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逝火重温

  “这只是其一。另外你性情平和,还是初历凶险,自然不懂得该怎么分辩。所以才由我来伏之这第一里,便是要看看当你遇到这种情况时会做出什么反应,以便在相伏中才好提点你。”应青丝说道,“当然最后才有的中毒一计。”

“不然我也不会深陷姑娘的计谋,否则姑娘在武功上也不会讨到好处的。”赵复忌回想着此前应青丝的话语,不服气的反驳着。

冰望着现下的赵复忌,摇了摇头,“你以为你真是天资聪颖,习武的奇才?莫不是看到你骨骼的弊端,我怎么又会与大师商量为你打通筋骨,疏活血脉?”说完白大哥转过身背对着赵复忌,面对着净禅大师。

“白施主所言不错。易筋经我想诸位都知晓,贫僧便是用其中「易筋洗髓」这一技,打通疏活了赵侠士身上的所有穴位,让其达到习武之最佳。”净禅大师站起了身,施着禅礼说道。

此刻在赵复忌惊讶的表情下,他又将画面追溯到与大师对战之日。其后才知晓为何大师在自己身上施出百掌,却又为何不将自己一招制服。

“人在得胜之时,必会因一时得意而沾沾自喜,果不其然啊!”冰躲开面前的几人,望着堂外的天空,语重心长的说道。

赵复忌听到冰的所言,双眼左右晃动,若有所思道:“难道……”

飘零子面带微笑,一手摸着自己的八字胡,一手搭在翘起的右腿的膝盖上,望着赵复忌。

“不错,正由你所想。”箫拍着赵复忌的肩膀说道,“我与飘兄商议,会在最后一刻,故意让他输给你。”

随着箫的言语,画面跳转回第三里桃园的最后一幕:飘零子伸出隐藏的手,三个骰子露了出来。

“呵呵,还是输了。”赵复忌听完之后苦笑道。

“为了进一步的锻炼你,光单单外在的坚强还不够的,内在的坚强是更重要的,才真正能让人成长,所以有了清雅第四里的相伏。”白大哥转过身来,望着失落的赵复忌。

“怪不得那几日清雅你都是怪怪的,原来…”赵复忌凝眉,盯着清雅。

“忌,对不起,我…我是…”清雅垂着眸,不敢与赵复忌对视。

赵复忌抚着清雅的脸庞,使之与自己对视,接着他挤出一丝古怪的微笑,道:“我不怪你,是为了我么!”

“谢谢你,忌。”清雅感动的说道。

“事后看到你一蹶不振,倒真是让我有些担心,尽管我假意气之离去,可还是不大放心,在此,还要多谢无尘道长的相助。”冰抱着拳,向无尘道长作着揖。

“不过那故事倒是真实的。”无尘道长环顾着众人说道。

赵复忌放开怀中的清雅,躲开面前的众人来至无尘道长的前面,道:“无尘前辈,那……”

“呵呵…”无尘道长捋了捋胡须,“我答应过此人,不会将此人的名字道出,赵施主就莫需多问了。”随之无尘道长将目光透过赵复忌,投到了其身后环抱双臂的箫的身上。

而此时的箫,表情滑稽不自然,有种害羞的样子掺杂其中,转瞬便消失了。

“这一切之后,我发现你成长了,功力也大幅度提升,所以我与箫商量,是该真正的让你面临一场挑战了。”冰说道。

这时候在椅子上的丈剑无虚再也坐不住了,起来大笑之后,道:“哈哈…你小子果真有两下子,游身江湖,已经很久没这么为难过了!你不错!”

“晚辈不敢!”赵复忌谦虚着。

“无虚前辈的脾气大家是知道的,虽然他故意存留实力,可是他的出手刚劲猛烈,就像饮酒一般豪爽,呵呵…无虚前辈你说我说的对吧!”箫故意挑起眉毛,戏笑着丈剑无虚。

“喂,你这小子,就是赌中了我爱酒这一点,逢时讽刺,才如此这般没大没小的!”丈剑无虚羞怯着,指着此刻面带嬉笑之意的箫。

众人看到此,顿时大笑起来。

冰停止笑容,继续道:“谁都会有迷失的时候,重要的是你的心是否也跟着迷失。我知道这时候,该是无尘道长正式与你相见的时候了!所以才有了第六里。”

冰语落,这时候一个满身花白的老者,满脸慈容,欣慰与赞赏的正望着赵复忌,不错这正是林长老。

恰巧,赵复忌也将目光投在了林长老的身上,“林老前辈,对不起,第七里我……”

“咳,没事…没事…”不等赵复忌言语完,林长老抢过话来。

“复忌你知道吗?这第七里是让我最担心的一里。”冰想此就感到后怕。

“什么事,白大哥?”赵复忌问道。

“那时婆婆与你误会在身,她是左右为难,我真料想不到她最终会以转嫁输功这种方式帮助你,这才重创了林长老,只是这危险极大,你、婆婆、林长老都是如此。”冰说道。

“是啊,幸好我即使出手击开了你,否则一刻不稳,便会促使你走火入魔。但是转嫁输功已经完成,还是……不能救下婆婆。”箫接着冰的话说道。

此刻赵复忌的眼中泛起了泪水,他强忍着眼泪,没让它从眼眶中流出来。

“尽管我与净禅大师再怎么努力,可是面临着周身枯竭的婆婆,还是…只是想说,箫有意留字条给你,是想让你以此为动力,继续走下去。”柳依温润的对赵复忌说道。

而赵复忌呢?他转过身偷偷擦试着再也忍不住流出的泪水。

第十二章 逝火重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