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三个锦囊三个任务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可谓伊人,在水一方”。这个从诗经里走出的女子,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如那江南的女子,手执一柄碎花纸伞,在散发着丁香花的幽香里,浅吟着低唱。

在诗经里江南,烟雨一直蒙蒙的,品读醉梦在诗情话意的水墨江南,一年又一年。

我只是喧嚣红尘中一个平凡而落寞的女子,呢喃着那些过往的忧伤。

走过七月的思念。庭院开满颓废的花.你守望的城池,是在等待一场烟花的上演吗?推开窈窕的窗,寻找安静的月光。你说过月圆是画,月缺是诗。月光是你清澈的忧伤.极淡,极轻。灯火依旧仰望幸福。把爱折成经卷,让心去漂泊。谁的目光能够穿越这千年的月色?月色朦胧水色朦胧。江南梦中,心是湖泊,游戈的过。看你画几道忧伤的弧,在诗中守一片翠绿。绿屏隔尘、与世无争,卧听流水之音.有山,青成杏花疏影里的一片婉约。

我是一滴流浪的泪水。天空己布满散落木槿的晚云。可以,转身么?都说无花无笑无牵绊,一心只在红尘泛。心路?尘路?欢笑中,爱情,落幕。当我轻轻转身。用一生的牵挂馈我以被爱的虚荣,好吗?一次铺张的温柔之后,花逝.送你一片洁白的雪花。知道,一转身,就是一个世纪的距离。知道,很多伤很多痛会在磨难中成长,在幸福中终结。一生的痛,只愿谁为你读懂?穿越红绿的光。风云聚散又合拢。淡忘来去的风,人生何处不相逢。空余一枕明月,心如平静苍凉幽深的古井。撷一段岁月的晚香。今夜,我静静地写着你的曾经。飞雪,千年。疏烟淡月的日子,谁绽放了你的生命?谁的朱颜泪,滴落成了你诗中的那朵玫瑰?左手阳光,右手流水。那些舞在梦里的回忆渐渐长成心口的朱砂。

岁月总如霜,总能催白了头发,冷了烟花。那些过往,不经意间的就散淡了,再也难寻。

还有陈年的故事吧,暗淡而浓烈,在岁月的一把清霜下凝固,一粒一粒,附在心上,模糊着沉默着,这感觉,很轻,是风摇荒草,不胜西风残照。

原来,什么都会过去,有永恒吗,谁道的清呢,那些永恒还不是在一阵又一阵的风过之后,枯成了荒烟蔓草。存在记忆中的,又能剩下几多呢,不过只是几个刹那而已。太多的时候,我们是多么需要删去不必要的,只留下美好呀。

人生其实也就是一个刹那之后,再翻过一个又一个刹那的延续。翻书似的。这些刹那连续不断地接踵而去,很多很多,能记得的,是那些最美的,最痛心的,总也忘不了的时刻。

忘不了的,便一直遗留在心底,在某个时刻悄然的忆起,那些个回忆翻江倒海似的在脑海里不停的荡漾。

奇怪得很,那么多养眼的帅哥,我好像对慕容冲特别钟情,这当中当然有一些“五代十六国倾国倾城倾国第一人”的原因,更多却不是因为这个。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们都说不出多久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男子,当他站在自己的皇城之上时,整个天下都要向他俯首称臣,他的心中却一定是凄凉的吧,他的心愿已达成,但他终于回不到当初,那个月光一般的凤皇儿,已经一去不复返,他短短的二十几年生命,也不过凡间一场大梦,梦过之后,满树繁花已谢,佳人一去不复返。

第十八章三个锦囊三个任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