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节迷失森林

  雕阑曲处,月,轻拢一缕薄纱,远处有袅袅的音丝袅绕而起,如在梦幻般的世界里飘飞,轻轻的奏响,独寻觅,韵依依,高山流水。

那旷古清幽的琴音里,不入凡尘,一曲琵琶语,时间仿如静止,这倾城的华美旋律,是独为我们编辑的曲调,心碎总难说。

如此,只将清愁锁在红尘里,放开我生命中被束缚的情调,一瞬间的恍然,呼唤被埋藏在前世的姻缘,是否苏醒。

雨点婉约的敲打在窗棂上,轻柔而绵长,一场又一场跌落的细雨之后,寂寞,抚慰着曾经繁华后的苍凉。

凝望夜的清寂,泪眼倚楼频独语,嫣然一笑,素衣如岚,却是此情幽深处。

是谁常常款款入我梦境?凭栏遥望,春色无垠,无限唏嘘,却已迷离在红尘烟雨里。

孤单的身影在时光轮回里徘徊,你,惊醒了我的梦寐,于是我带着渴望追随着你的足迹,千里,万里,终是不见你的身影。

你到底隐身在哪里,是不是,我追随着落在雨水里的花瓣,才可以达到。

俗世尘染,蓦然,杳如烟云,幽幽的在岁月里演绎自己的歌与梦,一路款款回眸。

满目深黛,千年感怀,岁月划破季节的声音,年轮的弧线瞬间枯萎成一种最后的感动。

春去了又回,独不知,今夕那里是天之崖,你可在天涯,半掩诗书,半斟清茶。

星宿如许笑苍茫,泪成行,咬噬忧郁的泪滴,诉说心扉,风影传音,仿佛你的呢喃在耳边萦绕。

青丝结,月潋情天,淹没了我落满尘埃的思绪和空旷的心房,许多的不舍被搁浅,许多的无望,被延续。

异乡辗转,繁华迷离,抚去了时间的风尘,依然在梦中灿烂着一张脸颊。

你仿佛置身于山水之涧,苍苍水阔,你一声声温柔的轻唤,将忧伤打落,一地的微蓝。

在我的世界里,有一种旋律,它已有了经年的灵性,让我痴迷忘返,光阴穿过林间的叶隙,我以为我就是你的天使。

桃红柳绿的江南古镇,窗边燃着檀香,幽幽青烟,我透过窗外高大的梧桐古树,看见他斜倚旧墙,忧伤的在叹息,那憔悴的面容,让我心生怜惜,路过他的路,我对他嫣然一笑,一如夏日的初蕾,那片淡淡的云樯捎去我的问候:我不来,你不许老去!

月儿缓慢地浮沉,仿佛一会儿遥远,一会儿慢慢的贴近脸颊,又仿佛一会儿恬淡,一会儿又在静谧里象我眨着眼睛。我有一个梦,在大明湖畔,时间定格在易安豆蔻之年,月华如水,静倚柳畔,桥上少年桥下水,往事倾城如蝶衣。

淡月,轻拢慢捻的弦。

当我透过镂花的红木窗,而你,依然倚着窗外那斑驳的墙。

忧伤的情怀,忧郁的眉眼,潮湿了斑驳的岁月,你的身影彷如轻轻地勾勒在白色瓶胚上的花纹,透出沧桑与久远。

应当承认,生命就是希望,我崇拜生命,生命的孕育、诞生和显示本质是一种无比激动人心的过程,我们就是过程的执行者,如一双灵巧的手,在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时而浓时而转淡,手中的笔不停地画着,笔锋如人生不知转了几转,时高、时低,一点点接近着序幕。

偶尔,耽溺,总会有个寂寞的字眼。

是啊,我们都是如此寂寞的走着,那个与我同行的人迟迟不能到达。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那曾经与我同行的人,在等我的牵挂吗?

第十七节迷失森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