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将军的爱

  公子光傻傻的看着。琴一旁红了眼圈。

峭岩远远望见,有些感慨。想起自己当年,武德年间吧,和子成一样的年龄。长安街上,悬挂的红灯笼下,揽红依翠,醉里吟诗。只恨名利的心太重,在朝庭的意见箱里投入了一篇词彩华丽的文章,被当时的宰相呈给高祖李渊,皇上认为文章道学气太重,削去他的官爵,令去做道士。一怒之下,越千山,访名师,百年之后,成就今天的道业。这一切是很遥远的事了,峭岩此刻的感触只一闪而过,他的眼中是百年来积攒的寒冰。

子成看见了峭岩,有些意外和惊喜。

“你在这里?茶馆是你开的?”

青蛇被子成牵着手,走到峭岩面前:“找到青舍了!”回头看着青蛇:“我来大陈县找你,是他在大陈县将军府为我找了一份差事。”

峭岩沉沉一笑。

子成拽着青蛇一旁坐下。

“体寒之症痊愈了!”子成握着青蛇的一双手惊喜的说。

青蛇微笑点头。

公子光:“你们早就认识?”

青蛇点头:“子成,公子光是我们的朋友,这是琴,我的妹妹。”

子成有些小心眼,他觉得青舍是他一个人的,做普通的朋友也不行。只朝公子光点了一下头,又看着青蛇怜惜的说:“你比那日瘦很多。”

青蛇:“你晒黑了,但更帅气,穿上军服象个将军。”子成和青蛇快乐而温暖的笑着。

公子光悄悄的看琴一眼,琴的眼中是青蛇和子成的幸福。光寂寞的看着子成和青蛇微笑。

子成:“象梦一样,觉得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一直再等,我知道你会来的。”青蛇幽幽的看着茶杯里淡黄的茶水。忽然茶水里峭岩一张冷笑的脸闪过,惊的抬头。峭岩已不在那里。

公子光:“我们该回去了,恐迟了将军要责怪。”

子成:“明天我们校场比武,你来看。”



校场。

公子光领着男装的青蛇和琴混在杂役里来到校场。子成在队列里朝他们挥挥手。

将军寂带着两个随从走入校场,坐在首席。看着森然有序的阵仗,仿佛又回到北方战场那千营共一呼的场面。

“侍卫,拿刀。”将军寂喊。

寂提刀在手,气沉丹田。一口刀霍霍的四面展开,登时圈圈银虹,四面飞舞。

青蛇与琴静静看着。公子光屏住气息。子成激动难耐,雄心骤起,看了看青蛇:有一日,定要为青舍超过将军。

将军大喝一声,收刀入鞘。刚才四方沉寂,此时掌声雷动。将军胸脯微微起伏,豪迈万千。

比武开始。

青蛇看着子成校场上英武超群。子成在家乡是个勇敢的猎户,又和老父悬崖绝壁采集药材,练就超人体格和一身勇气。此时校场里,子成东拼西杀,勇猛赛过老兵,又兼有智谋,虽只来几日,顷刻间已是脱颖而出。

公子光跳脚叫好。将军寂欣赏的微笑,点头,径自欢喜不已:得了一员智勇双全的上将!

青蛇眼里有泪光,昨日今日,总觉像是在梦中。看着校场真实的子成,转脸问琴:“琴,是幻像吗?”

琴语:“不是,子成真的在这里。”

子成跑过来,青蛇掩去泪光。

子成:“今天下午有半天假,我想去拜见你的父母。”

青蛇:“我在人间没有父母,只我和妹妹两人。”

子成又是吃惊又是悲悯。

在青蛇租住的院子,子成看着屋院简洁,瓦舍青青,大为赞叹。见屋内陈设简单,除过书本没有其他的摆设,且房院又是租的,对青蛇爱惜而怜悯:“今后,我会尽我所能爱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院子中间有个白玉的圆墩,色泽莹润,子成问青蛇这是什么。青蛇发觉自己晚上练功的镜台没有隐去暗暗一惊。从没有外人进来,也没有想过这个镜台在人间有什么不宜。子成见了好奇相问,一时之间竟答不上来。

琴:“这是舍和我晚间赏月喝茶的几案。”

