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节上古神兽

  秋天的一片叶,湛蓝天空中一只孤飞的鸟,枯枝上的一朵花,天边的一抹儿残月,忽来的一阵绵绵细雨,一朵落在衣襟上的雪花,还有,还有那些相遇时的眼神……这些刹那,换来的,是流年暗渡,光阴如飞梭。

多想就这样老去,在静寂的流年里,忘记了许多,走在夕阳残照里,望着自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亦或是枯坐在摇摇欲落的藤椅上,想念着曾经的那些个刹那,那些个定格的瞬间,美好的,感伤的,终究还是遗落在流年里。

史上的美男子好像不少,特别是魏晋时期,出名的男子少有不俊逸的,就拿嵇康来说,就有人赞他“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某次他去森林里采药,竟被樵夫误以为仙人下凡,其风姿可窥一斑。

鲜卑族可以说是偶像家族,个个肌肤胜雪,五官深邃,慕容冲与他姐姐清河公主更是其中的翘楚,鲜卑其实也是个挺搞笑的皇室,选皇帝的时候半点废话不说,哪个帅哪个上,这样的国家不玩完谁玩完?于是乎,燕国在第二代皇帝手里就灭了,被苻坚收了,就是后来淝水之战那个。当然,那是后话。

古渡口,白帆点点。把酒临风,我欲邀南山对酌。那一曲离觞,还在长亭外诉说——那是谁的旧时模样:眉共春山争秀,腰似春风杨柳。来来来,金盏潋滟,抖抖绿蓑,接一盏,再一盏!红亭。红颜。倾城。倾国。婉儿,婉儿,歌筹用残,红烛又剪,今夜谁还怜我,潘鬓消瘦,发如雪?谁还怜我,风姿梅骨,泪婆娑?!

采莲南塘。你说花开一朵,此生,你只为我婀娜。我看见弥江的莲,都将脸颊轻掩。红艳,如西山的霞染。红透的洛浦,香溢的木兰,谁还在抚琴弄水,莲动舟移,有丝竹悠悠,白衣翩翩。谁羞涩的一个笑,又盛开成枝头的花朵,澄澈,如中天的明月,芳醇而婀娜。

今夜让我再一次为你弹铗而歌;生死相托,让我再为你饮下这五湖明月!

花落的江南,马嘶的故国。江湖上谁还在传说,那公子白衣白马,眉目如画,风姿洒脱!挥毫,让我蘸着这江南的明月,再为你写一帖风月。风月!风月!那江上的明月,松间的清乐,今夜,谁还与我填词了对酌?我看见山下的纸钱纷纷,绕古村,白幡森森的静默。那是谁家帷帐,黄昏后又被哭声充胀。不可说,不可说。牛斗文星落,萤火烁烁。今夜,谁还听我五弦的寥落。寒山寺夜起的灯火,又染红了谁一江的落寞。

蒙蒙雨乱见长安,柳枝垂露咸宜观。谁怜花下痴情女,风流千万古佛旁。鱼玄机!长安城里曾经让花落草垂的鱼玄机,也是曾经被人说道德奇女子——鱼幼薇那个将春心付与曾经是她老师的飞卿的幼薇,也许那就是一时半会的喜爱,这种感情里也含下一定的崇拜和欣慰吧。飞卿可是不敢跨出一定的界限。那段爱就在不言而喻中冷却,凝在她的心里,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飞卿让步了,把她让给了他,另外的一位才子——李亿。那时候长安的花开了,又是春光明媚的时候。

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在圃,杨柳东西伴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思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来肯恹恹醉玉楼。这个时候的幼薇已经改名成了玄机。玄机曾经以为他可以来的,但是,没有。希望在残阳中一点点消失,直到黑夜吞噬了所有的奢求。玄机错了,他错了,他们的相逢本来就是错的。三年了,三年的春光明媚,三年的荷花垂露,三年的丹桂飘香,三年的梅花傲骨。终于有一天,鱼玄机听到了他的消息,可惜,他走了,已经带着妻子离开了这里。

屋内弥漫着袅袅茶香,漆色暗雅的桌椅上浮刻的纹路细腻精致。隐约传来一声弦音,粉墙黛瓦轻易隔绝了尘世喧嚣。也是曾经被人说道德奇女子——鱼幼薇那个将春心付与曾经是她老师的飞卿的幼薇,也许那就是一时半会的喜爱,这种感情里也含下一定的崇拜和欣慰吧。飞卿可是不敢跨出一定的界限。那段爱就在不言而喻中冷却,凝在她的心里,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飞卿让步了,把她让给了他,另外的一位才子——李亿。那时候长安的花开了,又是春光明媚的时候。

第二十三节上古神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