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节联手一击

  第二十四节联手一击

十里尘烟知多少,轻轻的就去了。我喜欢这样的轻,不能承受,却又被包裹得很紧,但是依然会泄漏出来,在一声叹息中缠来缠去,恰似秋来莲池,越秋越寂,日渐萧萧。

是喜欢秋天的吧,如若不是,又何必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夏日里怀念那份寂寂然呢?怀念那份秋风扫落叶,秋雨润万物的独有意境。

岁月总如霜,总能催白了头发,冷了烟花。那些过往,不经意间的就散淡了,再也难寻。

还有陈年的故事吧,暗淡而浓烈,在岁月的一把清霜下凝固,一粒一粒,附在心上,模糊着沉默着,这感觉,很轻,是风摇荒草,不胜西风残照。

原来,什么都会过去,有永恒吗,谁道的清呢,那些永恒还不是在一阵又一阵的风过之后,枯成了荒烟蔓草。存在记忆中的,又能剩下几多呢,不过只是几个刹那而已。太多的时候,我们是多么需要删去不必要的,只留下美好呀。

秋天的一片叶,湛蓝天空中一只孤飞的鸟,枯枝上的一朵花,天边的一抹儿残月,忽来的一阵绵绵细雨,一朵落在衣襟上的雪花,还有,还有那些相遇时的眼神……这些刹那,换来的,是流年暗渡,光阴如飞梭。

多想就这样老去,在静寂的流年里,忘记了许多,走在夕阳残照里,望着自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亦或是枯坐在摇摇欲落的藤椅上,想念着曾经的那些个刹那,那些个定格的瞬间,美好的,感伤的,终究还是遗落在流年里。

这些个岁月呀,就是如风的昨日远去,却又隔着遥远的光阴吹来几个刹那,分外孤安。

这个小字凤皇的美少年是前燕开国皇帝慕容俊的幼子。五胡十六国时期倾国倾城第一人。短短二十几年的人生,如扫帚星行空,轰动之大把北国江南所有美女都比化了。慕容冲自然也不是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纨绔,他九岁就当了中山王,当了燕国大司马,放到现在,也算得上国防部部长。他这个部长也不是空有名号的,人五胡十六国时段,十一二岁就手握重权的王子一抓一大把,这个美男的智力在这儿就能多少感受到了。作为大皇子,他爹也相当宠他,有爱称“凤皇儿”,慕容冲也挺对得起他身上的皇室血脉,自小就傲气得很,心气高的很王者气质满分。

苻坚惊慌的发现,那个如一段月光般柔美的小王子,依然有漂亮的眉眼,依然有泼墨一般的长发,但他上挑的丹凤眼里此刻只有了淋漓的杀气,他的长发,也再不能被他握在手中轻嗅。他掩藏了多年的霸王气质,愤恨杀意,终于再不用隐藏的表现出来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们都说不出多久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男子,当他站在自己的皇城之上时,整个天下都要向他俯首称臣,他的心中却一定是凄凉的吧,他的心愿已达成,但他终于回不到当初,那个月光一般的凤皇儿,已经一去不复返,他短短的二十几年生命,也不过凡间一场大梦,梦过之后,满树繁花已谢,佳人一去不复返。

多少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在史书中寻觅到他的名字,我们仅仅能做的,也只能将自己的想象强加到他身上,但当我摩挲着纸页的时候,我却是真的感受到了他悲伤的目光。多少风流人物,如今不过一场梦。尘世昏昏谁梦醒,春蚕空吐情丝,自缠绕,弹捏中,总招迷惑将人弄,繁华一瞬执着何用?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剪不断的离愁千缕,理还乱的别绪无休。啊!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有情愿为知己痴,相思万里有心动;感觉只是近咫尺,魂牵梦绕在心间。

原来山盟海誓说遍,似这般都付与过眼云烟!

水遥山远谩相思。情知难舍弃,何似莫分飞。

第二十四节联手一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