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城郊

  不知飞了多久,灵山雀一个俯冲,潋水一下子惊醒,转眼便停在高耸的古塔之下,阿芮熟练地从雀背上跳下,留下潋水一个人发呆。阿芮一转身,看见发呆的少女,一丝笑意挂在嘴角,他伸出手,摆在潋水眼前,“潋水夫人,赏个脸下来吧。”潋水看见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暗笑自己自己是多心了,她不下来,是怕这个少年丢下她一人,而现在她似乎知道了,有这样温柔声音的人,怎么会把自己一个人丢下呢。她把手安心地放到少年的手心,然后从雀背上跳下。

潋水不会知道,在她身后,是一轮初升的骄阳,此时她的脸庞,在血红色的嫁衣的映衬之下,有着无与伦比地使人心动的光芒。阿芮抬头望见这样的光景,突然想起这个女孩,或许本来可以平平常常地披着嫁衣,嫁给平常的人家,让一个人独享她的美丽,而不是在洞房花烛夜看见丈夫抱着别人在一片火海中丧生吧。阿芮感到了一丝心痛,也许这个女孩坚强的背后,是一层最脆弱的,最柔软的本真吧。

潋水和阿芮并肩走在这座古城的街道上,周围是林立的商铺,潋水换下了大红的喜袍,换上一身男装,这倒是阿芮的主意,扮成男子更容易出入人群,也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填饱了肚子便来到了城郊,阿芮告诉她,今夜恐怕会有人来找他,客栈是不能住了,只好在这里扎营了。

“看来你仇人很多嘛。”潋水笑着说,那个小虎牙仿佛也藏在嘴边窃笑。阿芮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为了谁,我姐夫才会派人来。”潋水突然想到白洛和绿妖。一大串疑惑挂在她心里,“阿芮,你给我说说绿妖的事吧,不过她还有个名字叫颦儿吧?”阿芮此时正咬着一根稻谷,在小河边望着天空,灵山雀好像是累了,在一旁的草丛中闭目。正值秋天,远处的田垄已有稻香,清新的空气里,有秋天独有的一种味道。

“不说,我要睡一觉,连夜赶路可累死我了。”阿芮闭上眼睛。潋水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从不远处的草丛中折了一根狗尾草,在阿芮的鼻下轻轻拂动。阿芮打了一个喷嚏后就一个激灵爬了起来,他望着潋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连惊扰了好梦后的生气和不满都抛到了九霄云外。“阿芮!你不说我就痒死你。”潋水不甘示弱,拿着狗尾草在阿芮所有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划动。“哈哈哈哈……”阿芮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好吧,姑奶奶,等晚上我就给你讲姐姐的事。现在我去洗个澡。”潋水的脸蛋变得通红。“洗澡”两个字让她抬不起头来。阿芮望着那张一下子羞涩起来的脸庞,又打量了一下潋水的男子装扮。故意指着不远处的河流说:“我就在那里洗澡,潋水公子,你如果要一起来,也无妨。”“好你个阿芮!”潋水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她扯着阿芮的耳朵,在他耳边大吼:“你就自己享受去吧,我不奉陪!”阿芮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心中突然像开了朵花,多久没那么开心过了呢,他问自己。

其实去集市的时候,阿芮早已经买了件青色的男装给自己,和原来盗宝者的服装不同,这件衣服敛去了些许的锐气,凭空多了些书生才有的从容和优雅。而潋水在等得最无聊的时候一抬头,洗完澡换上新衣服的阿芮站在眼前,简单束起的乌黑的头发,就像一幅山野间最美丽的图画,长长的睫毛,在脸庞上扫下一小片阴影,然而双眼却藏着笑意望向自己。潋水惊呆了。

阿芮显然对自己很满意,学着儒生的样子,将一把折扇打开轻轻扇着,潋水看着她的样子,知道自己一夸的话他就更了不得,就指着他轻声笑道:“腐儒。”阿芮装作没听见,慢慢踱到潋水眼前,悠悠地说:“明天,我们拾掇拾掇去谋份差事。再不干活就真的要饿死了。”潋水上上下下把阿芮看了一便,说:“原来道士也要靠自己谋差事。你那变大变小的功夫也可以当杂耍赚钱不是?”阿芮只好无奈地摇摇头作罢,当初师傅教他这道术时可没告诉他可以当杂耍使。说到师傅,他交代的那件大事自己还没动半分,这几个月忙着照顾绿妖姐姐,自己几乎已将安陵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潋水看着阿芮像是想起什么,不忍心打扰,便说:“我去那边拣些木柴。”灵山雀这时也醒了,拍了几下翅膀,就飞去觅食了。

潋水走后,阿芮就在河边抓河鱼。他盯着清澈的河水,思绪不知不觉便飘了出去。“得先赚些银子,毕竟想要干成那件事,要先保证自己不被饿死才对。”阿芮想着想着,看了看拾柴的少女。“潋水毕竟初次涉足人世,能干的恐怕不是很多吧。而且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吃苦怕是没有过。得让她好好呆着别乱动,自己一个人想办法。”

潋水不知不觉间已拾好了木柴。她快步跑过来,看着阿芮盯着河水发呆,有些气急败坏,“真是够笨的,抓鱼都会走神。”她朝阿芮做了个鬼脸。阿芮听见他的声音,向她挥了挥手说:“潋水,你会抓鱼吗?来帮忙。”“抓鱼嘛,很简单啊。”原来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她想都没想就答应,阿芮感到的只有意外。

潋水熟练地挽起裤腿,露出白皙的小腿。此时的她包裹在男子的服装里,显得更加娇小而瘦弱。秋天的河水已有些冰凉,阿芮望着这个在努力的女孩子,暗暗责备自己竟然喊她一起来,明明知道她的倔强,她的不甘示弱。

正想着,潋水突然大喊一声,“阿芮。”阿芮一惊,脚被旁边的青石一滑,整个人扑倒在河水里,等他勉强站起来的时候,那一种飘飘欲仙的书生模样早已不见,有的只有狼狈的落水狗形象。

“扑哧。”潋水终于忍不住想出来,“我只是叫你把你的刀借我一用。没必要那么慌张吧。又不是做了亏心事。”潋水小声地咕哝着。“你……”阿芮看着那张好看的脸,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你还说我,要不是你叫,我至于吗?”他假装生气地一瘸一拐地上了岸擦脸。潋水显然被他镇住了,改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担心地问:“没事吧?你的脚,不会崴着了吧?阿芮,你别不说话啊,阿芮!”阿芮背对着她笑起来,然而一转头,就虎着一张脸不说话。潋水愣愣的看着阿芮,停了许久,突然跑开了。

城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