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背的一天4

  陈宝宝见一向温文尔雅的凌安两眼赤红,手背上的青筋爆起,面孔都有些扭曲的样子给吓住了:“妈、妈,你怎么了?”

凌安只觉得叶小易三个字就像刚才的炸雷一样让自己如五雷轰顶,从不敢想起却又心心惦念的人儿竟和自己的继女是朋友,6年未见她好不好?

对她过于愧疚连去看她一眼都不敢,自觉不配为母为妻,从不敢看关于女儿和前夫的任何一点消息,连女儿的名字平日也不敢提,关于她的一切都刻意回避,老公疼惜她,也是绝口不提,使得6年来竟无关于他们的只言片语。

可是女儿的性子她却了解,那样倔的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事会求人帮忙?

看着凌安的脸色惨白,眼泪如流水般落下,陈宝宝慌了:“妈,说话呀,这是怎么了?”她轻晃凌安的身体。

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凌安急声问道:“她出了什么事?要你帮什么忙?她和你是同学?现在什么样子?有她的照片没?过得好不好?你去过她们家没有?”想问一下她的爸爸,却终是难以张口。

陈宝宝被她一连串的问题给惊呆了,继母从未这样失态,当初不被家里的其他人接纳,多少难堪她亦只是微微一笑,从容的面对众人的刁难,翩翩风度让人忍不住赞赏,为什么今天一句叶小易竟使得她成这样?她和叶小易是什么关系?

“凌安!”陈均汉闻声从楼上下来。

“这是怎么了?”

“均汉”见得来人,凌安终是忍不住痛哭出声,一句“小易……”后更是哽咽难言。

“宝宝,你妈这是怎么了?”陈均汉搂过凌安坐在沙发上,凌安偎在他怀中犹止不住的抽泣,彻底崩溃,多年的内疚今日一闻女儿的名字竟再难按捺。

陈宝宝看着失常的继母,虽有疑惑仍是将今天要紧的给爸爸说了,提到叶小易的时候只见爸爸的眉头亦是一锁。

“哦,是这样!”陈均汉给凌安擦了擦眼泪,低声说:“孩子现在有困难,你还要在这一直哭下去吗?”

只一句话,凌安如醍醐灌顶,不待陈均汉动手,抽出几张纸巾孩子一样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一正身子,离了他的怀抱,两眼闪亮的看着他。

陈均汉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滤了一遍思绪,对宝宝说:“她没说是什么事?”

“嗯,我只知道是要用钱的事儿,后来她告诉我要用300万,我给哥哥借的钱!”陈宝宝一五一十的告诉父亲。

凌安一听说要用300万又急了,陈均汉轻轻按住她,安尉道:“你别急,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这无头苍蝇一样也找不到什么线索,我先叫人去查一下是什么事,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她。”

想到自己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凌安只得呆坐在一边,看老公打电话叫人,耐心的等待消息。

陈宝宝有心想问一下继母和叶小易是什么关系,看时机不对,又忍下了。

最背的一天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