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冷暖自知

  “你勿要扭曲事实。”静嫔气急攻心,早忘了次等位阶,双目愤恨望向文妃。

文妃从花梨木交椅婀娜起身,身着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素手搭于丫鬟手上,金色护甲微翘,广袖绽开成扇形,丝质的衣袖,隐约还可看见一截纤细白皙的玉臂,居高临下望向伏地的静嫔,冷冷一笑。

“我扭曲事实?”缓缓望向众嫔妃高声问道:各位姐姐妹妹们,刚我可有扭曲事实。”众人均是摇头,无人站出为静嫔辩解,也许还带期待。后又望向静嫔冷冷道:“看,众人都见着了,应是你血口喷人吧。”

“文妹妹此事就这么罢了,静嫔性子燥,也无须跟他多计较,就罚她禁足半月,扣月钱二十余俩可好?”皇后立马出声打圆场。

“哟,皇后娘娘真是心慈啊,这关乎后宫威严,若不大惩,以示警告,保不准以后还如何嚣张呢。”

“妹妹,既是一家子人,何必斤斤计较呢,静嫔也不是什么不紧醒之人,给个小惩就罢。”皇后道。

既然皇后娘娘硬要做这个人情,做妹妹的岂有不尊的道理呢。”文妃面带笑容,心中却恨的咬牙切齿道。

“既然文妹妹如此宽宏大量,静嫔你这半月就好好反思反思,还不快谢谢文妹妹的饶恕。”

静嫔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如蚊子般大小:“谢谢,文妃娘娘开恩。”又连忙转向皇后连连磕头谢恩。

请安时辰也结束,离场时文妃慵懒回身凤目移至静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凤目别有深意,静嫔只觉周身的空气似乎也变冷了。

“娘娘,来我们起会身,您躺这么久了,血脉不通畅,我们且走动走动。”夏雨扶起躺在紫檀木美人榻上看书的静香,平日里总是整洁的秀发此时微微凌乱,面色苍黄,韶流珠光的眸子底部点染着黑色暗影。夏雨把静香扶至门外,见冷风扑面而来,忙又为静香拢了拢衣裳。

“你还真把我当病人啊。”嘴角微微莞尔。

“小姐如今虽是假病,但怎么说也要当真的对待啊,若是让有心之人探去,这不遭人话柄吗。”

“就你这丫头鬼精灵,如今我们静安阁已今时不同往日,哪还有什么有心之人来这转悠。”

“是啊,这些奴才也太趋炎附势了,今早我和剪秋去内务府要点布匹来,想为小姐准备夏衣,没想,那些奴才随便拿了件粗鄙的布匹给我们,还说些什么病痨子的话,看着就来气。”夏雨气冲冲道

“跟她们这些奴才计较什么,只有在困境时才自知冷暖。”静香淡淡道。

“小姐这病还要装到何时啊?每天喝那药折腾,屋子都快被那股药味给浸满了。”

“时辰还未到,在忍忍,我听宫内公公说,静嫔前段时日被禁足,可有此事?”

“是啊,那静嫔因在请安时得罪文妃,而被禁足。”

“这静嫔连日得宠,想来这些嫔妃们也不安于室啊。”静香懒懒一笑,拢了拢一头青丝,嘴角含着丝丝笑意。

“这静嫔也叫活该,自己得了几日宠就目中无人,你看这不让人有迹可循呢。”

“文妃会善罢甘休?只是禁足而已,无伤大雅,这静嫔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最好是被贬,看见他就不爽。”夏雨愤愤道。

“静嫔又如何惹你,让你如此厌恶她?”

“小姐是不知道呢,那布匹是静嫔使眼色叫那奴才拿的,还说小姐病中,用不着这么好的衣料,说不准那天就去了,这不浪费吗?小姐要是你听见了,你说气不气人。”

静香听到“去了”两字缓缓眯了眼,微微皱起弯黛:这静嫔真嚣张至此,看来愚笨之人总会有人收拾,用不着我们动手,暂且就等着看吧。”

冷暖自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