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让你遇见我

  

夫人瑞托着一个托盘进来,有一碗汤。瑞与寂同年生辰,结发夫妻,容颜秀丽,仪态万方。

将军晚饭心不在焉吃得少,瑞熬了一碗汤给他做宵夜。

将军谢过,夫人似无意的笑问:“听说今日琴技头名是一女子?”

将军应了一声。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出去了。

寂虽天性自律甚严,但若没有夫人的提醒,恐怕凶顽的习性不能使他成就今天的威名。

侄儿范光来拜。

寂看着这个小自己十岁的侄儿,欢喜异常,目光有如兄长慈父。

“光,最近你的琴艺有长进吗?”

光面色一红:叔父知道他往返于教坊的事了。

寂摆摆手:“皇上喜好音律,作为臣子,略知些总是好的,只是诗词文章不要荒废了。”稍顿:“今日厅堂上你与一红衣女子好像很熟?”

光忙答:“这名女子是青舍姑娘的妹妹。唉,一直以为青舍是个公子呢!”

寂微微一笑:“这个青舍聪明,着男装可省去很多麻烦呢。”寂忽然发现自己这么喜欢谈论青舍,有些吃惊。

光又笑说:“叔父知道她们住在哪儿吗!”

寂看着光。

“租住在叔父的旧书院。”

寂哦了一声,忽然间有一种宿命感:她早就来到了自己身边!寂很想去看看那个书院。

次日,教坊。

琴与公子光围棋对弈。

“昨日将军府新进了一名卫士。”琴笑吟吟的说:“很不一般吧,刚来就做了将军的近侍。”

“是爷爷的朋友引荐的。我爷爷的这个朋友很神秘的一个人。”

公子光想对琴谈谈这个神秘的人,琴却道:“什么时候带你叔父的近侍来教坊玩,认识认识。”

一晃几天过去,子成虽日夜勤恳操练,暗地却苦于困在府中不能出去找青舍。这日,范光来到校场,看了半天子成的演练,拍手叫好。

叔父走来训导光气质太文弱,应该多与性格刚毅的武士结交,将来好为皇帝分忧。范光指着子成笑微微的说:“那请给他半天假,我们出去喝茶,好结交结交。”

将军寂:“子成来了好几天,带他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也好。”



青蛇每日经过的街市新开了一家茶馆。今天她与琴去吃下午茶。

茶馆里人很多,店里的伙计走过来问她们坐一楼还是上二楼。青蛇与琴喜欢人多,在一楼的角落里坐了。要了点心和一壶龙井。

青蛇抿了一口茶,有些恍惚。这个味道哪里喝过?抬头看向柜台,有个老人走向后院,身影分明就是幻象里的!青蛇与琴跟进。

在一丛翠竹前,那人停住,转身。

“是你!”青蛇恍然大悟,幻象里的那个人,就是陈村集市上姓峭的店家!

青蛇好象明白又难以明白,问峭岩:“为什么?!”

峭岩哈哈长笑:“故人相见,别来无恙!”

琴惊讶指着峭岩:“你的笑?!我听过!”

青蛇面如寒纸:“为什么?”

峭岩点头:“不错,我尾随你们来大陈县,一直隐身在你们周围。说来话长,三十年前,我随徐敬业起兵讨伐武氏,路过西陈村,发觉山中青埂峰不同寻常。闲来无事便隐居在此,以探究竟。山高林密,狼虫挡道,终不得知。那次你来集市,妖娆魅惑不与人类相同,辨出你是异类,且就住在青埂峰。等许多时日你才再次出山。是我将子成引至将军府,为的是阻止你们再见。”

青蛇:“你我虽不属同类,却共属玄道一门。你却是这样为难我!”

峭岩:“你我是同门,但你却是异类,怎能与人有情!道家有言:远离欢喜嗔怒,摈弃爱恨,则不请福而福至,不避祸而祸去。哼!精灵若困于俗世,必损其修炼,刻削仙形道气,你这是自取灭亡!”

琴怒指峭岩:“神道没有私心!所钦佩的是正直,所爱的是良善,定助我们化吉生祥!”

峭岩面色阴沉:“青蛇,你是五色蛇王之女毒气最烈青金蛇,每年七、八月为毒盛之时,若不泄毒,必返害自身。时日已将至,到时看你怎样涂炭生灵!”

青蛇口唇苍白:“枉你修炼百年,却不知玄道将生灭已看破!生死每日每时相随,即便我立时身死,也绝不伤及无辜。”

青蛇与琴返身出茶馆,公子光与子成走进。

四人同时站住。

青蛇看着子成,恍如隔世。满含的悲怆之气化为冤屈,泪夺眶而出。从上次分别到现在,青埂峰所受的煎熬,大陈县的等待,想着以后见了子成要怎样一一对他诉说。此刻,却说不出一个字!

子成呆呆看着青蛇,所有的想念都化为眼中的柔情。握起青蛇的手,轻抚她的发梢:“你的体寒之症好了么?我没有找到人参,羞愧不能来见你。实在是很想念。我要用我的一生补偿我的失信。”

青蛇点头,又摇头,泪落如珠。子成伸开手掌,接泪在手心,握紧:“你的泪都在我心里,你的悲伤,都将是我的悲伤。”

“我不是作为悲伤来到你身边的,我是你的微笑。”







让你遇见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