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谋初起二

  墨阳将袖一拂,连忙叫人备轿往静安阁去,从正阳宫出发到静安阁并不远的路途,墨阳却像是用一生的时间在走般。

抬轿子的奴才们健步如飞,他却总觉太慢,连催了好几声,摇摇晃晃赶至至静安阁。

轿子还未落地,便见他,早已飞奔往屋内走去。

人还未至屋内,便声已到达,他大声道“昨日还好好的!病怎会加重!可是昨日淋雨的缘故!”

又连忙大喊了几声“太医!太医!人呢!”

夏雨听大声是喧哗的竟是皇上,赶忙出来接驾。

墨阳进屋内,便见床上帘子内的静香,病恹恹的侧躺着,昨日的活泼早已不见。

揭开碍眼的帘子,便见红润的肤色,苍白一片,额上还涔出细汗。

紧紧握住她手道“这是如何,怎会这般虚弱?”

她虚弱一笑,还想起身为他福礼,墨阳连忙止住,道“身子这般虚弱,还作这些子虚礼做什么,你先好好躺着。”

搂着她肩,将她轻轻放至枕上,担忧问道“这到底是为何啊?”

静香道“皇上务须着急,不过是昨日淋雨,偶感风寒吧。”

说完这句,又咳嗽了数十声,直到喘不过起来,脸色越发惨白无一丝血色。

墨阳心疼的为她抚了抚后背,便急着又高声喊道“我让你们叫的太医呢!为何还不来!如今都是想造反不成。”

屋内所到之人,均是被吓,低头跪地,剪秋便带着太医慌忙赶到。

太医半跪至静香塌下,手握住她的皓腕,两指定住两个经脉,垂眼冥思一会,便向墨阳回答道“回皇上,娘娘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吃几副药便可。”

他道“你可诊明白了,若是禾昭仪有个差池,我定要你全家脑袋!”

太医颤动着答道“臣并未发现大碍,娘娘只是受了点风寒,请皇上放心。”

太医跪安后,招了人去煎药,容姑姑便向剪秋使了个眼色,接过她手里的水盆,拧干脸巾,轻轻的为她擦拭着两颊。

墨阳吩咐容姑姑,将脸巾拿与他,自己便亲自为她试脸,静香惊道“不可!皇上九五之尊,怎可为嫔妾做这种事。”

他笑道“有何不可,我如今是你夫君,自是能。”

静香虚弱的无奈一笑,见他固执便也罢,笑道“皇上来静安阁,不知宫内的姐姐们可得知?”

“自是不知,朕是匆忙而来,哪有时间备大轿。”

两人说了一会话,太医院的药也正在煎煮中,那煎药的太监今日不知为何,匆忙去了数次茅厕,如今更是不见踪影,那火炉上的药,正在文火慢煎。

剪秋一直躲至太医院后柱,正是炎炎夏日,熬药也将近一两个钟头,竟靠在柱上昏昏欲睡,忽闻轻巧的瓦罐撞击声,人顿时醒了困,立马起身,望向熬药处,竟是齐珑身旁的丫鬟云儿。

见她双眼谨慎的环顾四周后,不知往罐子内撒了什么东西,匆匆将手中未用完的物体往袖内一塞,便小心翼翼离去。

待到剪秋将要回去禀报时,便又见一人,这次竟是文妃身旁的丫鬟离若,也不知往里内又扔了什么东西,竟也离去。

阴谋初起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