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临难一掌

  桃园,第五里

距离桃花全部凋谢还有五日。

暂缓清雅带来的痛和迷惘,赵复忌还是按着约定的日子来至了桃园第五里。

一里一里的走来,赵复忌已经有了太多的感触了,或是说是改变。

从妙用酒香的应青丝,佛法无境的净禅大师,闲云野鹤的盗侠飘零子,当然还有自己不愿面对的身世迷离的她,这些难得,德高望重且隐蔽踪迹多年的高手,竟然都碍于红粉娃面,这到底是为什么?那神秘的面具下的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地位?他又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桃园,为钱?不是。唉,到底还有多少猜不透的诡计阴谋呢?

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赵复忌的心里。也就在此时,刺耳的剑鸣声阵阵传来,惊醒了疑问中的赵复忌,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剑气,不自觉的就施展开了内心深处的法决,轻轻拔出了剑,等待着。

忽然一道刺眼的亮光闪来,赵复忌自然的遮住了眼睛,待到亮光消散时,赵复忌拿开了遮挡眼睛的手,随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对面。此时,一个身穿粗质布衣,手持大剑的男人,静静的站在了那儿。看上去,这个男人大概有四十岁左右,双眼炯炯有神,也正望着赵复忌。

时下,赵复忌道:“四里走来,带给了我不少惊讶与不解,呵呵…不知前辈又是何方神圣?”

“游离江湖,辗转此地,倒还真不知该怎么说,嗯…你可以称呼我为丈剑无虚!”手持大剑的男人,简单而平静的说道。

“哦,前辈看起来倒是毫不在乎身在何地,不知与那红粉娃面之人又添了什么勾当?”赵复忌嘴角倾斜着说道。

“咳…鄙人平生也就喜欢喝个好酒,谁知道那小子不知是经了谁的道,竟然有许多好酒,所以…咳!你看我不就来了!”无虚依旧平静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很不喜欢你这个年轻人,没大没小的!”

“哈哈…真是有趣,你们这些人真是让我可笑,仅凭这些,就可以助纣为虐?”赵复忌苦笑着说道。

“哎哎…我只是为了酒,别的我可什么都没做!”无虚伸出手故意解释着。

赵复忌虽然现下面色平静,但是心中却愤怒到了极点,他不理解,他更恨。

他不理解这些武功超群的前辈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前辈应该都是义薄云天的;他恨他们只言片语中难掩的、显露的荒谬。

赵复忌,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

沈府,前园

张善,手掐着腰,双脚吃力的向前迈着,是的,他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走路了,至此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高兴的。

他试着大步的走着,前几步本来还是可以的,可不知怎么的,最后却突然滑倒摔在了地上,因为靠着右肘的支撑,到不至于让自己摔的很难看,可是右肘却划破了,流出了血。

说巧不巧的,偏偏就让经此的沈香碰见了。“唉呀,你没事吧,让我看看…”沈香将张善扶起。

“沈小姐挂心了,没事的,只是划破了皮而已。”张善毫无大碍的说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不扶你出来,你就别乱动,你看看…唉!你怎么就不听呢!”沈香眼睛红了起来。

张善碍着面子,没再说什么。

“你先在原地休息一下,我给你拿药去,等着啊!”沈香匆匆的离了去。

望着沈香离去的身影,张善的心抽动了一下,“沈香,你莫不知从与你接触以来,便是让我觉得很开心,加之你的一心一意和体贴的照顾,更是让我不仅心存感激,而且……是的,我喜欢上了你,可是我又何曾不知道,我怎么能配得上你呢?你生于富贵之家,穿金戴银,我无非只是一个江湖的流浪者,怎么可以呢?也许你不在乎,可是…我…真的对你开不了口!”

张善一直在想着;“你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真是苦了你,唉,看看我,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等等?对了,你说你喜欢桃花,或许我……或许……”

桃园

丈剑无虚与赵复忌隔着桃树相对着,等着最后的一击。

丈剑无虚时下想着,“难道他这样就输了,是我出手太重了吗?不行,我得让出三成功力。”

赵复忌转过偷瞄丈剑无虚的眼睛,望着自己身上四处溢血的剑伤想到,“不,不,我绝不能输!”

此时的赵复忌,身上的白色衣衫,已是沾满了血渍,且各个部分都有着大大小小的破洞,很是颓废。

赵复忌放下抚着伤的手,在衣衫上扯下了一块布条,将持剑的手与剑绑在了一起。准备最后一战。

稍时,两人跳过桃树,来至空中,迎上对方,施出了最后一招。

“哐哐…”随着剑气的冲撞,震落的桃花也跟着飞舞了起来。丈剑无虚本以为赵复忌能挡得住,可是赵复忌还是难掩强烈剑气的冲撞,被击向后去,即将落地。

远在暗处的白大哥,本想在此时救得赵复忌,击退丈剑无虚,刚欲起身,却发现一个年迈的身影,先他而去,凭空而出,拖住了赵复忌,转瞬重力一掌,击在了毫无防备下的丈剑无虚的身上,瞬间,丈剑无虚口吐鲜血,抛向远处之地,隐没在了桃花中。

那个救得赵复忌,击败丈剑无虚的年迈老妇是谁呢?

这也是白大哥心中的疑问。

第十二章 临难一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