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宴会

  “姐姐这就说笑了,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何来过火之言?”

齐凌的眸子暗了暗言语之间的语气以不如初了说道:“妹妹如此揭她人的痛处,实属不道德,且其齐珑如此在意此事,妹妹言辞方面却越发的不留情。”

“姐姐没听过吗,对用语言攻击别人的人,就应要想到别人也会用言语攻击自己,再说她如此贬低我的丫鬟,她又可曾想过这也是她的痛处,那她当时又可曾留情?做人都是相互的你若不尊重别人,别人又怎会尊重自己呢?“静香髻上那朵红色牡丹,红的越发亮彩了,眉间那一点朱砂愈发显得明眸皓齿了,静香眼如弯月笑道:”姐姐,也不会是学着玲珑妹妹那套说法吧?以道观之,物无贵贱;以物观之,自贵而相贱;以俗观之,贵,贱不在己。姐姐文采出众,因知其中意思吧,这也就不用我多解释了。”

没想这右丞相的女儿嘴巴如此厉害,看来我是低估她了,齐凌凤目流转淡笑道:“我自知妹妹文采出众,把人了解的如此透彻,姐姐我真是佩服之极啊。只是姐姐好奇,妹妹出身望族,又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真没想到妹妹对民间那些粗俗的市井谣言,也是如此感兴趣啊。”

“姐姐有所不知,妹妹我自小就有一习惯,喜欢听听那些真实的说法,虽是市井流言,但也不是捕风捉影,事实均有根据,才能经得起传言。”

“哎,还是姐姐我不如妹妹,能有如此心性确实难得,但谣言止于智者,如今这事还有人拿出来说,真是愚笨之极啊。”

静香风轻云淡的微笑答道:“是愚笨,如此多得人传过,他们为何传,其中的缘由姐姐心如明镜,姐姐父亲风流多情,也难怪当时金陵城的女子相思成灾。”

静香此番话虽是赞,却暗讽齐凌的父亲生性滥情,青楼,如是顾家顾室的,就决计不会去那纸醉金迷之地逍遥了。可齐凌的父亲不仅去了而且还收房了,当时谣言满街飞,至今都还有人传唱,齐发如今以是一朝丞相了,因他权势,传的人也就少了。

齐凌凤目暗了暗笑道:“妹妹廖赞了,我父亲一世英明,功德无量,受人敬仰也是常有的。”

“自古英雄那位不是温香软玉,佳人在怀,姐姐的父亲确实值得敬仰,静香看向四周见来得人以多了,纤手捂住朱唇笑声清脆道:哟,姐姐,咱们两真投缘,跟姐姐说了这么久得话,竟没发觉也是时候了,你看不知不觉厅内就已经满座了,看来我们也该入席了。”

此时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赶至这里,丫鬟太监均小心翼翼跟至后面,前只见一抹明黄甚是耀眼。“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拜倒,皇上,皇后,万岁万岁万万岁,先前还热闹腾腾的钦喜殿此时鸦雀无声,许久只听那磁性却威严的声音响起:“众爱妃平生吧,今日是家宴,就不必如此多得礼了。”众人谢了恩也就请来了到也得自在。

静香这次因是第一排,视线也较好,此时往那金龙大宴桌看去,眼眸有一瞬间的波动,但随即又复平静,虽表面镇定,心内却如翻江蹈海,波涛汹涌,怎么会是他,不对,那面目虽像,但那双眼睛却不同,绝对不会是他的。

墨阳的视线对上了静香两眸相撞,墨阳眸子一沉,面部有一瞬间的愣怔,但随即对着静香微微笑了笑,静香仪态万千的浅浅鄂首。

底下的眉目传情自是逃不过众人的眼。

入席传菜,大厅内丫鬟们有条不紊的一桌挨着一桌上菜,大厅中间舞姬们妖娆的身段尽情的旋转着,歌舞升平,繁华景象一览无余。这时只听一温婉灵秀的声音:“各位妹妹们,今我这杯酒是敬各位妹妹的,如今宫内又采选了几位容貌出众,才华横溢的妃嫔,给咱们这大家庭又添一彩了,是件值得庆祝的好事啊。”

皇后如今明黄色凤袍,龙凤珠翠冠,仪态万端婉风流转,皮肤白皙一派端庄,双眸清秀带水,唇色樱红,嫣然一笑时,如江南女子的钟灵疏秀,又温婉如水,眸子好似水波荡漾淡淡的雾水让人无法看透。

皇后举杯先干为敬,众嫔妃心内虽不是如此想的,但表面还是要做也高高兴兴的举杯庆祝,一派其乐融融。

一杯已毕,皇后像众人微笑然转向皇上道:“皇上,这宴,既是为这次选秀成功的妹妹们办的,而且各位妹妹均是才华出众之人,不如让各位妹妹展示下才艺可好?”

那些元老级的宫妃听皇后如此说,心里免不了嫉妒,但又奈何。

皇上薄唇微扬道:“皇后,此提议甚好,如今宫内的歌舞均是千篇一律,实在乏味,正好今日新鲜会。”

“我也同皇上如此,很久未曾看过新的歌舞了,确实让人期待。”

此时说话的是虞妃,只见其杏眼桃腮,容貌丰美,唇不点儿红,一袭古烟纹碧霞罗衣,衣领边绣着一朵海棠,白色的花纹显得素雅如兰,在这艳丽的大厅越发清新。梳着简单的碧落髻,头饰只插一只通体白玉的缅玉梨花钗,简单如兰花,美似海棠。

宴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