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爱和永远

  

子成要与将军寂奉旨远行,晚上子成来到青蛇住处。

青蛇早已等待。月光清朗,子成一身戎装,英姿勃勃,五官清楚可见,双目灼灼逼人。

青蛇一身素衣,风姿窈窕,洁净的面容在月光下清晰有泪光浮现。

子成握住青蛇的手:“很快会回来,你等我。”子成又想起白日将军范寂的目光:“等我回来一定娶你。”

青蛇依在子成的怀里,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是热的,子成的身体也是热的。暗暗感谢父亲,要不是父亲,今天就不会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具有体温,更可以毫无顾忌,在亲爱的人怀里。

“蝗虫很厉害,你和将军有捕杀的办法吗?”

“听说曾经的官吏对付蝗虫用土埋的方法,但效果不大,反而蝗虫因此更多。”

青蛇冷冷一笑,蝗王不是用土埋就可以对付的。当下青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决心帮助子成借此事一举成名。

“子成,今晚的月亮真圆。”

子成双手捧着青蛇的面颊。月光下,明媚娇艳,嘴唇粉嫩惹人爱怜,一下心儿怦怦,俯下脸去。可是青蛇性情谨慎,她不知道自己的唾液究竟是不是有毒的,要是有不测,死一万次,也不能饶恕自己!她轻轻掩上子成的唇,微笑摇头。子成的唇在青蛇的手心滚烫滚烫的。她的眼中忽然有了泪,再一次的,为了不能作为一个人。

子成以为青蛇生气了,抓着青蛇的手朝自己的脸上打:“青舍,原谅我,我该死。”

青蛇又掩住子成的嘴:“不许说死,远行的人提这个字不吉利。我要你永远快乐的活着。我难过是因为不能好好做人。”

“这句话你说过。第一次见你,你在大街上哭,我问你为什么,你说是因为不能好好做人。”子成一笑:“我要你跟我学就可以做个大好人。”

青蛇破涕为笑:“你的记性可真好,有一日我忽然不在了,你要记得我哦。”

子成听到青蛇的话心里好像浊了一个洞:“不许乱说,我就要离开了,不要说如此让我不安的话。”

“哈哈哈……”

一声怪笑划破院子上空的宁静,子成青蛇俱是一惊,循着笑声追出院子。有个人影前面一闪消失。青蛇的脸色苍白:是峭岩!只要峭岩在,子成终会知道我是一条蛇!就是离开了,也要让子成像想念一个人一样想念我。

让他消失!青蛇为自己的念头大吃一惊,自己虽是五色蛇王最毒的孩子,心地却是最柔软的,从没有伤害过弱小的生灵,因此曾被地藏菩萨摩顶赐福,修炼境界也最高。

青蛇被自己因情而产生的邪念惊吓,放弃追赶返身回来,盘坐在镜台之上,诵经忏悔。子成跟进,看见青蛇盘膝坐在玉几上面色苍白,大吃一惊。青蛇猛然醒悟到,一步跨下镜台,暗自叫苦,情急间怎忘了子成。

“青舍,你在修练什么吗?”

青蛇不知该怎么回答。琴早听见了怪笑声,此时出来:“舍的体寒之症就是这样治的!”

子成怔怔看着他的青舍:“经常要这样打坐吗?你说不能好好做人,原来是做的这么辛苦。”子成言语凄然,“不管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我都爱你。永远。”

青蛇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泪汹涌而出,双手掩面。子成也是哀伤不已,揽青蛇在怀里。

琴托着一个托盘,盛着三杯酒:“有分就有合,喝杯送行酒吧。”

“祝君力斩蝗魔!”

琴看着子成消失在视线说:“子成此一去,恐不再回来了。”

“你看过幻像?”

青蛇双手合十,欲施法。琴合上她的十指:“我的面貌比你小,但我的修行比你久长而高,信不过我?”

青蛇莞尔一笑,又说:“仕途艰险,这个时代里,每个人都是皇帝的棋子。也好,我本打算随他去的。”

“哈哈哈……”

青蛇倏忽飞起,阻在怪笑人身后。

“早知道你没有走远!峭岩老儿,苦苦相逼却是为何?”

琴一根丝弦已缠在峭岩颈间,蓄势待发。

峭岩毫无惧意:“一个是大禹身边的琴婢,一个是地藏菩萨的摩顶挂名弟子,敢犯天条伤我!而你等与人类有情,还不知罪?”

琴厉喝:“住嘴!你占尽有个人形这一先机,仅凭一百多年便修得不朽之身,面貌虽只有六七十岁,其实道业已逾两百年。而我等异类,却要先修得人身才能有精气。”

青蛇接口:“所以我们不会伤你而自毁修行。”

峭岩冷冷一哼,转动身形,袖里一柄青剑挥手斩向琴的丝弦。

两人你来我去斗在一处。

青蛇看看天色,月有东坠之势,喊琴退下,念动咒语。霎时空中丛丛小蛇如箭雨疾射向峭岩。只是箭箭是制敌之势,并无伤敌之意。

峭岩手脚被困,站在蛇山之中。

青蛇盈盈一笑,复又叹息:“真可怜!我不会伤你,刚才我已向菩萨祷告过,只是让你从我身边消失。你不是几十年一直在找我吗?就送你去我住过的青埂峰修炼吧。”



送别的驿道边,杨柳依依,秋风飒飒。

青蛇、琴、公子光、老琴师及瑞夫人和家人亲友送行。

将军寂、子成等一干随从饮酒将别。

子成身着戎装,手按刀柄立于马前,不时看青蛇几眼,又谨慎的看看将军。

将军寂喝尽青蛇的酒,又自斟一杯,举在青蛇面前:“青舍。”语出众人一惊,哪有男子直呼一个女子的名讳。况是一位将军。

夫人瑞好像有感觉,不惊不诧,面色从容。她知道这个霸道的男人,有了柔然的情怀和呼吸。是青舍这个女子改变的,应该感谢她。

将军寂不看众人:“青舍,来日方长。”

青蛇微微一笑,她早读懂将军的眼光。

将军寂与随从跨上战马,青蛇举着一杯酒走去后面的子成马前:“保护好将军,你也保重。”

将军寂听见心头一热。

但他只听见青蛇的叮咛,却没有看见青蛇的目光。





爱和永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