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褒姒与周幽王

  她止了止泪道“女儿已经收到。”

丞相又道“那你为何迟迟无所行动,润王已至金陵,还未得你向皇上举荐,实在令我不放心。”

她脸色微晃道“父亲,容我在缓一段时日,如今时机尚未成熟。”

丞相沉思半响道“我知道你的难处,后宫就是一虎口,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这时间问题我自会与润王说清楚,你且先顾自己,在部署如何靠近皇上夺得如意令,如今眼看西北国兵马壮大,攻打金陵国是指日可待,因我们兵马未足,火力尚且不够肥厚,若是没有如意令万万行不成事。”

静香静默半刻,便道“是,父亲为难你了,我自会加快我的行动,只是您确定我们可以在西北国攻打金陵时,乱中取胜么?。”

丞相沉声道“世间霸业那位不是乱中取胜,关键在于一个巧字,我们只要掐准时机,便有一半的机会。”

两人真谈到白热化时,外头太监高声道“丞相大人,时辰已到,望尽快道别完。”

时辰已到,两人又是一番情绪哀愁道别,静香站在红柩的门框处,望着父亲的背影比未入宫前更加消瘦许多,那萧瑟的枯叶满天飞舞,拂动那一缕白发,她忽然眼泪便不受控制往外涌,直到那背影消失不见,剪秋才出来劝道“小姐,老爷已走,勿在站外边了,风大小心着凉。”

这才罢,静香坐在床边低头沉思许久,忽闻皇上驾到,便一惊,连忙起身去接架,刚以半跪姿势想要福礼,墨阳已经扶起她道“你如今身子弱,且需要好生修养,就不必如此多礼。”

她莞尔一笑道“谢皇上,今日让嫔妾与家父见面。”

墨阳翻着静香先前看完的野史道“不用谢朕,人之常情。”又道“爱妃可喜爱看这种野史么?”

静香探眼一望,居然那一页说的正好是幽王褒姒之情,她垂眸道“只是病了许久,感觉有些无聊,便拿些无聊的书来打发。”

墨阳笑道“你对幽王褒姒之情有何看法?”

她眸子忽暗,便又是一笑道“皇上是让嫔妾站在何人角度说?。”

“自是两方角度均与朕说说。”

她笑道“若是站在女子身份说,嫔妾只能说褒姒,有悲有喜。”

墨阳颇有兴趣问道“哦,这有悲有喜是何见解?”

“幽王为褒姒烽火戏诸侯,这是众所周知,作为女子,一位天子为她做出如此出乎意料之外事,却实是荣幸之至,至少在世人女子眼中是羡慕的,这是喜,总说褒姒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使得周幽王失信于臣,而失于王位,一个女子要背负滔天的骂名,这亦是悲。

”哦,那爱妃又如何看待周幽王?”

“不过是普通痴情男子,只是身居皇位注定不会普通,若是周幽王是普通人家的富贵公子,为褒姒一掷千金,绝不会引来滔天大祸,皇位就是束缚,上面有太多规矩,有权亦无自由可言,周幽王不适合皇位。”

褒姒与周幽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