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冷月白(1)

  一连几天,我开始恢复频频赴宴。

“东陵,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将发上的鸽血红宝取下。

“什么?”东陵一边收着宝石一边问我。

“容华夫人。”东陵的手明显的僵硬一下,“你说,我们有多久没有看见容华夫人了?”

“这…….”东陵莫名紧张的看我一眼,刻意笑了一笑,“公主,怎么想起她了?”

看她的神态异常,我忽然觉得不安。

“东陵,你老实告诉我,”我缓缓的负手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脸上的表情,语出微冷:“她怎么了?”

“我……”东陵深吸一口气,“我…….”

“我说过,不要骗我。你若是不想说,我可以去找别人。我要的只一条,”我把装红宝的盒子砰的一下按住,指节僵硬,“就是实话。”

东陵似乎被我吓得愣了一楞,随即恢复过来,连忙把我的手掰开,不知是哭还是笑。

“公主,你这么个人。待人好的没话说,可但凡发起脾气,真真是……”她无法的叹一口气,“我也知瞒不住你。她,叫皇上贬去冷宫了。”

“什么?”我的手指一紧,“怎么会?为什么?”

东陵只是摇头。

“皇上的旨意,谁敢违抗?”

我二话不说,便往外走。

“父皇,我有事问您。”

我在寝殿外大叫了一声。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别叫了,我不是说了吗,皇上已经休息了,你明个儿再来吧。”

“遗光?是你?进来吧。”

我闻言,一把推开拦着的侍卫,径直往里。

“怎么了?什么事,大半夜的……”隋炀帝仍睡眼朦胧,看见我,微微诧异的一睁眼,“你…你就这么过来了?这披头散发的,一点儿公主的样子都……”

“父皇,你为什么要把容华夫人,送到冷宫去?”我一开口就语气不善。

“呵,朕以为是什么大事,叫朕的公主这样失态,原来是为了她啊。”

隋炀帝用手抚一抚脸,满不在乎的打了一个呵欠。

“朕还以为你会高兴呢。”说着,他让开一袭座位,我一步踏上去。

“我为什么要高兴?你除了她,是因为我?”

“她处处针对你,现在把她贬去冷宫不好么?”隋炀帝讽刺的掠起一抹冷笑,那种熟悉的冷酷,表露无遗。

“不好。”我斩钉截铁。

“为什么?”隋炀帝诧异于我的回答,眼皮撑开。

“我说过,我不愿意有人因为我而死。”我面容清冷。

“朕没有叫她死呀。”隋炀帝无关痛痒的笑着。

我的胃部一阵抽搐。

“可是,你分明知道,她这样的烈性子,等于是判了她死刑!”

我陡然提高声音,咬牙切齿。

“遗光,你可知道,你那些不堪的谣言,都是这个贱人散播的。更有甚者,她还在你的饮食里下毒,这样一个狠毒妇人,你还是要保她吗?”

隋炀帝因气噎泛上病态的潮红。

“要。”

我不动声色。

“谣言的事,我说过,再不计较。至于毒,”我讽刺的一扬唇,“我并没有什么事。所以,请您,放了她。“

“你,你是傻子吗?这么个蛇蝎妇人,朕叫她去冷宫已经便宜了她!”

隋炀帝,其实是一个易怒的人,老了之后,更容易阴晴不定。

“你明知道,这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曾经在枝尖上的妃子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辱,她会生不如死的!”

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的话感到这样的气愤,说话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遗光,对害你的敌人,若是仁慈,就只有一死!你绝对不可以如此善良,必须学会心狠。”

冷月白(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