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天魔令出

  我在这里等你,等你幻化成雪,贴近我肌肤等待成了悬在空中的一声叹息,起风了,浮云不舍地离去。回望中,一滴泪落下,绿了山野“我漂浮不定,但我的根始终在你心里,不离不弃。”钢琴与洞箫缠绵中悠悠自醉,岫壑与浮云聚散间脉脉相惜。胸中有丘壑往事如浮云。踏一缕薄烟,看它缓缓散去。它牵绕了一个影子。它浮云一般,飘动往昔。壑,最深的山谷,埋不下一颗跳动的心。山林没有声音,一曲落花满地的萧。你是风中的一缕,呼吸。这如水的音符,原本就是一笔一墨,勾勒的不止是清幽淡远的情感!此时你想到些什么?又是什么在你眉头心尖起落和沉淀?荷塘蛙声浅,月过池已寒;

也许一生的梦换来一句,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年的飘零。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多少次在秋风里,冥想着记忆的颜色,记忆披着芊芊月华凌空而来,散在错错落落的光影里

泊处升紫烟。是什么在你的心底思海轻轻泛起和飘散?在一曲之后,淡漠了往日的哀愁,却将纠缠的尘缘轻轻述说.似远古吹来的风袭来丝丝寒意,给静谧的夜晚,带来如怨如诉的思绪,使人因迷恋这箫音而久久不能成眠。箫声缥缈,思绪飘飞,在钟声扣扉、琴箫和鸣里,体味出妙指妙心、音落意绵、曲终人散的意境。在寒山古寺中寂然打坐的一禅子?冷然的心迹伴青灯黄卷、闻远钟好风、看月移树动,禅思梵音的苍凉在舒缓的音乐里渲染得淋漓尽致。太过的静谧凄凉幽怨,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需要用心仔细体会品味,才能悟出其中的绝妙来。

在钟声扣扉、琴箫和鸣里,体味出妙指妙心、音落意绵、曲终人散的意境。在寒山古寺中寂然打坐的一禅子?冷然的心迹伴青灯黄卷、闻远钟好风、看月移树动,禅思梵音的苍凉在舒缓的音乐里渲染得淋漓尽致。太过的静谧凄凉幽怨,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需要用心仔细体会品味,才能悟出其中的绝妙来.

晚鸦暮林,飞花零落,为何如此轻易便跌进尘埃里?不在眷恋江南的烟雨西湖的迷蒙吗?散作一地虚华的碎片,尽管鬓未如霜,尘,却早已满心满面。庄子说,“相喣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是,如何才能达观地相忘?揉碎桃花红满地,匆匆一瞥,从此灰飞成烟灭。迢迢河汉,终渡不过那贪嗔爱痴。无语凝噎。风中尽成唏嘘句。人间的红莲依旧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尘。

空灵幽静的绵长哀婉音符把闲落的思绪引向了一个奇雅、清秀、素心向佛的世界。欣赏这样的音乐,是一种心灵上的憩息和听觉上的愉悦和宁静。沉闷的钟声、清脆的银铃、凝润曲折低婉的萧韵,伴随着淙淙的流水,听之,仿佛置身于远离喧嚣尘世的幽谷,虽然没有世外桃源的闲适安逸,但却能在沉寂的环境中梳理思绪,遥看芸芸众生,感悟岁月沧桑,也是一种难得的情致。素净清雅,不沾一丝的杂念。旷幽、淡远的音韵能让人想起什么呢?是“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的轻柔含蓄?还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离愁别绪?亦或还有“春去也,化作悱恻凄凉的低诉吟唱,镌刻于心。夜深人静的时候,月上柳梢头,幽静、悠远的萧音,似远古吹来的风袭来丝丝寒意,给静谧的夜晚,带来如怨如诉的思绪,使人因迷恋这箫音而久久不能成眠。箫声缥缈,思绪飘飞,在钟声扣扉、琴箫和鸣里,体味出妙指妙心、音落意绵、曲终人散的意境。在寒山古寺中寂然打坐的一禅子?冷然的心迹伴青灯黄卷、闻远钟好风、看月移树动,禅思梵音的苍凉在舒缓的音乐里渲染得淋漓尽致。太过的静谧凄凉幽怨,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需要用心仔细体会品味,才能悟出其中的绝妙来。

喜欢小花小草,却始终回避着花团锦簇的繁盛;习惯感风吟月,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没有过人的才情,偏爱涂鸦一些凌乱的絮语,让想象伴着音乐一路飞翔,让心情随着指尖翩然摇曳,让舞动的灵魂棱角分明。那么近又那么远的你啊,让一向清净的我在万千诗意中懂得了欣赏,在风生水起时习惯了守候。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一个人的日子,滋长着任性,嚣张着寂寥;繁繁复复中,我用文字种植一些花朵,一些只属于我内心深处的花朵,饱蘸着你的气场的花朵,它们如歌似茶,在清凉孤寂的夜晚,为我取暖;在身心疲惫的刹那,给我力量;在每一个如水的日子里,让我丰盈,令我酣然。花红柳绿的阑珊,怎能敌得过心有灵犀的曼妙?因你,我甘于寂寞。

旷幽、淡远的音韵能让人想起什么呢?是“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的轻柔含蓄?还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流星雨,上弦月。春去春又归。守一轮弦月。湖心水湄。花儿为何要流泪?杏花雨印。梦蝶。今夜,我属于你。你属于流水。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呼吸你的温柔。风吹落的那片丁香,记得它轻轻的落在我的长发上。天等烟雨,我等你。今生的相逢,只为前世的一笑.你是人面桃花。你是出水莲。你是被风吹过的秋天。心似浮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为你,我的轮回碎在滚滚红尘之中.你的笑声可以淡忘人间烟火,让我想起瓦尔登湖的阳光。那阳光是我多年前遗失的梦。优雅的举着酒杯.祈祷,永生的阳光。梦里痴笑谁人怜。桃花劫。鸳鸯弦。

“昔闻周史,今歌白童。玉尘手别,羊车市若空。谁愁两雄并,貂应让侬。”这是当年陈文帝特为韩子高所作的,越千年耳,依然陶醉。“貂应让侬”,很难想象啊,陈文帝性格暴躁,居然会说出如此哄人的话语,忍不住微笑。

乱红好似久远到旷古未闻的声音,也许一生的梦换来一句,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年的飘零。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多少次在秋风里,冥想着记忆的颜色,记忆披着芊芊月华凌空而来,散在错错落落的光影里笑能解千愁?对酒当歌,伤笛迎风而奏,晚风轻拂。只做片刻的逗留,木萧萧,欲说还休。浪滔滔,功与名,尘与土,一抔净土掩风流。静默中观花,看云起云落,花开与花落,如斯而已。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尘间的风风雨雨,变得风云际会、纵横捭阖。今夜,我于雾岚之外,繁花醒木之间,细读古文,轻吟诗词,携一身古典情韵,烟云缭绕,空气中漾着一股茶香,

晚鸦暮林,飞花零落,为何如此轻易便跌进尘埃里?不在眷恋江南的烟雨西湖的迷蒙吗?散作一地虚华的碎片,尽管鬓未如霜,尘,却早已满心满面。庄子说,“相喣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是,如何才能达观地相忘?揉碎桃花红满地,匆匆一瞥,从此灰飞成烟灭。迢迢河汉,终渡不过那贪嗔爱痴。无语凝噎。风中尽成唏嘘句。人间的红莲依旧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尘。

第五节天魔令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