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姹紫嫣红

  复又补充道“我见你不常夹菜,便猜想你是否不甚喜辣。”

用过晚膳后,静香恭送墨阳离开,他背手行至门帘,正准备撩起那富贵牡丹图的门帘子,忽转身望着她便是温厚一笑,那瞬间的笑,无法形容,万物皆不在话下,帘子罩下,笑容也同样掩盖。

墨阳离开后,夏雨与剪秋均是霜打的茄子,失望的问向若有所思的静香道“小主,皇上为何不在这就寝,好不容易得了这机会。”

她未回答,只是望着门帘子出神,夏雨她们也未多想,以为被今日这连番事故吓着罢。

静香望着早已走远的他,倒是松了口气,只是这种事逃不脱躲不掉,该来总是要来。

她忽然想起墨阳离去的背影,唤起年少时,她也曾像今日一样,目送他背影渐渐远离,望着逆风迎阳站在青提岸上的他,手中握着一把黛青色油伞,那白色单薄的背影,充满离别的愁绪,薄唇轻启的他温润道“再会,珍重。”之后便登船迎风顺势而去,她与他再也未别离过,只因她们也未曾再会过。

如今两个相似背影重叠,竟分不出,到底谁是谁,或是轮廓太过于遥远,模糊了眼和心罢。

话说墨阳回宫已是旁晚过后,龙塌上坐落沉思许久,又觉坐立难安,便唤来笔墨伺候的贴身太监,上齐文房四宝,拂了袖,稍起一支上好白净剔透的汉白玉画笔,定思一会,在薄薄微黄的宣纸上,轻巧的勾勒出一俏生生小女孩的画像,勾到形状轮廓毕现,自又知不满,便又重拿重画,大约两刻钟,贴身太监路子瞧了外边的天色,见已是深夜,拿了件黄袍披风,披在他肩头,便轻声提示道“皇上,已是深夜,您还是早些歇息,明日还得早朝呢。”

墨阳不理,将画内女孩修饰边幅后,又填上极红的朱砂,便问身旁的路子问道“你瞧这画,像谁?”

路子搔了搔头,嘶了声,便迟疑说道“怎和今日撞见的禾昭仪有几分相像。”

这话正中他心头,朗声笑道“也未变了多少,怎可能不像,像就好。”

路子听了这话,一派莫名其妙,自是不解,但也未多问,墨阳便吩咐他将此画仔细收着,便由丫鬟服侍就寝。

几日内,红墙宫闱,满城风雨,这倒不足怪,怪只怪深宫怨妇过多,稍一点消息,便如临大敌,拉帮结派的自是不少,文妃上一回被静香反将一军,不爽了几日,便总想找机会找茬,奈何静香足不出户,打着恶病缠身之号,也没人敢上前去拜访,曾从她院子离去的奴才,本想着离了个瘟神自寻富贵路,哪想瘟神瞬间翻身得皇上青睐,悔恨自是有的。

清晨倒是个忙碌的时间段子,墨阳赶着去上早朝,各宫妃赶着给皇后娘娘请安,一路望来,倒也颇有灵气,可深藏底下,却是无数暗涌的阴谋与无尽的深寒孤寂。

前段时日,新选的宫妃,开始备绿头牌,资历深厚先入宫的妃子,静观风云,看准时机在出手压牌,一切事宜皆到稳定时,底部的暗涌便是翻起之日。

墨阳为静香安全起见,倒也未必随着自己性子去静安阁,若是得空,也只是站门外远远瞧上一眼便罢。

在上次选秀期间,与静香见过一面,那儿时的女孩,模样几乎变的让他难以辨认,可那一袭红衣无论怎么变,都深存脑海,他还记得他与她上山看红杜鹃时,满地繁花都不及她欢喜一笑。

姹紫嫣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