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绿妖姐姐(一)

  看见安陵王呆呆伫立的背影,阿芮忍不住仔细地观察潋水的表情。她看起来无恙,只是握着簪子的手拽得更紧,努力地低着头不让人看见她的表情。“你……没事吧。”阿芮忍不住低低问了她一句,“嗯。”她简单地说了一句。却走着走着,眼泪打在绣花鞋上面。

阿芮看着她这样,拉着她的手进了旁边的一家酒楼,“来,喝一杯,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了。”他要了一壶酒给她斟满,这样说。

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杯又一杯地喝,阿芮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什么。安陵王,在她心上的地位应该是无人能及的,她的整个童年都在浸润在他的怀抱里。而自己,只是她生命里一个匆匆闯入的过客,于她或许远不如安陵王给的一支银簪吧。他觉得入夜的空气是如此的刺骨,一瞬间他想起从前一次掉在冰窖里,那时候也尚还年幼的绿妖救不起他,只得把他一个人丢下去叫人。他在那一刻和现在的感觉很像,周围的空气就像神灵哈着冷气,他一个人绝望又无助。现在他仿佛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说,不要随便地感情用事,不要随便觉得自己在别人的心里有多重要,因为现实能够告诉你让你失望的,仅仅只有一秒钟。

“好了,别喝了。”他夺过潋水的水杯,“我们走吧。”他架起她。然而她甩开他的手。“你告诉我。”她踉跄着。“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她含糊不清地嘟哝着。“你们怎么都那么复杂,你们都顶着各种名号,你们动不动就计划,任务,我到底在你们心里是什么。绊脚石?垫脚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的眼里噙着泪水,眼神里透着很深很沉的悲伤,宛如一块沉淀了千年的玉石,让人捉摸不透。

阿芮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师父交代的任务,说过不能告诉第二个人,况且安陵王在潋水的心目中的地位如此重要,说出来也并不是好事。阿芮看着她因为酒变红的脸温柔地说:“今天,不要想别的了,我跟你说说我姐姐绿妖的事吧,你上次不是缠着我讲吗?”潋水在朦胧的泪光中看见他的脸,她知道他跟她说绿妖的事,意味着他对她有多大的信任,绿妖,一直是他心里的一道伤口,她见过他背着她偷偷抹眼泪的样子。姐弟情深,这几天他总是强忍着很多的悲伤逗她笑,让她放松下来,可他自己呢?

她点点头,接着酒劲,她终于有勇气靠在他的肩膀上,就像走了很久的山路,突然找到了一个歇脚的地方一样,她觉得很温暖很安全,因为哭泣而疲软的身体,也一下子好了很多。阿芮的声音伴着安陵城晚间的清风,显得柔和而动听。

“我的师父,是扶摇山上一个隐居的道士,不过确是当今圣上都要敬他三分的道士。还有与其说是师父,其实对于我和绿妖,可以说是父亲一般的存在。我从有记忆开始,就是在绿妖和师父身边,我不知道我的爹和我娘是谁,只知道师父说我是在一个下雪天被送到门口的。姐姐绿妖是师父用藤蔓化成的精,身上有好闻的青草香味,不过也不是什么法术大的大仙,只是会一些变东西的小把戏而已。绿妖十三岁那年,我和她在道观外的林子里玩,因为绿妖的本身是藤蔓,所以她对林子,植物的感情是很深的,我们常常在春天的时候就来这片开满桃花的林子里玩。现在想想,要是那天不是十岁的我吵着要出去摘花,绿妖就不会遇见狐妖白洛,或许也不会死吧。”阿芮说到这里声音低了很多,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不是的,阿芮。”肩膀上的潋水轻轻地说:“不是你的错。有些事我虽然不能笃定,但是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七情六欲,是因为有心,有爱别人的能力,这样才是有血有肉的人。我想,如果绿妖姐姐没有碰见白洛,那么她这辈子就只是你师父通过藤蔓创造的一个女子,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妖精罢了。虽然结局不好,但是我相信,绿妖姐姐是幸福过的,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两情相悦,是人间最快活的事了。”潋水说着眼睛不自觉地看着阿芮的侧脸,正赶上他也转过头来,四目交接之处,两人都一下子涨红了脸别过面去。

