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道似无情却有情

  皇后缓缓眯起眸子,唇角定格一抹冷笑道“文妃对本宫家事,倒是感兴趣,得人心也罢,不得人心也罢,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文妹妹不也是如此过来的。”

文妃刹那间冷意翩飞,先前那一丝笑意消逝的无影无踪,她道“妹妹自是知眼前是何情势,若是将权势压在手,最后也不必落得花落人亡两不知,咱们且看谁笑到最后。

文妃冷哼一句,带着丫鬟翩然离去。

路子弯着许久的腰,想来皇后也将离去,便听“新得宠的昭仪,看来皇上对她是上心了。”皇后的声音恍若飘在云端,却莫名让人升起一股寒意,待路子要跪安时,那知皇后早已离去半响,他突然感觉后背一片湿凉,蓝色的衣物早已汗湿一大片。

傍晚时分,日落以至,明星稀疏,外头的湘妃竹借着点点月光,映着水光,窗格上一片树影婆娑,幽静祥和,清净宜人。

夏雨服侍静香入睡,屋内一片安静。

处理完政事的墨阳,悄悄来至屋内探望她,便见她侧身躺在里内,先前因嫌药味太浓,开了窗子透气,墨阳皱着剑眉,又走至窗前,掩上了窗格子,遮住一切婆娑夜色。

刚想为她捂实锦被,谁知她睡眠向来浅,不一会便被惊醒,见是墨阳她默然片刻,又欣然而有喜色的道“皇上怎如今来了?”

他望着歪着脑袋的她,如水般的发丝散落在锦枕上,轻浅的呼吸生,格外清晰,刚睡醒来的声音,显得惺忪朦胧又可爱,他忍不住抚了抚她的发丝道“朕有点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她梨涡浅显笑道“皇上,臣妾已经无碍了。”

墨阳道“可朕就是不放心你。”

她调皮勾起一抹笑意道“难不成皇上想这一夜都守着臣妾不可?”

他突然整个人躺在静香身旁,龙涎香瞬间扑满鼻尖,静香就是一惊,整个人紧紧绷着身子,静待下文。

墨阳见她颤抖害怕的样子狡黠笑道“竟然朕如此不放心你,就依爱妃所言,守爱妃一夜便可。”

她顿时有恼羞成怒之状,道“皇上就知道打趣臣妾。”之后帘帏内静寂无声,墨阳本是平躺着,微微一侧身便抱住紧绷着身子的她。

静香以为他会有下一步动作,谁知他嘴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拍着她的后背低喃道“安心睡吧,若你不愿意,我绝不会强求你。”

那一夜她似梦似幻,她梦见一少年,牵着她的手,奔跑在开满杜鹃的花海里,哪里有会唱歌的鸟,有一切她所未见过的东西,听见那少年微笑着说,阿香,将来我一定带你去沙漠看格桑花,看没有脚的天堂鸟,那样的笑容竟是许多年在未见过.

她还梦见她们躲迷藏,她在回廊里找了他许久,直到怕他从此就这样消失,宁她害怕的哭泣,谁知,却在下一个转角处,他从远处出来,看着满脸泪水的她,心疼的擦着她脸上的泪水,轻笑一声,宠溺道”傻姑娘,我就在你身后,哭什么。”

她想说,你知道我有多害怕找不到你吗?不过时隔多年,竟真的未曾找到。

道似无情却有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