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节战神青龙

  第二十九节战神青龙

纷纷扬扬满天丝雨,画中,断桥下,清颜素手,千回百转,都为了两两相忘。

翻翻卷卷苍穹黄沙,书内,落日中,青衫静颜,百转千回,只留下旧的诗行。

深潭碧水,优美的船行影还在:翠湖。

幻化千年,荡漾的琉璃遮水袖:寒冰。

寒冰冷在翠湖的湖底,斑白的等待,雪莲寂在高山的峰颠,独处不胜寒,前尘往事,穿透万年依稀的无边未来。

一直以为,离别是那三月里微醺的惆怅,那微烟丝雨中的断桥,桥上男子,着一袭青衫,侧影,看桥下流水。

而二步之遥的女子,举着油纸伞,素颜,柔风吹皱了裙裾。

这时的离别,是无言,无言中,彼此将错路而过,无言中,欲语凝噎,无言中,四目对视,而两颗心却再也不能同频跳动。而这时的你,真的离别了。

一直以为,凄美是那九月间凋落的碧树,那飘然无声的落叶,树下男子,挽一卷旧书,安静,看风卷萧瑟。

而千里之外的女子,望着夜星空,沉默,夜凉如水里披衣。

这时的凄美,是无它的,无它中,彼此将殊途同归,无它中,咫尺天涯,无它中,凡尘落碧,而千千结却再也解不开,剪还乱。而这时的你,决然凄美了。

一直以为,凄美了离别,是那恒久红尘中发如雪般的,皎洁完美,却,离别了星夜,离别了千帆,离别了今生,离别了轮回。

也离别了你啊,就此别离。

曾笑,在这夏初的繁盛中,和你,嗅着夜来香的幽,曾醉,踩着鹅卵石的滑,和你,荡在桃源内的景。

而只有一生的离别,却衣袂飘飘,清凉成雨后梨花,凝固成永远的伤逝凄美。

油壁香车内,岁月踏空,遗踪空渺,透明着尘埃。

只是,那个唯一的春日,微风微醺,完成了相遇,别离。

那一瞬,只一次,两步之遥的距离,彼此却在时间里风凋成化石,定格,永世,即使重放,也还是背驰而去,那么漫长的等待给够,那么久远的珍爱给足,只是,只是啊,经不起少年的轻狂,护不住蝉翼般未来。

那还有什么,还剩什么,焚香,憔悴伊人,目光所指,再不能剑光所向,醉卧,苍老斯人,天涯之外,依然是断弦空寂。

繁华尽处,心如藤萝般缠缠绕绕,但,君非乔木,妾不藤萝,又怎么能,翠湖寒冰上映无邪,白云苍狗旁凝红颜,流水三千,时间三万,都随着青史化成了灰。

短短的一生,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念只念,那跌宕回旋的筝瑟,那长袖舞霓的楼台,都沉在夜未央,而那画中的人儿,在岁月中随着宣纸变黄。

微雾丝雨中的断桥,桥上男子,着一袭青衫,侧影,看桥下流水。二步之遥的女子,举着油纸伞,素颜,柔风吹皱了裙裾。

转身,抬头,走近,微笑,凝视,等待……然后,错肩而过,彼此相遇,只是为了完成凄美了的离别。

用一生,来送你离开,再相思成狂。

便沏一壶上古风韵的前朝香茶静静品尝。倘路过漆黑无人的暗夜,则将春花秋草赏我入梦,那冬霜夏雨先记在帐上,留到山穷水尽时,好付予岁月沧桑。我已为你跋涉千里,只为在年华最美时寻一方思念肥沃的土壤,将你深埋其中,沤心为水,沥血培土,期待着,能在三生石上为你结一枚翠绿的长青果,好在千年的轮回里,化作你门前一片苍翠的柳叶,替你遮一遮尘世的风沙。而你终是无言走过,按一按长剑,龙吟沉寂,只留下时光如簌簌洒落的枣花,覆满我的乱鬓长髯。而你又怎知,自你别后我已将虬髯束起,宝刀入匣,风光霁月闭于门外。我当为你净心祈祷。立地或不可成佛,便作佛前那盏不灭的烛火,而下一个轮回中,我会散发而行,踏遍千山万水,为你我寻一方纯净之地,好留待来世重逢

长风清阔,涧水澄明,闲时,我也学钓翁垂坐,一溪明月一溪风雨,我自巍然不动,任那一杆青竹点破月影,搅动鱼群。尘世苍茫,没有谁来为我阻挡,只有将心神归拢成处子之静。千年前的那次偶遇,我已将快刀轻骑的风动云扬,换作今朝沉心静气的明月清流。我深知,等你不易,千年的轮回中你我一再错过,而今我要好好修一修心佛,以期将最华美的颜色,辉映你最俊朗的神情。你要记住,我为你散发为印,点额为记,只等你来相认,而你又将以何种印记示我,来世时让我认你为最深的知己。若你仍以为,错肩是你我最好的结局,无需多虑,我会照你的意思缓缓走过,无他,你只须抬起头,将你青葱的容颜映一映那夕阳金色的余烬,让我在错肩的刹那,认清你眼中那枚翠绿的长青果,那时,它应已深翠如墨,空灵蕴藉。千万记得,我等你,在来世那条落满枣花的小径上,青丝散发,朱砂点额,等着你,2千年后唯一的那次抬首,那一刻,会有一朵绿萼白瓣红蕊的花,静静飘落于你的衣襟

六女望君初生,夫君已不知漂浪何方。长女荩纹如此乖巧,早早请来翠嫂。翠嫂已为我接生四次。她俯身笑到却只好咽泪强笑。竹院深深,梨花满地。十五岁那年,故乡亦梨花如雪。我和女伴们扬起梨瓣欣然作耍时,他蹒跚而来,面色清冷苍白,眉心忧郁冰寒。他走近时,我们见他袍襟散乱,血痕宛现。她们悚然而散。只有我,呆立梨花丛中,静静看他。他俊美绝伦的容貌蓦然打开我十多年来一直粗糙荒芜的生命。刹那,梨落无语,雁过悄声。他勉强一笑,飘然倒地。他醒来时,我正掬水为他洁面。他笑了,如此单纯安宁。他说,叫我怀皓。怀皓。低颦一笑,心内暖然。他在我山清水秀鹭飞鸥鸣的故乡停歇半月,便带我启程。娘用一枚银簪绾起我的长发,为我唱起古老的嫁女歌谣。娘说,络儿,今后,你是他的妻啦。我懵懂无知,娘俯于我耳边轻咛,今后,无论如何,你都要默默守着他,等着他。我们走过溪我是多么痴然的姑娘,也不问他从何方来,欲往何方去;也不问他缘何受伤,缘何要带我一路烟水漫行。我只是想,他来了,我便不想离他而去。我并未与这般心事,只是时常对他一笑宛转。

我们的竹院坐拥清溪碧水,幽岚深岱。那年四月,遍野桃花你却病卧于榻每一次远行回来,你都是倦怠消瘦,唯一不变的,是一泓清澈无比的眼波。我从不问你欲往何方,也不会将你苦意挽留。我只是那个梨花丛里痴傻单纯的女子,只想默默地守着你,等着你。你精于药石。你自己开了方子,要我涉水跋山,到小镇上抓药,你的药方总是很怪,我常常转遍小镇,也凑不成那几味药。我呆呆徘徊与香梓荫翳的街道,心怀寂寥。

第二十九节战神青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