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节魔皇蚩尤

  一滴浅墨停留在了笔尖,等待挥洒的一刻,成就绚丽的画卷。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与你今生的擦肩而过。不知为何,我会如此深沉的将你记起…也许,在那五百次的思念中,在那五百次的回眸中,我已经累了,我已经倦了,我不想单单只是用回眸来念你,用思念来爱你,所以我要和你执手相依,然后同度漫漫红尘路,白头偕老。

在忙忙碌碌中开始,在忙忙碌碌中结束,跌跌起伏,在充满未知中逐渐迷失在了幻想的世界里,沦为了金钱的奴隶。但我还是那样照做了,因为你是我喝下的一味情毒,我宁愿用回眸和思念来减轻爱你带来的伤痛,我宁愿那满带温柔的剧毒残忍地将我腐蚀掉,也不愿无情的岁月模糊你在我心中的绝世容颜。

如今,你平静的选择离我而去,仿若一阵风从我的世界里悄然消失,前世五百次对你的回眸变成一纸流烟消散,空落下满地凄凉,满地悲伤,我枕着孤独入睡,数着你给的伤痛度日,思念成疾。

依稀那年,你说不要什么山盟海誓,也不要什么天长地久,只要和我一起守着这襄阳风景,看那半城烟沙,看夕阳沉沉落下,你说愿为我红尘一舞,我读着你的舞姿,是如此婀娜,伴着漫天飘散的音符,衬着被映日红霞浸染的古城,你在亭子里舞着,我在一旁为你抚弦伴奏,云霞洋溢着甜甜的色彩,苍峰蜿蜒在天云之中,我两就像那化蝶的梁祝,厮守纠缠。

清月,你可知道,那年我在为你画像的时候,我看见你在漫天花海里飞舞,宛若白蝶,你可知,那一刻我真想自己与你幻化成蝶双宿双栖。只是,我必须走,我望着你回头时明净的脸,望着你眉间那颗梨样的朱砂。我知道,今生,你只是我的清月。梨花洁白的女子,那时,我便暗暗发誓,他朝定会带你隐退江湖,不问世事。只是,如今我依旧只是一个剑客,我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清月,那晚我是看见你眼角的清泪的,那晚,你一夜无话,只许你为我舞,你说这是最后一次,今生的最后一次。你说的凄婉,我知道你是强忍着哭。我想转身挽你,告诉你,这不会是最后一次的。只是我没有。

夕阳西下,余晖点点地划过西边的云彩,照在白雪皑皑世界里,血色的云染红了我的思念,灰色的记忆浮现着你如冰的容颜,银装素裹的世界多了一个红色的国度,一个人独站在西楼的斜栏,被夕阳碎碎照在离乱的脸庞,微微的有些泛红。独揽清酒向黄昏,烈酒醉人心扉,但敌不过被西风吹的憔悴的面,更敌不过你在我心里划伤的那道伤痕,静静地看天边飞过的孤鸿,看天变静,觉得自己就像是那只迷失在迷雾深林里的孤鸿,找不到来时的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挣扎,但最终的结果是消沉在红尘的繁华里。

白雪茫茫,遮住了我的视线,苍茫月下还有一个苦恋的我,齐杯邀惨月,酒入愁肠愁更愁,苦恋三千年,只是为了能够在下一个街道的转角,看到你还依旧撑着油纸伞,在雨中等我,来温暖我潮湿的心灵。但却缘深情浅,现在已经大雪覆盖了我的眼眸,我知道我独然的等待换来的只是一身的殇,暮雪葬送了我美丽而凄美的恋情,我像断了线的纸鸢随风飞,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尽头,寒气浸透我的脑海,脑海充溢了寂寞,寂寞沾染了流年,流年潮湿季节,让季节的风伤吹痛了思潮,让雪花埋葬了最美好的回忆。让心在灿烂中死去,让爱在灰烬中灭亡。

曾向往,才华横溢的诗人指尖的一触而蹴;曾向往,展翅高飞的鸟儿眼里的千山万水;曾向往,美丽夜市的恋人牵手的甜蜜幸福。

可向往终究只是向往,没有现实的基垫,永远也无法摘到心里的繁星。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遗憾,在忙忙碌碌中开始,在忙忙碌碌中结束,跌跌起伏,在充满未知中逐渐迷失在了幻想的世界里,沦为了金钱的奴隶。

人总喜欢追求没有的,忽略已有的,被浅墨渲染的人生就像是一幅山水画,处处诗意,却又处处失意。留连于红尘俗世中诙谐搁浅的幸福。

也许,泪沉静在眼中等待着滑落的时节;也许,梦停留在彼岸展望着清醒的一刻;也许,心激动在即将成就着辉煌的流年。

写不尽的忧、梳不清的愁、填不满的爱、听不完的笑,一起构成了人生的五颜六色。

给心里留一份感伤,这份感伤为情而来,这种感伤只为盼望,这种盼望只为等待。留下靡靡之音,有你我的浅唱轻吟,一地繁华,如烟如雾,留下一地芳香,迎面而来。聆听雨打落叶之音,席卷一地的沧桑,如茗,如酒,如弦,弥漫在心中,为你的爱洒向天空,这爱如洒向在空中的花瓣。也如同在天际一晃而过的流星雨。

第六十四节魔皇蚩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