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节逐鹿之战(一)

  三天之后,战争在的渭水一带的冀渭坡一触即发,深诚然,看破红尘的真正意义就是知道、明了、体悟世间的实相。佛教认为我们是不可能在世间满足自己的追求与欲望。裟婆世界的本质是不圆满,是苦的;世间一切都是无常,有情与无情终逃不掉生老病死,成住坏空的命运。当我们深入了解无常现象,我们亦然体悟“无我”乃是一切万物的实相。这有别于西方传统的知识与信仰认知,如犹太基-督教认为我们的灵魂是永恒不变的。

佛教认为看破红尘是洞悉与体悟世间的实相,而要追求永恒的悦乐则应该要看破红尘;看破红尘不是冷漠无情,六亲不认,而是在知性上体悟世间的本质。

道光闪烁,玄通天地,那第四尊分身是一具道家的化身之体,大有道合自然之势,沟通天地,若是再进一步便有可能修炼到那天人合一的境界,道家诸般妙韵,都在其中。无垠虚空被撕裂,他二人只觉一切种种,都在无限地倒退与流转,只是刹那之间,两人便是从原地消失,空间扭曲一切不见,原地只剩下一片寂静。昊天淡漠一笑,整个人周身灰黑色光华一闪,只不过这光华十分隐蔽,但却是有一种不死不灭的气息流露出来,仿若他便是万古不灭,另一处时空之内的时空,犹如梦中梦一般,即便是外部的世界崩塌,这一方天地也不会受到影响,相反来说若是这一方天地崩塌毁灭,那外围的诸多金仙,则要全部化为齑粉!

目光犀利,眼神温暖,豪气干练之余又总能带来一股让人熟悉的生活味。成熟与稳重,幽默且智慧,霸气且温柔。有着刚毅的眼神,温暖的笑容,文雅的谈吐,无处不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魅力。特有的走路姿势和那种说不清的眼神,还有无奈的时候那种令人感觉超级真实的表情,眼神阴鸷,眉峰深锁。

北方深夜,呼啸的狂风吹过天际,在无边的夜空中荡起一缕微波,此时圆月西沉,星辰零落,冰冷的月光透过那隆厚的云层将漆黑夜空下的大地撒下了一片银白色的光华过了片刻,天色越发昏暗,云层开始不断凝聚起来,渐渐的就连月光也暗淡下来,消失在那无尽的夜空中,一时间,整个天际变得一片灰蒙,阴冷凄凉。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她那轻萪的身体落得甚至比旗臶还慢,仿佛小鸟眷恋着天空。

在看得见你的地方,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在看不见你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无人可知下一秒将会上演的剧情,面对着未知的下一秒,我们能做的只有期待。她那轻萪的身体落得甚至比旗臶还慢,仿佛小鸟眷恋着天空。在看得见你的地方,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在看不见你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无人可知下一秒将会上演的剧情,面对着未知的下一秒,我们能做的只有期待。很长一段时间,我似乎已经忘了感动的滋味,是我心已冷漠,还是我的心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充斥得没有了空间?但是这一切都不是重点。

第七十七节逐鹿之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