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节惊天隐秘

  那个夏日,我坐在西子湖畔的一处茶楼里。楼外的街道上不时走过一群游客,吵闹一阵后又匆匆离去。而我只是静默地坐着,眼前涌现出千年前先贤留下的风华。

花落的江南,马嘶的故国。江湖上谁还在传说,那公子白衣白马,眉目如画,风姿洒脱!挥毫,让我蘸着这江南的明月,再为你写一帖风月。风月!风月!那江上的明月,松间的清乐,今夜,谁还与我填词了对酌?我看见山下的纸钱纷纷,绕古村,白幡森森的静默。那是谁家帷帐,黄昏后又被哭声充胀。不可说,不可说。牛斗文星落,萤火烁烁。今夜,谁还听我五弦的寥落。寒山寺夜起的灯火,又染红了谁一江的落寞。

巨大的水声似是末路的弃族最后的嘶吼。天空已被染成了土砾一般的颜色,平添一丝可怖之色,似是一张狰狞的脸——你不由的想起了那些血溅沙场的江东弟兄死时的模样,同样的不甘而扭曲的面容。

天际渐红,一层薄光撒在你的身上。顿时白衣变作红裳,青丝染成金线。一只只飞鸟掠过枝头,直冲云霄,带着碧玉般苍翠的枝叶一阵摇曳,一波又一波如同青色的浪。

那日的江南,芳草凄凄,荻花成霜,青石残碑处,有暮霭沉沉,渔歌互唱。远芳古道,月色茅舍,那些旧日的竹窗还依稀。谁和我一曲霓裳,到中宵,歌尽酒残,扇低风香。孤江的渔火,远寺的梵唱,日复一日,撩拨着我九曲的愁肠。有一种痛,是岁月烙下的伤,历久难忘。

我走过你走过的古村,那长亭长,短亭短,长长短短,短短长长,如离觞,如过往,回环跌宕,温柔断肠——仿佛谁还在唱,“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歌声在云端,若花开月晕,袅袅娜娜,似有还无,让人恍惚在梦中。

过春社了,吹面不寒。嵩洛那些旧时的庭院,又见黄蜂,频扑了秋千。遥遥记得那年,墙头马上,桃花人面,蹴罢秋千,谁回眸一笑的嫣然。金谷园的落红纷纷,秋千架的绿影隐隐,那一挪杨柳腰婀娜,是杨花飞春,香透长安,似梦若幻,在纷纷交织着缠绵。我看见池上的归燕,在桅间盘旋,双影翩翩;我看见谁家的女子,闪射的皓腕,玉葱纤纤。寻香黄蜂,打马白衫,青石的街道已被黄昏侵掩,轮回里,谁还在祭奠着那些一去不返的流年?

白衣,白马;倾城,倾国。你说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西市寻春东市柳,朝与同歌暮同酒。那年你赠我的梅花,还斜簪在洛阳。九重宫阙,十里长安,那香一阵一阵,铺满了伊阕,葳葳蕤蕤,无关风月,今夜让我再一次为你弹铗而歌;生死相托,让我再为你饮下这五湖明月!

花落的江南,马嘶的故国。江湖上谁还在传说,那公子白衣白马,眉目如画,风姿洒脱!挥毫,让我蘸着这江南的明月,再为你写一帖风月。风月!风月!那江上的明月,松间的清乐,今夜,谁还与我填词了对酌?我看见山下的纸钱纷纷,绕古村,白幡森森的静默。那是谁家帷帐,黄昏后又被哭声充胀。不可说,不可说。牛斗文星落,萤火烁烁。今夜,谁还听我五弦的寥落。寒山寺夜起的灯火,又染红了谁一江的落寞。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

屋内弥漫着袅袅茶香,漆色暗雅的桌椅上浮刻的纹路细腻精致。隐约传来一声弦音,粉墙黛瓦轻易隔绝了尘世喧嚣。

清晨,东方初白,你负手临于门前,任由山风带着些许寒意拂面而过,漫山碧色尽收眼底。默默地折回屋中,复出时手中多了一支竹箫。将箫管贴在唇边,悠悠地送出一口气,清扬的音色因山中的空寂而显得愈发绵长,似是低声诉说。

面前是滚滚江水,浊浪排空,巨大的水声似是末路的弃族最后的嘶吼。天空已被染成了土砾一般的颜色,平添一丝可怖之色,似是一张狰狞的脸——你不由的想起了那些血溅沙场的江东弟兄死时的模样,同样的不甘而扭曲的面容。

天际渐红,一层薄光撒在你的身上。顿时白衣变作红裳,青丝染成金线。一只只飞鸟掠过枝头,直冲云霄,带着碧玉般苍翠的枝叶一阵摇曳,一波又一波如同青色的浪。

此般景致,是否是日后你出山入仕而又为千夫所指时,心中的慰藉?东山于你,怕是有着说不清道不尽的羁绊吧。否则你怎会将自己一生的荣辱,全都寄在了那里。

那个夏日,我坐在西子湖畔的一处茶楼里。楼外的街道上不时走过一群游客,吵闹一阵后又匆匆离去。而我只是静默地坐着,眼前涌现出千年前先贤留下的风华。

花落的江南,马嘶的故国。江湖上谁还在传说,那公子白衣白马,眉目如画,风姿洒脱!挥毫,让我蘸着这江南的明月,再为你写一帖风月。风月!风月!那江上的明月,松间的清乐,今夜,谁还与我填词了对酌?我看见山下的纸钱纷纷,绕古村,白幡森森的静默。那是谁家帷帐,黄昏后又被哭声充胀。不可说,不可说。牛斗文星落,萤火烁烁。今夜,谁还听我五弦的寥落。寒山寺夜起的灯火,又染红了谁一江的落寞。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

屋内弥漫着袅袅茶香,漆色暗雅的桌椅上浮刻的纹路细腻精致。隐约传来一声弦音,粉墙黛瓦轻易隔绝了尘世喧嚣。

清晨,东方初白,你负手临于门前,任由山风带着些许寒意拂面而过,漫山碧色尽收眼底。默默地折回屋中,复出时手中多了一支竹箫。将箫管贴在唇边,悠悠地送出一口气,清扬的音色因山中的空寂而显得愈发绵长,似是低声诉说。

面前是滚滚江水,浊浪排空,巨大的水声似是末路的弃族最后的嘶吼。天空已被染成了土砾一般的颜色,平添一丝可怖之色,似是一张狰狞的脸——你不由的想起了那些血溅沙场的江东弟兄死时的模样,同样的不甘而扭曲的面容。

天际渐红,一层薄光撒在你的身上。顿时白衣变作红裳,青丝染成金线。一只只飞鸟掠过枝头,直冲云霄,带着碧玉般苍翠的枝叶一阵摇曳,一波又一波如同青色的浪。

第十五节惊天隐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