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插曲

  



他到的地方,我很确定是,监狱。

我的感觉只有一字之差,就是,炼狱。

空气中的气息叫人作呕,有被撕裂的血腥,浑浊的霉味。那种很沉很沉的黑暗压下来,几近窒息的绝望,仿佛永远也看不见光,看不见人间。

静的时候,只听见鞋子落在潮湿的冰一样的地,发出清晰的闷响。吵的时候,那些鬼魅一般的叫声,虚弱却搅得你的脑子快凝固了一样。

我很慌张,只用手扯着他腰间的衣服,闭着眼往前走。

很熟悉的动作,我每次去鬼屋都是一样的。每次都会固执的进去,但每次都不会看的。如果听不到就更好了。

“如果,你怕的话……….”

他一定感觉到了我的几乎可笑的恐惧。

“快走,别废话。”

他又轻笑了一下。可恶。

“到了。”手,还是扯着的。

“二公子。”牢里的人倒是很平静,语气中,没有惊喜,抑或感激。他知道他会来吗?“天下大乱,没有汉高祖,光武帝之才,难以平定。”

很好,很直接,一语中的,也不拐弯抹角。

现在,将要商讨的,就是所谓的大事吧?

“只有庸人才对现实绝望。”他一如既往的自信。甚至是自负。

“现下,各地起义者数以万计。如有众望所归者挺身而出,妥加利用,取得天下易如反掌。就是百姓中的豪杰也有十来万,尊公手中也有几万。就凭这些,乘虚入关,号令四方,帝业可成。”

说的到容易,你以为打天下就靠嘴皮子?你想的到的,别人未必想不到。古代的文人,就是话好,说的头头是道,一套一套的,分析形势那个透彻,但真的打起仗来。有些话就是废的。天花乱坠有什么用。

哪个谋士不说的容易?又有哪个将士打得容易?

不过,他很高兴,那番话应该是合了他的心意。

终于出来了!我总算知道为什么里面出来的人为什么要叫着:“重新做人。”

在里面呆着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还不肯放手?我的衣服怕是要破的要扔了。”

我脸上一热,忙松了手。一看手已经湿了。

明明就不想在他面前出丑,可是偏偏越不想就越出丑。

“走吧。”

我立刻下意识的跳开几米。

“这次,我打死也不跟你走了。”我轻巧的脚尖打地。“有本事,”我斜低着头,有点挑衅的妩媚,只把眼睛朝他笑笑,“你能捉住我。”

“你说的?”

“自然。”

“别对自己太自信。”

“这正是我要说的。”

他露出猎人高傲而好笑的样子,饶有趣味的看着我,缓缓的用右手在左手的袖子上来回摩挲。

呵,等着瞧。

下一秒,我已逃了。

这是多么有趣的一幕,我在逃,他在追。

两只白翼的蝴蝶,回转飞落,如光影起伏,瞬间的闪现湮灭。

对啊,轻功要有人追才有意思。否则整天一个人在竹林里,穿来穿去,再厉害也没劲儿。这回我可是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说实话,他的轻功也算头等,只可惜,遇到的是我。

老伯伯真够意思,给我的轻功果然是天下无敌。

正想着,竟然兜兜转转到了一丛竹林,颜色是不如那片绿玉竹林的,不过毕竟也还清涩可爱。

脚攀着竹竿,借力上去了。单脚立在竹顶,背着手,只朝他笑笑:“还玩吗?不用费劲了,你追不上我的。别的我不敢说,轻功,天底下是绝没有对手的。”

风吹起耳边几缕碎发,模糊了视线。

随意的侧了脸,头发随风顺到耳后。

“未必。”

就在这时,他忽的冲上来,腾起一络青色的烟尘,手眼看着就要碰到我的脚。

忙跃到另一根细竹,脚下快点,顺着竹的纹路滑在地上。

抬头朝他笑笑,呵,跟我玩阴的,玩的过我吗?

回身想走,只听得上面传来一声压抑的叫声,还未回神,已经听的“砰”的落地声。他就有些突兀的整个身子翻落下来。

慌忙几步向前:“怎么了?”

他一下扯住我的手。

不对,正想逃开,手已经半分也动弹不得。

他埋着的脸抬起来,狡黠的目光,像个孩子似的得意。

我生气也来不及了。只是问他:“有没有伤到?也亏你想的出这种法子。”

他有些好笑的看看我:“你倒不生气?”

“输了就是输了,况且兵不厌诈,我没防备,是活该。”

他有点惊有点喜。敛眉瞅我。

嘴上说的好,其实心里还是不平。如是技不如人也就罢了。这回我竟在阴谋小计上败了。不过,再耗下去对我的确没有好处。我的体力不如他,耗久了……

最最关键的是…….

