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终前风夜

  “喂,那小子出手也太重了吧,好歹你予他也是有情有义的啊!”红粉娃面对着正在包扎的白大哥说道。

“不怪他,是我故意的。”白大哥淡定的说道。

“好了,哥哥。”柳依包扎好白大哥的伤口后说道。

白大哥一边穿起搭在身上一半处的衣衫,一边对着红粉娃面说道,“只有这样,他才会不受感情的影响,而真正去细想侠道的含义。所以……”

“所以你故意露出破绽,让他差点废了你的肩膀?我看你是疯了!”红粉娃面抢过言语,双手无奈的摆动着。

“是啊哥哥,你这样做也太冒险了,若是让丝丝姐知道了,她会很担心的。”柳依说道。

“你们看,我现在不好好的么!再者,复忌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白大哥试着摆动着右肩说道。

红粉娃面环抱双臂,面露古怪的道:“哼哼,也许吧!”

“对了,小妹,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丝丝。”白大哥将视线从红粉娃面身上移过,走近柳依说道。

还没等到柳依言语,红粉娃面插过言来,道:“想瞒?是不可能了。”

接着白大哥随着红粉娃面眼神的示意,向着门口望去,发现此时丝丝正站在门口,面露不悦的正望着白大哥。

沈府,赵复忌客间。

赵复忌又一次的陷入内心的质问。

白大哥,是自己最敬仰的人,是自己的榜样,也曾是自己对侠的定义。

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到底该怎么表达,而脑间还在回荡着,自己将剑刺入白大哥的肩,白大哥那欣慰的笑容时的一刻。而脑间也同时回荡着,与白大哥一起的一幕幕。

赵复忌心里很乱。

久后,他放下抚在头上的双手,沉重的走到了窗边。透过窗口,他望到天际仍被阴云覆盖着,同时他感觉到整个沈州,都因此失去了生机。这,还是春天吗?

因为天空的灰暗,他此刻竟也分不清此时的时间是几时几刻。

画面转回。

“放心,我真的没事了!”白大哥抚着丝丝的面庞说道。

“那好,我命令你以后不准受伤,无论任何情况下。”丝丝直视着白大哥。

“好,我答应你。”白大哥微笑的应着。

听见白大哥的应允丝丝才放下心来。

“对了,我与那娃娃脸,还有事要谈。”白大哥平和的说道。

“嗯。”丝丝识趣的退了出去。

稍后,红粉娃面走了进来。

看到红粉娃面,白大哥站了起来,“经过沈香的证据,我想是时候对沈老爷有所行动了。”

“嗯,我也正有此意。”红粉娃面说道。

“明日正是你与复忌的终约之日,该了的,终归要有结果。”白大哥说道。

红粉娃面应着头,“也好!”

幽静的白大哥房间里,赵复忌只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风铃的声音。透过窗户的风吹进来,使得赵复忌感觉多少有些凉意。

他叹着气,是因为他的身边少了很多人,清雅,张大哥,奶奶,自然还有白大哥,他从未感到竟如此孤独。

他慢步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望见桌子上还停留着,或许白大哥还并未看完的世人编写的律书:「唐案历史补遗」

他拿起随意的翻开,读了起来,其中他看到的这部分讲道:贞观年间,某将军府中私藏大量兵器,预谋不轨。根据唐律这是株连九族之大罪,然,太宗皇帝心下仁慈,不忍将其府中的老人、孩子一并处决,便宽恕了老人、孩子的连带之罪。多年之后,太宗皇帝更是重用了这孩子,使其成为了我朝的一代名将。

“我就知道你会在此。”闻声望去,赵复忌看见沈香慢慢走了进来,“方才见你不在房间,知道你对白大哥……所以,我猜侧你会在此。”

“哦,沈小姐,是有什么事吗?”赵复忌放下了手中的「唐案历史补遗」问道。

“嗯。明天我想同你前去,算是做朋友的一点的关照帮忙,更是默默的鼓励吧!”沈香平和的说道。

赵复忌犹豫了片刻,道:“可是……”

“也算是行张善的心意,就也当算了了我的心愿,可以么?”沈香面露苦涩的央求着。

赵复忌凝眉,停滞少许后,道:“好。”

伴着夜下与阴云的掩衬,一袭黑袍的红粉娃面,凭着敏捷的身手,此刻他再次落下在了沈州府衙内。

“大人,可已经证实了沈香的证据?”红粉娃面问道。

“嗯,您来得正好,我也刚想传消息于你,不错,沈香的证据确凿无疑!”府衙大人说道。

“太好了,哦,对了大人,如此明日便对他行动吧,此事毕竟宜早不宜迟,我怕时间久了会生事端!”红粉娃面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明日定当将他绳之以法!”

待府衙大人言语告落,红粉娃面卷起衣袍,刚想飞窗而去,他来到窗边忽然又停了下来,犹豫了片刻后,他将目光转向了门口,接着他便从窗子前退下,向着门口而去。尴尬的抿起一丝微笑后,算是消失在了这衙下。

而府衙大人悬着的心也作是安定了下来,“呼…这回不用修窗子了…”

第七章 终前风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