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神兽麒麟

  第十一节神兽麒麟

万里虚空之上,两道身影凌空横渡。

罗燕牵着延庆的纤纤细手自由飞翔沐浴在斜风旭日中。微风吹拂,怀中女子秀发发扬,千言万语尽在这回眸之中。

那深邃的眸子,在夜幕降临前闪动着光芒,如那黑夜星辰,有一种摄人的魔力,那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凌烈与霸气,显得是那般不可一世。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彼兽通体紫色,眼蕴金光,脚踏祥云,唯一尾似犬,与王对视,王不敢视,大呼‘犬神’,乃弃弓,所有战士伏地膜拜,无不称神迹。三叩首,九伏拜,兽乃不见。

那里的人,那里的蓝天白云;只有站在藏区那片广袤的土地,呼吸到微凉的风,才能明白,原来人可以和神,如此的接近,来自远古对神的崇拜,在心底油然而生。路上,又飘起蒙蒙细雨,汽车平稳地行驶在山南地区公路上,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一路上山路狭窄,峭壁悬崖,穿行在峡谷中,方新教授呼吸着纯净的空气,沉浸在一种宁谧的气氛中,心无尘染,一片空明。数小时前,他还在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为是否去获得生命中的名誉而焦虑犹豫,现在,他的心情就如那细雨般将忧愁都飘逝,有的只是灵魂深处的虔诚和一种对原始的向往。

河畔花灯婉转,徒伤感。爱易成双,恨亦成伤,痴念纠纷难情长,缠身附骨皆怨妄。倾颜于谁,尽此心,天地自在,下为君。仙落凡尘谱情长,思不忘。年华逝水,少有追回。贪慕春光,欢愉半晌。君不见,抚琴错弦只一愿,时时勿忘。风流倜傥,飞花无殇,一水映残阳。地久天长终虚妄,叶落舞寒霜。

春情一片冷处浓,风卷碧云空。入径步庭月苍穹,东坡饮复醉,宫门路重重。风烟台月影留碧,起歌谢荼靡。莫道春去无留意,销尽锋镝,魂断为卿记。匀妆半抹对镜凉,泪光湿霓裳,偎依成双话虚妄,人面已去,颤落桃花空黄且奏一曲离殇,听佳人浅唱。凤来遗音已苍凉,求得几回忘?凰焰灿流光,陌上花开连窗,鹣蝶成双人凄怆,孤影几虚妄。桃林十里,花开漫香,掩映红颜漾。面若朝华世无双,笑倾天下郎。故乡可堪忆?人面桃花几来去,今朝空留寂。在山看水几重楼,只是孤影旧游,斜阳半坠碧天悠,知否绿肥红瘦。清浅曲水映流光,歌罢醉琼殇。莫道花重人不往,断弦清秋,怅愁两茫茫。抚弦清唱,琴声悠悠不思量,断却一曲话惆肠,秋水无情,处处冷清漾。却见佳人倚窗,嗅得青梅酿,紫竹迎风飒飒凉,檀香袅袅夜未央。

秋雾相思浓,仅仅半步之遥,却已经看不清了彼此。所以,我无法揣度你脸上的表情如何,即使我们近在咫尺。

只有投入你的怀中,追随着你的脚步离开。绝了那天籁之音,步入冲门深锁的宫中。一袭霓裳羽衣,一支绾发金簪,染透江山的,唯有安逸了。

只能原谅,你堂堂九五之尊,冒天下之大不韪,只为打破注定好的一切,来换取今生短暂的厮守;月老早已牵好的红线,你却偏要以一己之力拆散重接。于是,你成功了,在他人质疑的目光中,我成为了你的妃子。

世人的言论无法阻止你我早已相续的心,你是高高在上,俾睨天下的主宰。江山再美,也只被你拥有。

可是,我终于还是失去了意识,手重重的挥下,似乎是想要弹去你脸上的泪。

不要哭,好不好?不要再为我伤心,你以为我做了太多错事。霓裳羽衣随曲子翩飞之时,开元盛世一代明君已经被人遗忘。你还是李隆基,但却再也不是唐玄宗了。所以,这次不要在错下去了,你要试着勇敢,试着坚强。请先忘了我,百年以后,我们再在奈何桥旁相会。我愿意,一直等你。

云想霓裳花想容,可我,纵使有着这般倾国倾城的容颜,也还是无法为你守住这大好的河山。

地府的天极为明朗,仿佛你曾经温柔的浅笑。我坐在奈何桥旁,抚着白玉桥柱,脚浸入忘川河水中,素纱竹簪映入眼帘,再无往日华美。

我在等,等着有一天,你来寻我,然后我们十指相扣,一起过桥,去找那和蔼的孟婆,以汤为酒,再饮交杯。把一切前尘往事全部遗忘在忘川水之中,转身,共赴来生。

宁静的春阳,剔透馨香。

途经闹市,不经意的瞥见街道两边的绿化带,蔷薇盛放,绵延不断;粉的恬静、紫的妖冶、红的奔放的蔷薇啊,远远近近,好不炫目;一些耐不住寂寞似地探出笑颜,一些低眉垂首极是娇柔,还有些正襟危坐一副傲然的娉婷在喧闹中……凝望,回眸,沉醉,一簇簇明媚,一束束妖娆的景致啊竟让我想起了你,我永远的异乡人。

我的城市,春意缱绻,花香满庭;而我,依旧清逸素颜,穿行在古老的街巷,游走在静谧的湖畔,听风赏雨,独自珊然。恋旧,让我习惯了固守;岁月的深处,沉浸你蝉翼般的眸光,我,心似莲花开。眼里的春天细细密密,如此浓烈;心里的春天缠缠蜷蜷,那么飘渺;光阴之外的旖旎啊,让我如何勾勒,如何抒写,如何才能安然抵达?

迢迢河汉,终渡不过那贪嗔爱痴。无语凝噎。风中尽成唏嘘句。人间的红莲依旧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尘。谁想到坠落尘缘,会纠葛成几世的沙?清愁若苦,梦犹在,那一瞬,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保留一缕若隐若现又无悔无怨的牵挂,就像笑拈莲藕时那百折千回的丝,直到在红尘中慢慢变老。临晨,携露珠与草,簇拥一盏微明的灯。沦为了过客,沦为了行者,只为觅伊人。何谓伊人?错过了季节,错过了花落与花开,错了此时与那时。晚鸦暮林,飞花零落,为何如此轻易便跌进尘埃里?不在眷恋江南的烟雨西湖的迷蒙吗?散作一地虚华的碎片,尽管鬓未如霜,尘,却早已满心满面。庄子说,“相喣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是,如何才能达观地相忘?揉碎桃花红满地,匆匆一瞥,从此灰飞成烟灭。

第十一节神兽麒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