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阿芮的计划(一)

  潋水走后,阿芮看着斗室的火把发呆。自己是怎么,轻易地说出那种话呢,自己是怎么狠下心来,叫她从他的身边离开的呢。他每天除了查安陵王的事,脑中浮现的,就是她的样子,哪怕听见别人说安陵王必然是要和她成亲的,也抵不过他每日就像习惯一般的想起她。今天看见她急忙解释的表情,心中既好气又好笑,很轻易地原谅她,相信她,这就是自己在她面前的状态。然而就在刚才,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血没有肉的木偶,被人操控着一般,只要有悖于计划,就什么都不顾。阿芮,你是在怎么了?他摸着胸膛左边的位置,暗自想到,一切都开始变得不正常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他不敢久留,只好顺着原来在竹林里找到的一条路原路回去。

竹林里,回荡着幽幽的琴声。是安陵王。他心中暗想不妙,往旁边的灌木丛里一钻,听得安陵王唤几个侍女说:“把前几天炼好的丹药拿来。”只见几个侍女捧着一个镶着珠子的锦盒,只见安陵王几乎是一把把锦盒里所有的丹药塞进嘴里,饕餮的样子令瞠目结舌。这丛林深处,又到底有什么呢?当初他来找安陵王,只是从各种师父老早安插在安陵城中的线人那里听到安陵王把一个巨大的秘密藏在竹林深处,所以拿来当做把柄试探他,而如今他有所察觉,安陵王的秘密,不仅仅只有那一方斗室那么简单,而是整个安陵府,似乎处处都是玄机,而他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呢?阿芮想着,只听安陵王一曲完毕,对旁边的侍从说:“看紧那个叫潋水的丫头,别让她乱跑。”眼里哪里有什么温存,阿芮知道,那是安陵王的真正面目吧,潋水对于他,只是一个小卒而已。他想起那个女孩满眼泪水地说了一个好字,她估计也是觉得他不近人情,想要通过她来麻痹安陵王吧。阿芮叹了口气,安陵王也起身抱琴离开了。于是他从灌木丛里出来,一步一步地往竹林深处走去。

正值秋天,他的双脚走着,声音沙沙作响,恍如少女的悲泣。他想起潋水,最近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地不同,就像被整个计划吞噬了一般,已然没有了人的情感了,他和潋水经历过的一切,已经以一种不可思议地速度从他的脑海里褪下原本的斑斓,他觉得自己要渐渐地忘了她了。他督促自己要赶紧完成这件事,然后回到瑶山,说不准能找到变化的原因。

竹林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并不大的房子。就像被废弃了一般,乍一看应该是从前的土地庙什么的。估计是原本安陵王的父亲把原本的土地神请到新的庙宇,自己在这里建立了这座宅子吧。可是这座废弃了的神庙,又藏着什么呢?当时自己提到这竹林深处的时候,安陵王给人的感觉明显是慌张了,虽然随即恢复了冷静,但却也难掩内心的害怕。这房子一定不简单。阿芮进去,这座废弃的庙宇布满了蜘蛛网,原本放神像的地方空空如也,不过庙宇原本的挂饰什么的都没有取下。下午的阳光透过不大的窗棂照进来,在地上画出很多不同的影子。阿芮环顾四周,显然,这些蜘蛛网都是故意留在这里的,照安陵王喜欢四处整洁寂静的环境的性格,叫一两个家里的仆人打扫好这里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那么是要掩饰什么吗?她仔细观察了下,发现其他地方虽然都有蜘蛛网,但是放贡品的桌子的后面却异常干净,肯定是常常有人出入才会这样的。他看见一尊麒麟的雕像,他把手缓缓地放在上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他拿手在麒麟上抚摸,碰到麒麟眼睛的一瞬间,麒麟快速地滑动,在地上就像拉开了一条口子,一条地道缓缓地呈现在眼前。

地道下面的温度和上面的秋凉很不一样,似乎灼热的能够燃烧人的肌肤。阿芮顺着地道下去,又是一个小房间,巨大的炼丹炉在狭小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炼丹炉四周倒是空空荡荡,他看见角落里蜷缩着一位长须的老人,显然是被囚禁在这里一般。阿芮过去他身边,他睁眼看了眼阿芮说道:“刚刚不是刚把药给送过去吗?这次来又有何贵干。”“大伯,这里是炼丹的吗?”阿芮问道。“你是什么人?难道不是安陵王那个怪物身边的人?”那人直起身子开始正眼看他。“是不相瞒,我刚刚来到这安陵府,初来乍到的不知道误闯进来的。”阿芮想了想说。“果然还是那个老怪物身边的人,没一个好东西。”他翻了下身子,继续闭上眼睛。“老伯。”阿芮拍了拍他。“看起来你是被安陵王关在这里的?”老人并没有回答。“老伯,如果你肯帮我的话,我想我说不定能把你弄出去。”那老人回头,阿芮竟看到他满是皱纹的眼角隐约有着泪水。“小兄弟,你说话算数吗?”“老伯,只要我能帮到的,我尽全力。”他握了握那老人的手,温和地说道。

阿芮的计划(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