“那个,我们在走之前,先去一个地方好不?”我像被捉住的猎物,撒娇的看啊看。

“哪里?”他没太大动静,只抬了抬眼皮。

“嗯,我们从早上出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我一直都想说,我很饿啊。”

他“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况且我都几顿了。你都不会体谅一下我啊。见了这个又见那个。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他很随意的拂开纤尘,绅士的站起来,仿佛摔倒也是一种高贵,低着身子到和我同样的高度。嘴角一勾:“原来你闹了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

我点点头,他拉起我就往前走。

这回该去吃饭了吧?

他回过头貌似很神秘的说:“其实,如果你不闹腾的话,我们刚刚本来就是要去吃饭的。”

我唯一的念头,先把神仙伯伯掐死,再顺带掐死我自己。

古代的酒楼,贴金彩画,也精致的像一件艺术品。

他原本要一间单间,我连忙把他扯到窗边的位置坐下。

“坐在这里,就好。里面只看见你,有什么意思?这里可以看风景,多有意思。”

“只怕看见不想看的风景。”

什么啊。这个人,天生就是扫兴的。

酒楼人少,不知是世道太乱,还是这酒楼太高级。毕竟看见的人,都是衣着不凡的。

菜上来了。

我不计形象,不顾后果,只是吃。

“这么急,我还想跟你讲讲这些菜呢。”

“你就别卖弄了。我觉得吃饭的时候讲什么典故最没意思。再多的废话,再奇怪的故事,再好的诗词,在吃的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听的好听,跟在嘴里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吃最重要。还有什么色香,也是废话。没色没香难道就不好吃?又不是吃香水颜料。喷了香水的颜料好吃吗?所以,还是味道最重要。只要味道好,我就不会计较太多。所以,我还是很好养的。”

他有些无可奈何:“哪来这么多话?你要写一本食经吗?”

我刚吃了几口,他忽然冒出一句:“对了。什么是香水?”

我差点没被他的话噎死:“就是,就是香粉之类的。”

看见他拿起筷子,我停了一下,傻傻的问了一句:“你也要吃吗?”

“废话。”她的回答倒跟我想的一样。

我忽然有点落寞,不可置否的笑笑:“其实男人吃过的菜,我不喜欢再碰的。”我抬起头,“你是第一个。”

起码在这里是。

明显感觉到了他筷尖的滞留,呼吸的滞留,眼神的滞留。

我继续。

我这个人,容易饿,但不容易饱。其实也不是不容易饱,只是肚子的感觉很迟钝。等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撑得胃疼了。饿的感觉消失的很快,这一阵过去了,也就不太饿了。可是不懂得节制,这是很有些摧残的。只要东西不太难吃,我就可以一直一直的吃下去。可能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在胃里砸出一个洞来,我必须要一些东西来填满。就这样一直直。

我很爱吃,却不是因为吃的。只是觉得可能有吃的就不会那么空了。起码可以把肚子填的满满的。

我几乎把桌上的荤菜都吃完了。

“你也不怕我被你吓逃跑。”

“你又不知道我饿了几天了,你家的下人自从送那份东西开始,我就在挨饿好不。”

他忽然沉默的只是看着我。

直到最后的一条鱼香肉丝夹在筷子尖,我的胃实在撑得难受。还是筷子一甩,送进嘴里。

我也不懂,为什么要强迫自己。我很奇怪。其实没有那么喜欢那些东西,但还是要吃。

这时桌上只剩一碟鱼,两蝶素菜。

他用嘴指指那些菜。

“鱼有骨头,我从来不吃的。至于素菜,你们这里实在做得太差了。我咽不下去。”

“还埋怨,这可是最好的。”

“我知道,荤菜差一点我还能接受。素菜我本来就不爱,况且最好的已经吃惯了,这里的当然吃不下去。”

“最好的吃惯了?”他又开始探寻了。

“你不要胡思乱想啦。”

“不是,我是想。”他伸出手来,滑过我的脸颊,“你好像也挺会吃的,怎么瘦成这样。”

我耳朵一热,避开他的手。“那你就派最好的厨子,每天给我烧好吃的。”

“厨子没问题,只是吃的还是节制,否则,对胃不好。”

胃向下坠了坠,我向下点了点头。

看向旁边,是一个还算可人的女孩在给客人倒茶。客人的手不规矩,她一晃,茶水洒在客人的衣服上。

那人一拍桌子,“腾”的一声站起来。

“你这丫头,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吗!”忽然又咧开嘴狞笑,“只要陪大爷玩玩,大爷我就算了。”

那女孩又只是低着头哭,嘴里说着:“对不起”又一面朝里退。

那人一把把她拽回来,力道很大。另一面要朝她灌酒。

这世上,人渣怎么这么多!

