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飞雨洒清尘

  子成大败悉诺,撤出吐蕃国境的途中,几员将领自持立下军功,又是大将军寂的家将,率领随从对吐蕃的牧民哄抢奸杀,其他将领蠢蠢欲动。子成严厉整顿法令军规,杀了这几个领头的将领,将他们的头高悬在休憩的哨楼上。

消息传往凉州,寂闻听痛失爱将,惊怒异常。

子成对大将军寂抱拳,眼神沉寂:“我今天带着我的人头来见大将军!”

寂拱手:“哪里的话!游击将军治军有方,可喜可贺,寂愧疚不如。”

大家心知肚明,都没有点破。寂深知自己派人追杀子成、青舍一事,子成不会原谅自己,而子成杀自己的爱将,也不能放过!但大敌当前,个人恩怨都撇开了。

大将军寂又恭祝子成升任游击将军且勇谋兼备,是难得的将才。子成面容稍缓,分析了边境的局势,认为应联合陇右节度使,加强边境的防务。特别是吐蕃大将悉诺,复仇心切,恐卷土重来侵袭。



次日午后,寂在驿馆的庭院小阁,设下茶宴,使范光请来青舍。

暖阁外,积雪未消,几树腊梅红艳夺目,以欺霜傲雪之姿挺立。

寂长身玉立在窗前。今天没有穿将官服,身着一袭玉蓝色素罗袍,系一条灰色丝绦,双眉清秀,眸子如漆,容貌端庄,风姿俊雅。脸上含了焦急和愧疚,朝着暖阁的入口,目光扫了又扫。

园外传来踩在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低缓,轻柔,还有一丝沉稳。听到脚步声,寂的心稳稳的落在实处,在茶几边坐下。这样的脚步声,不会来自怀有恨的心,她应该……

家将挑帘,青蛇出现在门口。一袭黑色的昭君套,娉娉婷婷的迈进。寂几乎有半年没有见到她,昨天碍于人多不敢细看。青舍好像成熟了不少,也许一路的风霜使她长大了吧,含黛眉儿弯弯似新月,如星灵目不知是含着笑还是含着嗔怨,黑白分明。神态依然是翩若惊魂!

青蛇脱下昭君套,露出里面浅灰的衣裙,同色的丝绦系在芊芊腰间。青蛇看见寂的装束抿嘴而笑。

“你笑什么?”寂问,抬手指着茶几对面示意青蛇坐下。

青蛇不答,俯首谢过,落座。寂看见青舍的一副碧玉耳环在她摇头俯首时,轻轻摇曳在耳稍,不绝心荡神移,慌忙将目光避开。

家人用火筋往白铜的风炉里挟满烧红的碳,坐上精巧的水壶,在一旁碾茶。

“青舍,你的身体痊愈了吗?”寂问。

青蛇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把琴,通体乌亮,答:“谢谢大将军挂念,已痊愈。我本是您为当朝天子招选的乐工,只因国事和战乱,辗转跟随您到此地。遇见了我今生愿意遇见的人,并和他一起担负困苦,很感激你。无以答谢,奏乐一曲,表谢意。

寂本有许多话要说,千头万绪愧疚和想念,忽然听青舍如此说,只好作罢。

青舍轻抚琴弦,初时轻挑慢剔,音色悠然清闲,忽苍苍茫茫,旷远飘渺,如挟长风浮沉于云霞之端悲凉不胜。

寂本想对青舍讲:我爱你胜过自己的声明,竟然派陌刀手劫杀你们,你怨不怨我!今天我只想知道这个,至于你嫁不嫁我,现在似乎无关紧要,只要你知道我的心就可。寂想到这里,星目有泪光,神情凄然。

青舍的手指忽停下,再抬皓腕,音色骤然变得明丽如暖阁外,数枝红艳的腊梅!其调清逸不群,磊落使人心神两忘!

曲罢。茶已调好,微有幽香扑鼻,寂亲自为青舍点茶,茶香如春风拂面。寂觉得,今天是他今生最快乐的日子,这一生已足矣!

“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清尘。”寂不觉吟道。

青蛇忽心神一凛,接言道:“两腑习习轻风生,蓬莱山,在何处,乘此清风欲归去!”

寂吃一惊。







飞雨洒清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