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雨落沉花

  赵复忌单手横着剑,划着步伐,向红粉娃面而去。

此时赵复忌已来到红粉娃面面前,横着剑像他的脖子抹去。红粉娃面及时绕转头部,最后身体一侧,让赵复忌扑了空。

极速躲到了赵复忌背后的红粉娃面,却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赵复忌用余光瞄着红粉娃面,紧接着腾空而起一个回旋踢。红粉娃面双手摊开,轻软的向后塌去,赵复忌再次扑空。

此刻赵复忌将剑插在了地上,借着力他挺起了身子,再次直奔红粉娃面要害。这次红粉娃面没有躲,提起玉箫,抵住了携带气力的赵复忌的手掌,用力一推,便抵退了赵复忌。

看到赵复忌退了两步,驻下足来,红粉娃面道:“如果你只是这样,不知道你能接下我几招。”

语落,红粉娃面疾身而去,不过眨眼就已经在赵复忌面前,逢时他击出玉箫,不断地在赵复忌脖子中环绕。赵复忌极力的躲避着。

这时,玉箫被收回红粉娃面手里,红粉娃面侧过头,不曾直视,直接握紧玉箫顶了出去。画面一转,赵复忌从地上,慢慢直起身子,嘴边溢出了一丝血渍。

赵复忌不想因此被动,随即跑动起来,中间稍停顿,腾起了身体,横着踢出了数脚。红粉娃面横过玉箫,抵着赵复忌的进攻,两人此刻匀速的划向后去。

然,稍时,只见红粉娃面空手翻转,止住了滑动的脚步,接着玉箫抛起,身手抓住了赵复忌的脚,闲手击去,击在了赵复忌的脚底,赵复忌跟着被弹了出去。

落在地上的赵复忌,调整着身体。而一边的红粉娃面头顶上的玉箫环绕过后,快速击出。感觉到危机,赵复忌抬起头,准备防御,而玉箫却已经击在了自己的腹上。

“噗”的将鲜血吐了出来,自己踉跄的落在了地上。这次好像伤的很重,莫不然赵复忌也不会半天才从地上站起。

一旁的沈香看到此,两手揉捏着,面容中也露出了担忧。光顾着赵复忌与红粉娃面的决战,却未曾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这人此刻拍了拍担忧的沈香的肩膀,沈香不情愿的转过头,一时惊讶的道:“白大侠……”

“嘘,跟我来。”白大哥拉起沈香,起身而去。

片刻落在了一个安静处。“谢谢你的证据。”白大哥说道。

沈香咬了咬嘴,道:“白大侠现下之意是在说,已经对我爹爹行动了是吗?”

“是,也许你会恨我,但我却不得不这样做。”白大哥说道。

此刻的沈府,布满了官兵,府衙大人站在门口等待着。

稍时,沈老爷慌忙的走了出来,道:“哎吆,大人这么大的场面,您看这是……”

“哼,来人,拿下!”听到大人的命令,士兵将沈老爷束缚了起来。

“大人,老夫冤枉啊,冤枉啊……”沈老爷挣扎的喊着,透露着不甘。

“自爹爹开始的那天,我便料想到了今日,只是我迟迟不忍心看到这样的结果。”沈香露出无精打采的样子。

“如此,你能理解,我便心安了。”白大哥说道。

这时,沈香问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问题,“白大侠与红粉娃面久处一起,所以红粉娃面也是一个好人对吗?”

赵复忌凭空抓过一个蹴鞠,这个蹴鞠是张善送给他的那个,所以对他来说,有了太多的意义,也希望张大哥能保佑自己。

稍时赵复忌踢出蹴鞠,那蹴鞠此刻就犹如一个火球在红粉娃面周围燃烧着,红粉娃面稳了身子,双手抬起,运功抵住着,猛提功力的刹那,蹴鞠被震开。

看到露空的赵复忌,红粉娃面忍着灼伤的双手,逢时击出一掌,不容躲开,着实的承受了一掌,可想而知,对赵复忌的打击是有多大。

一缕散开的头发,在赵复忌眼前飘荡着,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擦着嘴边的血渍。

“你赢不了的,随我吧!黄金白银任你选。”红粉娃面诱惑着。

“只死不从…啊…”赵复忌提剑而来。

红粉娃面摇了摇头,双手抬起,环绕胸前,不时看到一些桃花在他面前越聚越多,待击出后,这桃花汇聚成一把剑的形状,迎上了赵复忌手中的实剑。

纠缠片刻,红粉娃面双掌交叉一推,那桃花汇聚的剑,分开两端,躲开实剑,直击到赵复忌的两侧,一大口鲜血,再次从赵复忌的口中吐出。

此刻听到了赵复忌沉重的喘息声。

一时间,箫曲弥漫在耳边,赵复忌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失去了控制,难以忍受,恍惚不定。为了摆脱这精神力的控制,赵复忌狠下心来,拿起自己的剑,划向自己的左臂,臂上强烈的疼痛终于摆脱了这箫曲的控制。

红粉娃面忽转曲子,一些飞鸟此刻出现在了赵复忌的周围,不断琢着赵复忌的伤口之处,这真是噬血之痛。

赵复忌不断提起功力,混合着气力,囤积之后,一气呵成,施出震退了周围的百鸟。

转瞬赵复忌盘膝而坐,抛起了剑。

这剑便在赵复忌手势的控制下,不停的环绕,此刻他道:“出!”同样的剑招此刻施给了红粉娃面。

望着直刺自己而来的剑,红粉娃面小退一步,运起法决抵住,片刻,红粉娃面猛提功力直直的震退了这剑。

看着极速而回的剑,赵复忌没有退,伺机他抓住剑柄,回身而去,“落剑无声!”

正是这一招他击退了表面输了的白大哥。

刺近而后,他发现自己刺的竟然是幻影,这时候背后袭来的一掌,远远将他击飞了出去。

“咣当”,赵复忌落在地上的同时,手中的剑撞出了声音。

赵复忌终于倒下了,他这次没有能再站起来…

他死了吗?

望着不醒人事的赵复忌,红粉娃面摘下了自己的这张面具,露出了真正的容貌,一个风流倜傥,放荡不羁,貌比潘安的容貌。

“结束了。”红粉娃面略有感触的说道。

白大哥从他的身后慢慢走了出来,“对于他来说,这场迷局或许是个迟暮,可又何尝不是一个开始呢?”

意味深长的言语过后,红粉娃面,白大哥,连同不醒人事的赵复忌一同消失在了桃园。

春雷滚滚过后,偌大的雨下了起来,浸打着每颗桃树,每朵桃花上。

曾惊艳的桃花,此刻竟然显得很是脆弱,在风雨中,竟然脱落了桃枝,沉在了地上…

第九章 雨落沉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