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逆风如解意

  随隋炀帝一同步入大殿,迎接我的目光,有几分怪异。

莫非,这些时日,又发生了什么事?

宫中,是这样的不得安宁,即使我刻意冬眠,其他人还是蠢蠢欲动。

我不由的心生浮躁,一把摔开袖子。

“哎呀!”

一旁正要替我斟茶的女婢,来不及止住,茶水全淋在袖口。

彩翎黏连,色转深沉。

“奴婢该死!”那个婢子惊慌失措的跪倒。

“大胆!你这个贱婢!竟敢弄脏了公主的孔雀裘,你可知道,这一件孔雀裘上,一根羽毛都比你们的贱命来的矜贵!”

“福公公!”我果断的截住他的话头,“这事错不在她,是我自己不小心。”

对着那个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婢柔声说道:“好了,没事。起来吧。”

“奴婢不敢。”

那婢子颤抖着,将头埋得更低。

“真的不要紧。若是你乐意,替我将这衣裳洗净,送还白藻宫吧。”说着,我将身上的孔雀裘褪下,塞进她的手中,打发她退下。

众人嘘声一片。

我不明所以,只见几个妃子直勾勾是盯着我的衣服,却又不敢言语。

低头一看,几下明了。

众人皆是着了喜庆彩色,惟有我一身黑衣,诡艳之极,更觉出一种不祥,与除夕之夜格格不入,难怪众人如此震动。

“朕这儿正好有一颗辟离黑珍珠,倒是很衬你的衣服,来人,替公主戴上。”

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有人将孔雀冠摘下,将我的长发,挑起一络,缠成一个小漩,又将纯黑珍珠缀入。

我不知道如何笑,只得轻轻抚一抚鬓发,回身就座。

回循了一圈。

看见降仙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不轻易穿深色衣服,她那么身子浅薄,仿佛也受不住衣服了。

更衬得她瘦怯凝寒,珠落难覆的嘤嘤之态。

很奇怪的是,没有看见容华夫人。

“这肩上的红梅,却是别致的很。”隋炀帝忽然开口。

“哦?这是东陵画的。”

“人人都只在面上做梅花妆,也只有你,心思多。若不是湿了孔雀,朕又哪里看得见这好梅。”

“梅?”我心思一恍然,兴致勃勃道,“离苑的梅倒是很好的。”

“离苑?”隋炀帝恍恍惚惚的重复了一遍,思绪回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欲打扰,却很喜欢他沉迷的神情。

误入桃源,反被花迷。

“皇上……”福公公轻轻唤了一声,他才眸光一震,惊醒过来。

“该上百戏了。”

隋炀帝略一点头。

春节联欢晚会,正宗的隋朝版,开演了。

胡旋舞,绿腰舞,字舞,花舞………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舞蹈,我仔细看了,各类的动作倒也记了个大概。更叫我感兴趣的是她们的服饰,短短长长,金金银银,花花草草,就像一场民族服装秀,叫人眼花缭乱。

最绝的舞是两个人撑着一根竹竿,两端各一个舞女,边舞边行,相遇时腾跃而过。

看着她们像玩体操一样,我不由的自惭形秽,瞧瞧人家,那可不是轻功啊。

魔术师口喷火焰,舞出长龙。

几个妃子吓得花容失色,只有我,兴奋的直想拍桌子。

逆风如解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