公子光也过来看:“这是一块很名贵的玉呢!你们祖上很有钱吧?要不是个玉匠。”

青蛇与琴笑而不语。

自此,只要子成有时间,便和公子光来青蛇的住处玩闹。子成知道了青蛇在教坊练琴待诏,担心一旦被皇家选中,又是天涯永隔。



将军寂也是担心,怕青舍离开这里。

这段时日只要有时间,便召子成过来传授兵法布阵,又在纸上模拟实战演练。这日在书房,又召子成来。

“子成,你很像我当年!呵呵,可以说比我更优秀。当年我是太狠太霸气,而你有智有谋,只是有些仁慈优柔,对自己兄弟当然无可厚非,但面对胡人鞑子,却是致命的!”

问起子成有没有成家。子成脸红不言。

将军寂朗朗一笑:“想不到有智有勇的子成竟也会有姑娘一般的羞涩表情。我有个江南朋友在京城为官,他的女儿美貌如花,我为你说媒。”

子成想起青舍的笑脸嗔怒,青舍的转身回眸,青舍的莺莺燕语:再娇媚的容颜也不能代替青舍。子成心想。

“将军,您心爱的人是谁?”

将军寂一愣:心爱的人?!是夫人吗?两个妾?好像都不是。她们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可以扔下她们马上奔赴战场。可是,教坊的青舍,让他疼和怅惘,如果军令忽来,马背上他的牵挂会到几时休?

子成见将军忽然沉思,想自己的问话太唐突了吧,将军的一位夫人两位爱妾都不好谈论。准备告退。将军叹息了一声:“心爱的人近在眼前,却无法拥有。”

子成听说过将军当年的威名。南征北战,匈奴、突厥因有右骁卫将军范寂镇守边塞而不敢侵犯大唐边境,并受到皇上的宠爱,又英俊豪迈,天下贵族王孙的女儿争相以身相许,可是将军仁孝,遵从父命,娶了个小官的女儿为妻。

“将军,天下还有您不能征服的女人吗?”

将军仰天朗笑:“自是没有。可是责任重于泰山,我是一生死置之度外的军人,随时准备踏入疆场。边关最近战事频传,相看白刃血纷纷,沙场生死难料,不想拖累更多人的幸福。”

“她是谁,这样得到将军的垂爱!”

“教坊的一位女乐工,姿态优美,高贵贤淑。”

子成想:有谁比得过青舍!忽想起公子光说青舍的琴技头名是将军亲自点的,隐隐有不安伏在心头。

“明日,你随我去教坊听琴。我感觉朝廷最近会有变化,太平的日子不多了。”

次日,正在早饭。圣旨到:附近几省蝗灾愈演愈烈,命右骁卫将军范寂不日即赴灾区,安抚灾民,捕杀蝗虫。

青蛇与琴在教坊看琴谱,老琴师告诉青蛇,将军寂来了。

青蛇抱着琴走出,穿过长廊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疑惑的站住,是子成随将军一起来听琴了吧。快步赶去前厅。

厅堂上,将军范寂正襟危坐,两个随从,一个是子成。

将军寂看着青蛇,近一月未见,愈发明媚而温柔,心内生生的疼起来。作为皇帝的棋子,一旦被调遣挪动,很少再放回到原地。四野为官稍有功劳,朝堂上就会有嫉妒的小人谗言,到时或流放或发配,不知所终。只是尽力为皇上效命,也为苍生借皇上的威名谋些福祉。

子成看将军寂瞅着青舍不发一言,忽然震动:将军的爱人,就是青舍。有谁,可以见了青舍不动心。心里揪得紧紧的,又苦又酸。

将军寂点头,青蛇将奏曲,忽然看见了将军的心事,只是一瞬,以一目了然。青蛇有些担心,捕杀蝗虫恐子成也会去吧。

曲出。青蛇奏的是唐太宗的《秦王破阵乐》,乐曲声势宏大昂扬奋发。

将军寂点头,为青舍的善解人意赞许,又伤感:她在我的眼里看见了离别吧,以先帝的精神鼓舞我!如果我能顺利返回,一定娶你,青舍。将军寂默默想着。

。

将军的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