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雾里看花

  他忆起曾在大漠一段时日,那段时光,刀光剑影从不间断的围绕墨阳,金陵三十年,云婕妤产下一子名叫墨阳。起初卫王并不待见他们娘俩,待墨阳越来越年长,聪慧乖觉渐渐显现,之后颇得卫王看重。

墨阳的母亲便由教子有方而升位成云妃,正是风头劲时,却在金陵三十一年冬季,正直壮年的卫王猝死于郑贵妃寝内,前朝丞相便以陪葬为由,将所有未生育的宫妃,全部抓进父皇陵墓陪葬。

墨阳的母亲虽有一子,却也被接入太庙为卫王祈福,常伴青灯古佛。

云妃便在离宫之际,将墨阳运出宫外,那时身边未有一人,凡事只靠自己,磕磕绊绊逃至江南。

被一地方县衙发现上报,独掌政权的王皇后,下令追杀他,卫王有五子,大儿子三儿子墨陵与墨迹被人毒杀,二儿子墨攻是王皇后之子,却在那场战乱中不知所踪。

追杀墨阳逃至大漠,那是怎样的国家,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雄浑,静穆,颜色却是暖黄。

哪里的建筑虽不如金陵,安定一个地方,就算是住上一生也不离,而这里所能称之为房子,便是一顶帐篷,一匹骆驼,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在朝阳落幕时,便还可看见大漠的族民,手牵着一队队晚归的骆驼出现在那线条优美的沙丘上,怀里还捧着一束紫色的格桑花,那画面是墨阳一生向往的,最后留至大漠躲藏了将近一年,便又被追杀至金陵,墨阳是在荒乱的集市中遇见最耀眼的她。

她总是喜欢着一身红衣,只要稍稍望一眼,便能第一眼将她找到,他带她去看红杜鹃,告诉她,沙漠的格桑花与天堂鸟,还有浩浩渺渺,起伏不间断的大漠,他说以后我定带你奔腾策马的去瞧瞧。

此后几日,墨阳频频经过南苑,有时探完嫔妃,又漫步于荷花池畔,望着富贵牡丹图的门帘子,可就是不敢入内他。

这几天想了很多,他怕儿时的女孩,已把他忘记,他又怕自己的情意将会把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终究敌不过心中那点滴的思念。

终于迈开脚步,揭开帘子进去,便见里边静悄悄,好似没人一般,本想转身离去,见上次犯事的丫鬟剪秋,从里间出来,剪秋惊讶的望着墨阳,缓过神来,知是找自家主子的,便告诉她静香的去处。

墨阳是在樱花园内,才寻着她的,这次只她与夏雨两人,着一身粉色衣衫,坐于樱花深处秋千上,夏雨在后头缓慢推晃着,她稍微有些无聊微荡着双脚,不知在寻思何事,那片片樱花飘落于衣裳上,也并未去拂落。

墨阳悄悄走至夏雨身边,惊的夏雨就想下跪,他像夏雨做了一个手势,她便静悄悄的溜走,留剩墨阳与静香两人。

他悄悄绕到她身后,忽的用力一推,秋千合着樱花往上荡,幅度突然的增大,惊得静香握紧秋千索,笑着骂道“你这蹄子!好生唬我一跳。”复又大声开心笑起。

墨阳听着那清脆的笑声,犹如天籁,因秋千的大面积晃动,树枝上的樱花纷纷大片飘落,花雨中,落红成阵,粉红色衣衫的她,像是被樱花雕砌而成,不由的眼眸中印满了她所有的笑声与身影。

静香感觉不对劲,反过身来,当即惊的道“皇上!”

墨阳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嘱咐道“安心坐稳。”便更加上了力度。

让皇上为她推秋千,若是让人看见保不定又有什么麻烦事,静香挣扎着要下来,墨阳刚想停住动作,挣扎的静香,因为冲劲太大,又因身子未坐好,忽的被秋千甩出去,墨阳连忙一个箭步上前去,飞身接住迅速往下掉的她。

两人惊魂未定的互望着,墨阳紧紧的抱住他,望着她泛着点点水光秋水似的眸子,问道“你怕不怕?”

静香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被他紧抱住的身子,有点微颤道“我怕。”

墨阳狠狠的道“知道怕就好,下次别在这么鲁莽。”

静香愣愣的点点头,墨阳望着可爱的她,忍不住低头轻啄了她的樱唇一下,她身体惊了下,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雾里看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