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节金翅凤雁

  也是曾经被人说道德奇女子——鱼幼薇那个将春心付与曾经是她老师的飞卿的幼薇,也许那就是一时半会的喜爱,这种感情里也含下一定的崇拜和欣慰吧。飞卿可是不敢跨出一定的界限。那段爱就在不言而喻中冷却,凝在她的心里,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飞卿让步了,把她让给了他,另外的一位才子——李亿。那时候长安的花开了,又是春光明媚的时候。

秋雾相思浓,仅仅半步之遥,却已经看不清了彼此。所以,我无法揣度你脸上的表情如何,即使我们近在咫尺。

只有投入你的怀中,追随着你的脚步离开。绝了那天籁之音,步入冲门深锁的宫中。一袭霓裳羽衣,一支绾发金簪,染透江山的,唯有安逸了。

只能原谅,你堂堂九五之尊,冒天下之大不韪,只为打破注定好的一切,来换取今生短暂的厮守;月老早已牵好的红线,你却偏要以一己之力拆散重接。于是,你成功了,在他人质疑的目光中,我成为了你的妃子。

世人的言论无法阻止你我早已相续的心,你是高高在上,俾睨天下的主宰。江山再美,也只被你拥有。

可是,我终于还是失去了意识,手重重的挥下,似乎是想要弹去你脸上的泪。

不要哭,好不好?不要再为我伤心,你以为我做了太多错事。霓裳羽衣随曲子翩飞之时,开元盛世一代明君已经被人遗忘。你还是李隆基,但却再也不是唐玄宗了。所以,这次不要在错下去了,你要试着勇敢,试着坚强。请先忘了我,百年以后,我们再在奈何桥旁相会。我愿意,一直等你。

云想霓裳花想容,可我,纵使有着这般倾国倾城的容颜,也还是无法为你守住这大好的河山。

地府的天极为明朗,仿佛你曾经温柔的浅笑。我坐在奈何桥旁,抚着白玉桥柱,脚浸入忘川河水中,素纱竹簪映入眼帘,再无往日华美。

我在等,等着有一天,你来寻我,然后我们十指相扣,一起过桥,去找那和蔼的孟婆,以汤为酒,再饮交杯。把一切前尘往事全部遗忘在忘川水之中,转身,共赴来生。

陌陌红尘之中,不知有何太过漫长,埋没了时光,也同时把忧伤遗忘在了永远到不了的地方。夜叶明月,凄凉如水。你慢步踱到我的身后,俯身抱起我。魂魄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可我却分明感觉到你的怀抱依旧温暖,一如往昔。丝竹悠悠,不知染透了谁的指尖。

终于见到孟婆,她未曾递汤,反而说,我们可以不饮下这汤的,不用洗却今生的记忆。在来世,凭此记忆,再次相拥,终其一生,一生相伴。

让一向清净的我在万千诗意中懂得了欣赏,在风生水起时习惯了守候。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一个人的日子,滋长着任性,嚣张着寂寥;繁繁复复中,我用文字种植一些花朵,一些只属于我内心深处的花朵,饱蘸着你的气场的花朵,它们如歌似茶,在清凉孤寂的夜晚,为我取暖;在身心疲惫的刹那,给我力量;在每一个如水的日子里,让我丰盈,令我酣然。对酒当歌,伤笛迎风而奏,晚风轻拂。

好似久远到旷古未闻的声音,也许一生的梦换来一句,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年的飘零。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多少次在秋风里,冥想着记忆的颜色,记忆披着芊芊月华凌空而来,散在错错落落的光影里笑能解千愁?对酒当歌,伤笛迎风而奏,晚风轻拂。只做片刻的逗留,木萧萧,欲说还休。浪滔滔,功与名,尘与土,一抔净土掩风流。静默中观花,看云起云落,花开与花落,如斯而已。

只做片刻的逗留,木萧萧,欲说还休。浪滔滔,功与名,尘与土,一抔净土掩风流。静默中观花,看云起云落,花开与花落,如斯而已。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尘间的风风雨雨,变得风云际会、纵横捭阖。

第三十节金翅凤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