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远看遥色近却无

  他眸子暗沉,没有说话,静香自知这句话冒犯了他,又补充道“却也是我一生的夫君。”

就因这句话,他便笑得开心,先前暗沉的眸子,像是被点亮一般。

两人又闲聊着,夏雨进入,便见墨阳与静香均是衣物打湿,赶忙打发剪秋去正阳宫为墨阳取衣物来,自己又为静香披了件披风。

墨阳道“不用了,我还有政事尚未处理完,就一路回宫罢了。”

说完,便起身要走,静香又要夏雨去拿件披风,接过夏雨递来的披风后,为墨阳仔细的系好。

夏雨在旁正看着,痴痴直笑,静香等他一走,便骂道“你这妮子,如今越发发肆!”

夏雨警惕环望了四周,口气严肃道“小姐,没想到局势发展如此顺利,刚老爷传消息来说,润王以赶至蕲州,不日就能到金陵。”

她惊到,“竟这般快速,眼下我才刚得皇上宠爱,若是动静太大,终究不妥,你且在让我父亲等上一段时日,你说如今不好近他身。”

“话说伏都会的如来令,真会在皇上手里吗”

如今我也不清楚,得了伏都会的如来令,无论大小商号,随意提钱,相当得天下半边财产,也是皇室最大的财流收入,爹爹让我偷如来令,怕是要为润王招兵买马。”

“前年伏都会的舵主已死,又与当今皇上是旧识,临死时便将如来令交予他,不知他会将这令藏于哪一处。”夏雨冥思道。

静香疑惑道“我总察觉皇上与我发展的太快速了,不知当初的欲擒故纵,是否被他识破,这几日他对我的态度,有些异常,时不时的与我亲密,倒像是要把我纳入他裙下之臣。

“若是皇上真看上小姐的美貌呢?这事也说不准,当今男人均是一个样,没有不被美**惑。”

静香望着远处道“皇上太像葵翎了,他难道知道我与葵翎一段往事,所以才时不时让我察觉他像他,好扰乱我心绪?”

“不管如何,只要小姐稳住心绪,不要被其所迷惑,大计将至,岂可半路生岔子。”

静香凌厉的看了眼夏雨道“我自有判断,有关于我搜寻葵翎的一切消息,断不可让我父亲知道。”

“是,小姐。”

两人静默一会,忽闻外边脚步声,是剪秋,她笑着端着静香每日必吃的中药,道“娘娘,该是吃药的时候了。”

夏雨捻着鼻尖端到静香面前道“娘娘,这药何时才不用吃啊,都吃了一段时日了。”

她瞟了眼夏雨道“才这会子就受不了啊,我日日须得入口,那不更加。”

夏雨无心的说道“只是这味怎的,比平时还要难闻。”

她用勺子在碗内搅动一番后,惊的将手中的碗往地下一扔,满室浓烈的药味,黑色的汤汁散发出,嘶嘶的声音。

夏雨与剪秋惊道“有毒!”

她冷哼,并未说话,望着满地的碎瓷,眼中含着冷意,双手不由得抓紧。

“小姐!这是谁想要害我们。”夏雨冷冷的道,话虽是对着静香说,眼神却看向早已愣怔的剪秋。

剪秋立马惊道“娘娘!绝不是奴婢啊!奴婢也是亲手从太医院拿得!奴婢绝不会下毒!”

远看遥色近却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