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谋初起三

  剪秋顿时心凉半截,先前还留有的一丝睡意,早就惊散得无影无踪,刚想起身转去前门重新进入,去太医院前门接药,没想,竟看见昨日端药与她的太监。

望着他鬼鬼祟祟的,心内顿时如明镜一般,只是疑惑,这太监,是何人手下做事,又是受何人指使,

一碗药居然有三种毒药,这宫内想要静香命的人实非少数。之后端了药的剪秋,过了太医院,在一拐角走廊上遇见了夏雨,她将手中端着的药换了剪秋托盘上的一碗,两人若无事般,擦肩而过。

待到了静安阁,又将药细细喂着静香,墨阳望着她将药吃尽后,问道“吃了药,可否好些?”

她苍白这脸,虚弱一笑便道“皇上刚下早朝,朝服还未换下,便赶至这里,想来还有许多政务未完善,正好刚我吃了一碗药,心里舒畅了许多,身子却实在乏的很,不如皇上先去处理完政务,让嫔妾在睡一会,可好?”

墨阳不放心的点了点头,又为她紧了紧被子,直至认为风钻不进被内才罢休。

当所有人遣散后,只留下刚回来的夏雨还有剪秋,容姑姑扶起静香从床上起来,两人围着桌上先前掉包的一碗药研究,静香问剪秋道“刚在太医院,你可见着谁呢?”

剪秋心有余悸答道“娘娘恐怕不知,这碗内总共有三种不同的毒药,均是不同人所下。”

她冷笑道“原是我静香的命值钱,那值得他们如此浪费这些药物。”又问“这三人均是谁身旁的人?”

“一个是昭媛娘娘身旁的丫鬟云儿,还有一位是文妃娘娘身旁的离若,另一位太监我倒是面生的很,竟在宫内不曾得见过。”剪秋报出前两人的名字后,在最后一人的名字上疑惑的说道。

站一旁的容姑姑道“娘娘,一碗药便能道出您在宫内树敌非浅,只怕这红墙宫闱内,没一人不想要娘娘命的人,现在追究谁是凶手以不重要,若想长久立足,今日此情景自是难,倒不如找一靠山,稳妥点,相互利用相互扶持,比孤身作战的好。”

她思索半响,嘴角轻轻微扬,启唇轻启道“此事须得从长计议,你们今日也累了,且下去午休吧。”

待到所有人均去休息,夏雨端了一盘糕点,见静香像是疲惫般,揉了揉眉心,担忧的问“小姐可又是头痛?要不奴婢吩咐御膳房准备点荷叶汤,清热去火也安神。”

她素手抚着额,微微晃着头道“不用,入宫之前我总想着低调行事,可这丞相之女的头衔终究太过光芒。”

夏雨放下手中端着的糕点,站在她后面,为她按摩额头两颊,问道“小姐如今我们可怎么办,润王已到金陵,老爷说让你想法子将他觐见给皇上,但后宫又来势汹汹,我们无法分身啊。”

她皱着眉,望着窗外挂着一只叫的欢快的百灵鸟,皱着眉道“后宫我们只得静观其变,后日便是新人侍寝之日,不知皇上可会揭谁的牌子。”

阴谋初起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