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节先天金雷灵体

  我始终相信,是你的温暖唤回我游丝般微弱的生命。当接生的翠嫂欢喜地说,是龙凤胎时,你也只是不闻不问,独将我拥于怀中。后来,淘气的闻落不愿读书,你冷笑,令他跪下。他那么小啊。你说,你娘为生你,耗尽心血,你好不争气。其实我不在乎。他们都是你我的骨血,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他们的眉眼都如你清俊秀逸,纵然我耗干心血,我亦只觉得幸福。难得空闲时,我无意间临镜,镜中的女子容颜憔悴,已不复当年梨花丛间的清灵稚嫩。而我不忧伤。与你一并苍老,是我最大的幸福。你在家的日子,我总快乐如孩童,连泉深也奶声奶气说,娘,你最喜欢对爹笑!我总看不够你,且每与你相视,仍如初见那般羞涩慌张。我为你细细缝补每一件衣裳,每衍一针,我未满十岁的荩纹啊。我浑身冰凉,齿间苦涩。我的孩子们。终究要弃下他们。我若陪他们一起,那女子的孩子也必遭残杀。可她说过,拜托。她还喊过,怀皓。孩子,娘不好。娘不好,娘那么笨那么无用那么怯弱那么痴傻那么绝情。孩子,娘只要完成那女子的嘱托,一定回来找你们。娘不好,娘不好,娘万劫不复,娘死无可恕。怀皓,怀皓你怎么了?你究竟有多少秘密多少纠缠我一概不管。我只牵念你,你可平安?

你一定会怪我,怪我舍下大孩子们。可我只能这样。我如此痴傻盲目,我抱着两个孩子从后院飞快地逃。我听见闻落的哭声在雨中撕为碎片。我听见泉深一声声哀哭,娘,你怎么不要我,娘,娘!孩子们也在逃,他们细碎无助的脚步在那森然的冷笑里零落那一日,春暖宜人,柔风丽日,他刚躲过一场劫杀,遍体鳞伤。梨花缤纷的水边,他见到了络儿。络儿眉眼寻常,还有几分痴然,而她眼眸却清冽明澈。那一刻他忽而倦了。他恨武功,恨他的身份。他只想做凡夫俗子,与这娇痴可人的络儿平淡终老。

他找到了竹园,建了竹院。那里清净安宁,梨烟缥缈,回塘过雁。他们缔结姻缘,生儿育女。你要记住,我为你散发为印,点额为记,只等你来相认,而你又将以何种印记示我,来世时让我认你为最深的知己。若你仍以为,错肩是你我最好的结局,无需多虑,我会照你的意思缓缓走过,无他,

你只须抬起头,将你青葱的容颜映一映那夕阳金色的余烬,让我在错肩的刹那,认清你眼中那枚翠绿的长青果,那时,它应已深翠如墨,空灵蕴藉。年轻人原以为禅师必定吓的魂飞魄散,哪知禅师任年轻人扣住自己的头,静静地站立不动。年轻人反而吓了一跳,急忙将手缩回,此时,禅师又若无其事地离去了。第二天,他们几个一起到云居禅师那儿去,他们向禅师问道:“大师,听说附近经常闹鬼,有这回事吗?”禅心在你我心灵之中,有待于我们共同发掘。禅与时代契合,它是两难中的难,两极中的无极;有序生活握不住,无序生活偶成遇。排列组合五千年文化却无从界定,入境、开悟,一点包罗大千世界:它无处不在处处不在,使每一个人都能达到古今一贯而终极生活——圆融人生。禅对于先知先觉者来说,是一种切切实实的生命境界,而对于迷失的现代人来说,禅是一个美丽的梦想。

第六十九节先天金雷灵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