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见端倪

  门内只听一阵阵物品摔落地上的声音,混着萧沐鑫间或发出的嚎叫,听起来让人心惊,萧沛麟目中冷凝,爸倒是很久没这样醉过了,回想他刚才上楼的时间,好像就是表哥回应只有他自己活下来的时候。

突然从房内传出一声巨烈的响声,萧老爷子脸色一变,却是知道必是那房内吊耳青花大瓶让那逆子给摔了。萧老爷子咬牙,无比后悔将那孤品放在他的书房。这一闹腾又不见了不少与世仅存的古物,老爷子越想越气,冲着老郑一指:“叫人,给我砸开了门,我倒要看看那混帐东西到底想干什么?整天猫尿灌着,这还在家里撒起野来了,去,给我把家法拿来。”

老郑一愣,家法?这玩意儿在萧家从来都只是摆设,从没用过,这二爷也眼瞅着五十几的人了,这还用家法?不由有些犹豫,老爷这是玩真的?

“还愣着干什么?”萧老爷子攒了多年的火终是一触而发,见老郑不动双眉一立:“怎么?你也想一起领罚吗?”

“爸!”一看萧老爷子真是急了,郁文静眼睁的老大,“您这是干么啊?”

“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

“这混帐东西,废就废了,这么多年不管公司不管家里,泡在酒缸里自己作死,我都忍了,权当我没这个儿子,你看看!你看看现在?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我还没死呢?号什么丧?”老爷子越说越激动,引得一阵咳嗽,明轩赶紧上前。

“爷爷,明轩还在这儿呢,让人家笑话。”

萧沛麟使了个眼色,和明轩二人一挽爷爷的胳膊就要搀走,就听房内萧沐鑫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洁……”

当下,门外几人的脸色可全都变了,萧沛麟再愚钝现在也联想出爸喊的是谁了,不由转脸看向郁文静。

本来还准备上前敲门的她在听到那喊声之后,如木人一般呆怔,眉目间的黯然再是掩藏不住,自嘲的一咧嘴,转身如往常一般对众人一笑,“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爸,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转而又面向萧沛麟,“儿子,你爸就交给你了。”

萧老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此时更是怒不可遏,高喊:“家法呢?给我拿过来!”任萧沛麟在一旁如何劝说也不为所动。

老爷子真是气得不轻,都到了这个时候,那不成器的竟还是这样的不知进退,真不知自己前世做了什么孽竟生出这么个东西。

这边还在咒骂,屋内又是一声传出:“啊……我对不起你……大哥……对不起……”

萧文旭这回脸色真是彻底的青了,当即安排了数人将房门跺开。

只见屋内一片狼藉,遍地是各种碎片和书籍,看着先辈和自己苦心收藏的古董和无数珍藏孤本就这样毁于一旦,而那糟践东西的畜牲只搂着酒瓶在那儿衰嚎,这积压的火一上来几乎让老爷子一口气没喘上来,吓得明轩赶紧拿了药丸急救。

可这次任众人如何劝说萧老爷子只一个劲的摆手,“你们都给我闭嘴,今儿我非好好教育教育这畜牲不可。”萧文旭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指着老郑,“打,给我使劲打,打死了有我!”

初见端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