他似乎想上来拦住我,我一闪身已捉住了那姑娘的手。往外扯了扯,脚下把那人渣当作竹林里的竹子,猛踢了一阵。一个漂亮的回身落地,然后大骂:“你这人渣,分明就是你轻薄在先,无礼在后。哼。可惜烫的是你的衣服,不是你。你就是给这位好姑娘烫十次也不够。哦不,二十次。”

“扑哧”先就是这位姑娘笑了。一看我瞧她,立刻红了脸,眼神飞过一边去。

“哪来的小白脸,老子来教训教训你。”

老子?我还庄子。孟子,加孔子呢。

我甩开姑娘的手,就躲,然后是躲躲躲。

眼光一闪,发现和那个家伙一桌的都已经站起来要收拾我了。

再看他,还在桌边悠闲的喝着茶。

看来,没学武也有坏处,除了躲,我倒是什么也不会。

那个姑娘,除了“公子小心”,也倒是什么都不会。

我忽然想到,既然你今天对我耍诈,我也要讨回来的。呵呵。

“啊…….”我发出一声很痛的叫声,尾音都有嘶哑的感觉。我真佩服自己,演戏都可以演这么像,比那个家伙早上的好多了。很自然的往他的方向落。他的眉头皱了一下,看看我。然后,出手。

三下五除二,我手里的茶还没喝一口。他的架已经打完了。正缓缓的用右手在左手的袖子上来回摩挲。

没意思啊。没意思。下次要惹厉害一点的人,架才打得痛快。像这样,实在有损英明。竟跟这两个家伙动手。

一边得意,一边喝茶。

他一把按住我的茶杯:“还喝?还不走?”

又被他往外扯,我愤愤不平:“茶,茶还没喝。”

他把银子抛出一条很美的弧线,我傻愣愣的看着银线:“茶,也是要钱的嘛。”

他两手一端我的肩膀:“就知道你会闯祸。”

“还好你没有见死不救。你功夫好好哦。”

赞美的话,总是有人要听的。

‘你啊,“他的声音,有点宠溺,有点无可奈何。

随即他又严肃起来,“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想的会不会太简单?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出头,那个姑娘会怎么样?”

的确,我只顾着出头,当一回英雄,救一回美,却没想到……….

立刻回了身:“我们回去。”

“你要………”

“你们府里也不多这一个丫鬟吧?”

“傻丫头,就知道你。”他的右臂环过我的肩膀,扯我继续朝前走。

路人看来该是两个好兄弟。我却被他环的浑身不自在。

“干嘛?”

“我已经叫人把那姑娘买下给你做丫鬟了。”

怎么说呢?感动?太俗的感动。心里很高兴,胃里很暖和。轻轻的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一根一根的扣在自己的左手上。

“又是第一次吗?”我以为他在看手的时候,他已经在看我了。

笑而不答。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往集市走,停了:“不用在外面闲逛了,今天晚上你应该有事要办吧?逛街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你怎么样也要几套衣服的吧?”

想想也对,虽然很喜欢身上的衣服,但衣服当然是越多越好。

女人永远只会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够多。

可惜我现在的身份是,男人。

进了店铺,我连眼睛都不敢朝女装的地方瞄,真怕看一眼就舍不得走啊。毕竟以前想过要去古代旅游的唯一理由,就是好看的衣服和首饰,那个美啊,是女的看了,估计没有不心动的。你敢说现在有这麽多美女的穿越,不是为了这些身外物?虽说很多自诩清高的人,对这些是不屑一顾,可凡是懂得愉悦自己的女人,是可以把这些物质享受提高到精神的。美丽了的不仅仅是身体。

不过现在,等哪天谁惹我不高兴了,我就马上变回女的。把这里喜欢的所有东西都买下来。还要花那个人的钱。我吓不死你们吓死你们。吓不死也花死你。

其实古代男子的服饰还是不差的。这里大多都是长袍,只是款式没什么心意,只是颜色多一些。连同一种颜色都要分出由浓到淡的几种,更不用说各种花色杂交的情况。你知道一共有几种白色吗?反正我是打死都不知道。

挑的素色居多,这是一贯喜欢的。浓烈的颜色也不是不喜欢,而是我总觉得凭我的姿色压不住她的气势,反倒越显得单薄,况且这种颜色,是应该偶尔拿出来,惊一惊世人的,时常穿着倒是无味呛俗,浓烈有它自身的惊艳绝伦,只可惜,穿差了,是很容易俗的。

出来的痕迹,像购物狂逃离香港一样。

昨天晚上想的,吃的,穿的,都已经齐了。什么叫心想事成啊。



插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