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恢复

  醒过来的时候,潋水觉得一切都是暖洋洋的。四周的阳光很好,透过窗棂,是秋天天高气爽的微风和桂花的清香。她有点恍惚,也许过不了多久,牧朗哥哥应该会趁着母亲在做晨炊的时候偷偷溜进她的房间,把她挠醒然后跟她说山的哪一边果子已熟。她就这样子昏昏沉沉地想着,不知不觉又睡去,醒来已是暮色时分,她看见夕阳将一切染成了金色,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这是何时。牧朗哥哥没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她静静躺着,看着自己的手,手上还有一个很深很深的牙印。刚刚想的,是一场梦吧,多年前的所有习以为常,到了现在只是每一个璀璨的梦才有的内容。她觉得一切都生疏而高远,过了许久,记忆才一点一点的,就像一张慢慢摊开的白纸,铺开的速度缓慢,但终于完全呈现在脑海里。她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是阿芮。他去哪了。她环顾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墙面洁白,空气里有着温润的药香,另一边的窗子下有一个用来煎药的陶罐子,一只筷子斜斜地插着。这是哪?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因为看不见阿芮,恐惧慢慢的涌上来,她记得闭眼前那个满身是血的少年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忧和心痛。阿芮怎么了,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会不会出事,她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别多想,但不断衍生的想法却让她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胆怯。“阿芮。”她叫了一声,太久没发声的喉咙发出一声嘶哑的如同摔烂了的琴一般的声音,然而没有人回答她,四周太寂静,静得好像这个世界只有她自己一人似的。她慢慢移动身子,虽然还是很虚弱,但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她要看见那个少年才会安心。她从床下下来,腿一软,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她看见那个她刚刚奋力寻找的人,端着一碗满满的药出现在他跟前。

他看见她摔在地上,长发散着,身体因为羸弱不断颤抖,终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急忙把药放在一旁,一下子把她从地上抱起,轻轻让她坐到床上,慢慢拍着她的背。“你怎么下来了,躺着多好。”他端了把椅子坐到她的床边,她稍微平静下来以后,他望见她眼角还未干的泪痕,“怎么了?”他刚问出口,一个拥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临,他只感到胸口一震,耳根都开始发烫了,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开始酥软下来。“你去哪了?”那个抱着她的少女几乎是嚎啕大哭地问出这句话。“我以为你丢下我走了,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为什么不在我旁边,你不知道我很害怕吗?”她涨红了脸,断断续续哽咽地说出这些话。这边的阿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脑子里混混的,就像灌了什么柔软的水一样,身体里涌起暖流,他的手不自觉地也环上她说:“别怕,我这不是在吗?小姑娘家就是爱哭,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你这样子跟哭丧一样不是咒我吗?”“呸,呸,呸,你再瞎说试试。”潋水急忙啐了一口,放开了他,才知道自己刚刚一时心急原来抱他抱得那么紧,顿时红霞攀上两颊。两个人对视才知尴尬,半晌还是阿芮打破沉默说:“你好好休息,我一直在隔壁房,药煎好了好好喝下去别凉了。”刚想起身,一双纤细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袖,“别走,陪我说会话吧。”阿芮回头看见这个女子,脸都变得通红了,长发披下来遮住了大半,但还是倔强的抓住他,尽管害羞还是说出自己的心声。他淡淡一笑,转身坐下,端起旁边的药,吹凉了送到她嘴里,说:“我不走,哪也不去,在这陪你。觉得好多了吗?”潋水点点头,转而问他:“你呢,都受了这么重的伤,是怎么把我送到这里的?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好啦,大小姐,你就先喝了这药,我什么都告诉你。”

一碗苦药下肚,潋水的表情也不好看,阿芮掏出一包用纸包着的东西,在里面取出一块冰糖,塞进潋水的嘴里,“不苦了吧?”他笑着问。“一看就知道你不喜欢喝,早就准备好了的。”他解释道。潋水看着这样的他,这几日一路劳顿,他几乎是处处把她放在第一位,什么都是尽力为她做好。也许就是这样,她忘了她是第一次这样子孤身一人离开家走得这么遥远,忘了她现在没有任何家人在身边,甚至连那些在府里常常做的噩梦都消失不见了,她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没有百无聊赖的后院深居,而是每日看见广阔的天空和阳光,鼻息之处尽是清新的空气。

“想知道那天我怎么把你这丫头抱回来的吗?”阿芮把碗往旁边一搁,说道。潋水摇摇头,那时候她晕得跟一滩烂泥似的,现在唯一能记起来的事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朵旁边呼唤她,可是喉咙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几乎可以说是一片空白的记忆,只有好像一路的颠簸和一双始终搂她在怀里的手臂。“看来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阿芮有些失望,“我可是把你从阎王爷那拉回来的人,居然这么没良心。”他小声说了句。“好啦,说吧,你讲了我才会知道你怎么救了我啊,然后呢,你的大恩大德我肯定没齿难忘。”潋水爽快地说。“可说好了啊,这辈子都要记得我是你的大恩人。”他孩子气地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潋水也被他逗笑了,身上好像也不疼了,她换了个姿势盘腿坐在床上,将长发抚到一边,一张剔透的脸写着所有的期待。

“那天啊,那条青蛇被你迷了眼睛之后又被你的刺到,没几下就撑不住了。不过那条赤色的巨蟒虽被我砍到了七寸,却并没有死。但显然伤到了要害,几乎无力动弹。没多久居然想逃跑,我自然是不放,追到店后的护城河旁,本想一下子把他的头砍下,没想到这蛇一下子化成人形,瘸了脚以及满身血迹,求我放一条生路。说自己也是受人之托,妻子已死已是悲痛之事,这下再不敢害人,会乖乖回山。我问他谁要害我们,他刚吐出”扶摇“二字,一只巨大的老鹰就俯冲下来将他吞入肚中。我怕你出什么事,就急匆匆回去,把你抱到这件药铺,老板娘把这两间房让给我们小住,你已昏迷了五日了,郎中说你差点就无力回天了,今天醒了真是太好了。”阿芮说着这些事,风轻云淡的语气,好像是说很久以前的事,也没有提他受了什么伤,到底有没有事,就说要出去帮帮老板娘,就离开了房间。

恢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