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原来不是三国啊?!

  亏她还那么富有爱心的同情了他一把,呸呸呸!

糖心傻眼,郡主虽说嚣张跋扈,刁蛮任性,可在太子眼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家闺秀,怎么如今却连太子都骂起来了?

“郡主......”

“你先起来。”贺兰浅无奈开口道,伸手扶起糖心。

糖心受宠若惊,看向贺兰浅的眼神有过瞬间的惊愕。

郡主竟然会纡尊降贵到去扶她,这可是原来从未发生的事。每当郡主缠着太子被辱骂时,糖心总是少不了一顿毒骂毒打。

这样的日子一过也就是几年,糖心也渐渐地习惯下来,可如今......

“现在这是什么地方?三国吗?”贺兰浅摇晃着脑袋,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三国有太子吗?有郡主吗?

话说贺兰美人迷惑了。

“郡主,这是东麟城皇宫啊。”

糖心刚落口,贺兰美人只感觉一阵眩晕,摇摇欲坠地身子直线倒落,随后耳边便传来陆陆续续地声线“郡主,郡主......”

——翌日

“郡主,您醒了?!”糖心扭干帕巾,轻慢地敷在贺兰浅光洁地额上。

“恩。”贺兰浅睁开美眸,摇晃着晕眩地头脑,走向水盆。

“啊啊啊啊啊啊!”贺兰浅错愕相当,星眸中的压抑几乎溢出眼底。

盆中的女子皓齿明眸,朱唇粉黛;意外却竟是她来到这个鬼地方前一夜所梦见的女人。

贺兰浅怔住了,双眸掠过狠戾,看向糖心“那天晚上,本郡主是自己装上柱子上的?”

“郡主,你记起来了?”糖心惊呼。

“没有。”贺兰浅如实回答。

袖下的粉拳越握越紧,秀眉紧蹙,寒气逼人。

果然如她所料,那夜梦见的女子竟是她自己,那般地死在自己眼前。

凄美的容颜,绝望的眼神。

那夜——

贺兰浅生辰,本是兴高采烈等待着到来的赤炎寒御——当朝太子,也就是她那个瘟神老公。

却不巧看见他和另外一名侧妃恩爱在床,气得贺兰浅浑身发颤,一气之下趁太子上朝之时,便将侧妃送入水牢。

中途期间却出奇的模糊,她只知道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冲突,赤炎寒御送进了三名粗犷男子,欲要强她。

虽说贺兰浅嚣张跋扈,刁蛮任性,可竟也是一名烈女子,冲动之下,撞墙而死。

结果就是,脑残郡主挂了,她华丽丽地穿来了。

竟还是一个陌生的时空???

那曹操又是怎么回事?!

天哪!劈死本郡主吧!!!

原来不是三国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