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牧朗的秘密(二)

  潋水自己泡了一壶茶,在袅袅的烟雾里。她觉得是时候开始想一想她,阿芮,牧朗,在短短这几天内发生的事了,她是时候把自己的心坚定,离开或者留下,已经是一个需要立刻做的决定了。就在完全混乱而又令人压抑的气氛里,她望见墙壁上的那副古画,竟在微微地抖动。有风?她暗暗猜测,可是她刚刚想要静一静的时候,已经把门窗完全关上了啊,况且就算是门缝里来的风,也不会将画往背离墙壁的方向吹啊。

画后面,是什么呢?潋水的好奇心让她暂时忘了一切,只是没有踌躇地往那幅画走去。

她自搬来起,就注意过那幅画,画的是一位老者在松树下闭目冥想,颇有些道家仙风道骨的意味。每次看到那幅画她就会想起阿芮用道术变成各种东西的好笑场景,所以自然也是每天会多看几眼的。今天也是一样,她想着事情就不自觉地盯着那幅画看,才发现画后面好像有风。

她掀起那幅画,后面的墙壁有缝隙,若不是仔细看,怎么也不会发现这灰砖墙壁竟有一道暗门。

这样一道门,好像会通向一个位置的过去还是将来,惹得人不得不三思。安陵王的府邸应该错综复杂,如果进去了说不准根本记不得来时的路,到时候要是碰坏了什么,说不准连阿芮都要被撵出去。想到这里,潋水推门的手在那一刻顿住了。

她收回手,转而到床上躺下,却在这白昼的光线里怎么也睡不着,焦躁感袭来。她想起小时候想看母亲首饰盒里的首饰,自己也是害怕母亲责骂,后来还是拉着阿芮偷偷把母亲的首饰拿出来戴在手上,在镜前欢快地像只刚出笼的鸟一般,最后免不了被母亲一顿责骂,心里却就像吃了蜜一般。也许自己终究抵不过好奇心,她叹了口气,一屁股坐起来,走到门前推开了门。

前面是一条幽长漆黑的自家修成的暗道,黑得没有一丝光线。她一个人往前靠着墙根摸索着,但却像手中抓着虚无的空气,不知前方到底会不会突然地走到尽头。灰砖做成的暗门在背后徐徐关上,她有些紧张和忐忑,但却发现自己的性格,逼着自己坚定无比地走下去。突然左边的手扑了个空,她踉跄了下,原来仅仅是一个需要拐弯的路口,她转了个圈,这次路的尽头不像刚才,而是有了洞天的火光。她心中暗想果然这尽头应该有着安陵王宅邸里不为所知的秘密吧,一面放慢了脚步慢慢移过去。突然她听得一声低低的怒吼,声音在经过曲折的回荡很快消弭不见。她自小便在山间游走,自然明白这是什么,能够发出这种低低的在喉中徘徊的吼声的,明显是一只体型相对巨大的猛兽才对,而且,显然是饿的不行,才会略有挣扎地喊叫。她悄悄把头往这斗室里一探,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在她的身后,一双手伸过来,蒙住了她的嘴巴。

牧朗的秘密(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