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谋初起

  雨冷哼道“你说不会是你,那这药未经她人之手,别人岂可有机会下毒。”

“好了!事情尚未查清楚,你们就起内讧,真是禁不起一点风浪。”静香怒斥道。

剪秋与夏雨皆低垂这头,默默不语,正巧墨阳遣来的容姑姑与两小太监来到,都福了礼,静香将容姑姑留下,其余两太监命他们跪安。

容姑姑望着屋内气氛有点不寻常,便道“奴婢有幸得娘娘赏识,是奴婢的荣幸,日后定当全心全意服侍娘娘。”

她起身扶起跪着的容姑姑道“姑姑这是何话,既是我将你请来,倒是你留了面子与我,可不能说荣不荣幸这话。”

容姑姑环视了夏雨与剪秋疑惑道“不知这两位姑娘犯了何事?”

静香冷笑道“姑姑不妨往地下瞧,便会明了。”

容姑姑瞧了下地上的碎片,并没有多大的神色波动,波澜不惊道“可是有人想要害娘娘?如今只是开始,这等小事宫内如牛毛细碎之事,实在无需惊慌。”

她满带欣赏之色望向容姑姑,便又望向夏雨与剪秋道“可记住容姑姑刚说的话,如今还只是开始,往后有太多我们无法预料之事,以后若事态尚不明确,你们却早已自乱阵脚,可别怪我不留情面与你们。”

夏雨与剪秋均默默应答,她笑着望向剪秋道“我自知你不会干这等事,你且与我细说下当时的情况。”

剪秋这才算松了一口气,便又收住隐隐渗出的泪,红着眼眶道“娘娘,您的药我是亲自去太医院拿的,真未经过她人之手。”

静香沉思一会,望向容姑姑道“不知姑姑对这事,可有何看法?”

容姑姑语速缓缓道“此事很简单,娘娘刚得皇上宠爱,想要害娘娘的,所有后宫的嫔妃均脱不了干系,可不知娘娘与谁有过过节?”

几人回顾思索,夏雨忽想起什么,惊道“可是左丞相之女齐陵!”又道“还是文妃!”

容姑姑道“咱们且不论这两人中,到底是谁,我们先从太医院开始询问,明日旁晚,剪秋仍旧上太医院接药,夏雨将消息散播出去,便说娘娘病忽然加重,却一时半会也还无大碍。若是真想要娘娘命的人,绝不会让娘娘的命留至后日,必定还会在药内下毒,在遣派两人,一人盯着文妃宫内,一边盯着昭媛宫内,如有动静立即回报。”

剪秋与夏雨答道“是,姑姑。”

次日,阳光初照,宫内宫女忙的不可开交,你来我往,自是为自家主子而忙,上完早朝的墨阳一回,便见路子在与宫内丫鬟站在正阳宫门外谈论,说是静安阁禾昭仪病情加重,如今便吊着一口气在,还不知可否熬得过这夏季。

墨阳听后大惊,便急着问道“此事可是真的,朕昨日才见过她,今日怎忽病成这般光景。”

路子与丫鬟见是皇上,均是大惊一会,便行了礼答道“禀皇上,这事在今早,早已传的沸沸扬扬,静安阁现如今早已乱成一团呢。”

阴谋初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