顿了一会儿还是阿芮打破了沉默,说:“刚刚说到哪了,一打岔就忘了。”潋水道:“讲到你们去林子玩遇见白洛了。”“嗯。”阿芮点点头接着说:“那年春天桃花开得很盛,我和绿妖带了小篮子去,准备多摘点顺便給师父酿桃花酒用。然后就看见一只白色的小狐狸,满身是血的从林子里窜出来,我自然是吓了一跳,尾随着追出一群更大点的狐狸,小狐狸显然是被它们咬伤的,加上本身就很瘦弱的样子,眼看着就要被它们追到了。那种情形下我早就六神无主了,绿妖倒是比较镇定,她扬起手,才轻轻地挥动几下,就在那一群狐狸面前构成了一道用藤蔓形成的犹如屏风一样的巨大屏障,我虽然知道师父常教绿妖一些防身的法术,因为绿妖是女孩子,又长得漂亮,师父说宫里的一些小道士常常眼睛在绿妖的身上扫来扫去,他不放心就一有空就教她,但是不知道绿妖已经练到这种炉火纯青信手拈来的地步了。小狐狸和我们就这样和那群狐狸分开了,那屏障就像一堵墙,几只狐狸吃痛了后估计就悻悻地回去了,我和绿妖抱着小狐狸进了道观,找了些药把小狐狸包扎起来。用温水给它洗了澡,那晚绿妖坚持抱着狐狸睡觉,她用手轻轻地拍着小狐狸,这只白色的小狐狸很快就停止了哀号睡着了,过了几天这只狐狸的元气显然恢复了。那天绿妖又去采桃花,狐狸就跟着去,我因为被师父逼着练功就没有同去。后来绿妖告诉我,那天她和小狐狸进了桃花林,小狐狸就幻化成一个白衣的英俊少年,她几乎是愣住了,那狐狸告诉她,自己的法术不够强,因为还未成年的缘故,自己只是偶尔会变成人的样子。皮毛白色的他在一堆红狐狸中属于异类,常常被追着咬,上次幸亏她出手,不然那天就小命难保了。今天特地想跟姑娘道谢的。绿妖有一次无意中跟我提起当年第一次看见白洛变成人的样子,可以用惊艳两个字吧,她从来就没有见过世间有这么可以用美形容的男子,你也见过,想必也知道。”听到这里,潋水响起了洞房的花烛之下,白洛那张可以说是足以蛊惑众生的脸,是啊,世间所有的女子,恐怕都难以抵御这么英俊不可方物的男子吧。潋水点点头,阿芮就接着说:“白洛道过谢以后,就说要回林子里住,但是绿妖不肯,她说白洛如果再回去肯定会被一群狐狸咬死,他还没有成年,所以没有什么躲避的法术,定然凶多吉少。于是就在那天,我的姐姐绿妖为这只叫白洛的狐妖改了一间用藤蔓做成的藤屋,这座藤屋因为布了我姐姐的法术,所以一般的动物和人是看不见的,只有那些有道术和法术的人才能看见,我因为自小跟着师父学习道术,所以也能看见。就这样,我们过了八年,这八年,是绿妖过得最幸福的八年,白洛的法术随着逐渐的成长日益强大,后来基本上只要他想,就可以一直维持人的样子,只有到了需要攻击别人的时候,才会变成狐狸的样子。这八年,我的姐姐,从一个不懂事的十三岁的小姑娘,变成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她亭亭玉立,容颜更是美丽,只要是男人,看到她都会两眼发直迈不动脚步。但是绿妖几乎是和白洛整天呆在一起,我的师父也知道她和白洛的相恋,却也从来没有表明过明确的态度。扶摇上的山下有一块平原,姐姐常常会和白洛在那里月下喝酒唱歌,他们几乎从未争吵,过着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子。直到三年前,我的师父出去云游,可是奇怪的是,这一次云游,平时师父最喜欢的鸟儿也没有飞回来给我们通报师父的情况,就这样几乎过了半年,我们都狠狠地揪着心过了这半年,有一天深夜师父突然回来了,表情阴郁,就像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一样,从此他总是深居简出,从前他总是会教我他的道术,可从他回来的那天起,他就几乎没有见过我,绿妖也是,他叫人建了一座简单的府邸,让绿妖自己造一些能供她差遣的小丫鬟进去住,从此就没见过她,更不会像从前一样老是说‘颦儿,拿点酒。’他甚至请了能工巧匠把他的房间的屋檐都做成特别的样式,即使是白天,阳光也难以照进来。每次吃饭,也是差别人送到房间门口,知道仆人们都散去才会出来把饭拿进去,听别人说他常常深夜也在读书,不知道在研究什么,所以几乎可以说,我的师父,从那以后就从以前那个有点可爱的老头,变成了一个古怪行踪不定的可怕的人。

绿妖姐姐(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