵们只感觉得头顶上有一阵微风吹过,当再看到李剑生的身影时,只见他已经将正滴着鲜血的刀架在他们将军的脖子上了。

原本那守城将军倒是蛮机灵,见到李剑生向他杀来,正想逃跑,可哪里想到李剑生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眨眼只见便闪到他面前,还未等他惊叫,一把正滴鲜血的大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差点没吓个半死,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当即向李剑生求饶道:"大侠饶命,饶命,别...别杀我,只要你别杀我,什么事都好商量。"

李剑生只是冷冷的盯着,并不回答,接着冲着前面的士兵大喊:"都给我住手,否则我就宰了他!"李剑生目中寒芒闪耀,如钢刀出鞘,魄人以及。

那守城将军的脖子上已经刮出了一道深深的血槽,热乎乎黏糊糊的鲜血哗哗的流出来,若是李剑生手中的刀在深入一分,他的性命便立即不保,此时正慌乱的喊叫道:"住手,都给老子,谁再动一下,老子宰了他娘的。"

青州城外的厮杀终于停下来了,毫无意外,双方伤亡的都很惨重,守城士兵一方足足伤亡了将近两百余人,而萧大河的手下也没剩下多少了,紧余十多人。

这场战斗来得太突然,原本只是李剑生与数名士兵的冲突,但由于萧大河担心若瑶公主的安危,守卫们轰然而动导致场面混乱,这才最终导致这场厮杀。

若瑶公主被守卫们死死护在中央,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心灵的创伤是弥补不了的,如同地狱般的厮杀,以及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若瑶公主吓得失去了灵魂一般,全身酥软,若非小月扶着她,早已跌到在地,而此刻的她已经回到马车内休息了。

马车安然无恙,战斗发生的时候,所有的守卫都紧紧守在若瑶公主的身边,所有的战斗都围绕着若瑶公主展开,这样一来,也间接的保护住了马车,当然,还有马车内李剑生救回来的那个女子,原本李剑生还担心她的安危,可是后来他却发现根本没有一个士兵去注意马车,因此这才没有杀回去。

此刻,双方人马异边而站,互相警惕的看着对方,生怕对方的屠刀突然又朝着自己挥砍过来,守城将军正跪在双方人马之间,一旁,李剑生的血饮刀正架在他的脖颈之上,这时,萧大河浑身是血地走了上来,说道:"李公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萧大河在见识到了李剑生的勇猛之后,对他非常的敬佩,不知不觉中,有点以他为主的味道。

"还能怎么办?赶紧把你们的身份说出来啊,不然我们根本无法脱身啊。"说着,李剑生顿了一下,又疑惑的问道:"这青州城不是驻扎着二十万军马吗?为何我们打了那么久,也不见他们出来?

没想到李剑生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声急促的脚步声,众士兵闻声同时转过头去,有人喊道:"那是钟将军的兵马。"

李剑生也转头看去,只见城门口涌出无数士兵,个个身穿黑色盔甲,手持五尺长枪,黑压压的一片片,犹如潮水般向着前方涌来,领头的是一名身穿银色盔甲,手持战戟的大将,此刻,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一步一步地向他们逼近。

跪在地上的守城将军见到来人之后,顿时便喜形于色,忘记了此刻还有一把刀架在他脖子,冲着来人大声喊道:"钟将军,赶快把这群贼人拿下..."

噗!

未等他把话说完,李剑生手起刀落,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顿时整个脑袋飞出数米之远,鲜血横飞,流淌了一地。

第十一章 厮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